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落入他的掌心 > 第48章 第48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苏以向来识时务, 除非失去理智。

祁樾舟的举动已经很极端,苏以不再挑衅,只是沉默着, 祁樾舟看了她半响,最后愤愤妥协,安静的将车驶上道路,平稳的回家。

第二天祁樾舟反常的没有去公司, 而是强行带着苏以去了一趟墓园, 指着他母亲的墓质问苏以,不过一年, 短短的一年说过的话就吞了吗?

苏以看着墓碑, 想到的却不是祁樾舟要她想起的一年前, 初成婚,来拜祭父母时说的话。而是看着祁樾舟母亲的名字一点点陷进一方无形的泥潭。

祁樾舟母亲姓文,名华煜, 华煜二字,正是华煜集团的华煜。

苏以的内心活动莫名昭然若揭, 祁樾舟看在眼里。苏以以前没看明白的, 现在看明白了,也是祁樾舟今天带她来这里的一个目的。

“我只是在拿回自己的东西, 不是什么龌龊欲望。”

“你该远离的,该拿后脑勺对的应该是那边, 他们, 是祁明泽!”

“你说过,一个人日子不好过,这种日子我过了15年。”

“12岁我就一个人过了,到结婚, 到有你住过来。”

“你就从来没想过其实我们很像,唯一不同,是你没想过压到对手。”

苏以从墓碑上抬起眼睛,看向祁樾舟。

祁樾舟动了动下巴,“老爷子,三叔,你姑妈,知道他们做过什么吗?”

“这不关我的事。”苏以僵硬的开口。

“就算我现在要了他们的命,我也不会下地狱!”祁樾舟沉沉的说话,眼底是无尽的寒霜。

“我不想听这些,你告诉我这些想干什么?”

祁樾舟靠近一步,压着眉,“想你理解,”苏以站不住要退,祁樾舟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想你兑现说过的话,站在我身边,体谅我,陪着我。”

苏以眼睛看着人,一个字也没有,大概是她脸上的害怕触动了祁樾舟心底哪根敏感的神经,祁樾舟总算熄了从昨晚就没能泄下的火,闭了闭眼睛,从苏以肩膀上收了手,转身就走了。深沉的风衣拢着空气扬起,落下,一个人大步下了山。

苏以站了好半晌,眼睛呆呆的看着墓碑上黑白照片里的女人,还很年轻,很漂亮,五官轮廓和祁樾舟有几分相似。

苏以一时无法理得清祁樾舟这几句简单的语言中所含的信息,和背后发生过的事,但是她只是更坚定了自己的计划。

下山时,祁樾舟的车已经不见,仅剩了一辆黑色奔驰,小光从车上下来,将后排车门打开。

此后的每一天祁樾舟都会在晚餐前赶回家,清早进卧室穿衣服的时候会进浴室将苏以的洗漱用品准备好。这是他所说的讨好,是他所说的好好过日子。只要他不强迫苏以做什么特别的事,苏以也就只是沉默着,被祁樾舟讨好了没有欢喜,被祁樾舟硬带着出门,带着见老爷子也没有愤怒,像是在慢慢习惯,又像是绝不妥协。

这种日子一过就是一个多月,有一天景洪在祁樾舟又要提前离开公司的时候叫住祁樾舟,“最近有人跑到老爷子哪儿说您坏话,我都挨骂了。”

祁樾舟从阿森手里接过西装外套,看了景洪一眼,景洪自己揭晓,说被告状了,告他最近对公司的事不上心,公司大小事务疏于管理,也不出差了,也不对外活动,每天早早的就离开公司了。

祁樾舟穿好外套,倒是扯了脖子上的领带,因为反正要回家了。景洪在一边说话,他将领带丢给阿森。“老爷子骂你什么?”

景洪苦笑,胡扯了两句,祁樾舟告诫景洪别顶嘴,“虚心接受,老爷子有存在感了,心里就舒坦了。”

祁樾舟对景洪又交待了一些事,就回家了。家里,苏以的晚饭,通常在五点半左右,祁樾舟要回来一起进餐,每天四点一过就得准备回家,有时紧赶慢赶回来还是晚了,就只是白折腾一趟。

今天幻影还是被直接停在了门廊下,为祁樾舟去餐室节省时间,谁知祁樾舟刚下车,家里,阿森手下的春木就慌慌张张的跑了来。

“董董事长,不好了,太太,她,应该是走了。”

祁樾舟怔在原地,阿森眼睛圆睁,“什么叫走了?”

“下午的时候,大概四点,太太像平常一样去园子里散步,我们也偷偷跟着了,就是突然一拐弯人就不见了,我们以为是走岔道了,就找,一直没找见。后来小光害怕太太是不是失足掉进了水里,去看了监控,结果查到太太是跟林小姐走的,林小姐不知道从哪儿弄了辆车,太太上车很快就出园子了。”

“怎么不早说!”

春木委屈,“监控结果刚查出来,”

“人几点出的园子?”

“还不到五点。”春木话音刚落,小光的电话就打到阿森手机上了,阿森挂了电话,祁樾舟已经自己上楼。

苏以半个月前向他要了保时捷钥匙,他不想惹她不高兴,就给了。上周又执意自己开车去和熹乐,结果回来的时候车就留下了。

祁樾舟想到这件事,便明白了这应该是早就计划下了。

他真是低估了苏以的倔强程度,还以为有时间让他慢慢来。

苏以是年轻,但要耍起小聪明来,是能让人头痛的。

祁樾舟紧攥双拳,进了书房。

这一个多月以来的风平浪静,祁樾舟是以为苏以想通了,打算妥协接受了。所以每天,冒着得罪老爷子的风险,也没有懈怠过讨好苏以这件事,他就差一天拆成两天过,景洪和老韩拐弯抹角劝过多次,祁樾舟也是一意孤行。

此时此刻苏的行为简直是重重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

祁樾舟将电脑打开,电脑上不仅有两辆车的定位,还有苏以手机的定位,祁樾舟一一查看,都在城里,才松了口气。

他在椅子里坐了,仔细看来,新车没动,又是什么都不带走。保时捷不在和熹乐,就在城里一处还算热闹的街区,和手机是在一起的。

祁樾舟坐上椅子,从抽屉里摸出香烟,低头点燃一根。阿森进来,只是坐进了沙发里,也抽起了烟。

两个人静静的,等祁樾舟抽完第二根,阿森才开口,“缘分这东西,有时候说来就来。既然能说来就来,说散就散也是正常。”

祁樾舟又点燃一根,白色的雾气笼着他的面孔,烦躁,痛苦。

“人家是真死心塌地不跟你过了,再留恐怕也是难。”阿森说话,眼睛瞧了眼祁樾舟,没有反映,只是闷头抽烟,他也闷头抽,陪着。

好一会儿,祁樾舟扔了手上燃了半截的香烟,起身,阿森便也丢了香烟,准备跟随。祁樾舟黑脸,手指长长的,指着沙发,“坐下。坐那儿,坐好了,好好看看我散还是不散!”

阿森呆住,祁樾舟满身黑气,一个人下了楼,这时小光也回来了,都知道大事不好,祁樾舟直出门去,自己拖开幻影驾驶室的门,小光跑来要开车。

祁樾舟满眼寒光,“连个人你都看不住。滚开!”车门“呯”甩上,车子利落的调了个方向,车轮摩擦着地面,引擎轰隆,车驶出去。

一堆人不知道该怎么办,阿森出来,大家才找到主心骨,阿森说不追,便不追了。

幻影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祁樾舟既然已经锁定了目的地,阿森便也没有过于担心,三叔的人最近都销声匿迹了,除了那帮人,还没人会对祁樾舟的安全造成威胁。

阿森只是当苏以这次的离家出走又是一场夫妻俩的闹剧,最后人还是会被祁樾舟好好带回来,只是不知道这要闹到哪一天才是个尽头。

祁樾舟也认为人就在定位的地点,他从未想过苏以会真正离开他的视线,谁知道定位的目的地竟是一个二手车行。时间七点,车行已经关门打烊。

祁樾舟握着手机,心底一阵阵发凉。

他在车行前来来回回走了几趟,这附近都是二手车行,手机和车的定位一直没有挪过地方。祁樾舟坐回车里,目光一点点变的锐利。

保时捷的定位无疑就在车行里。

祁樾舟立刻让人查了这家车行,很快老板亲自将电话打到他手机上。

“我们最近是收了辆保时捷,今天下午才签合同付款,下班前才交接完成。是一位姓苏的小姐,手机?不知道什么手机,车子我们是验过几次了,下班前才接了车,还没来得及清理,您放心,我们是做诚信生意的,如果车里有手机,我明天一定给您送来。”

祁樾舟要办的事哪还能等明天,不到一个小时,祁樾舟就见到了刚被卖掉的保时捷和苏以的手机。手机打开,连密码都解了,信息全空。当然不是大意弄丢,是刻意而为,那她会知道这么快就拿在他手上吗?

他做梦也想不到,苏以竟然和他玩起了这种手段。

祁樾舟紧咬着牙关,下颌线紧绷,目光落在手中的手机上,良久,胸口深深的起伏一次。说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阿森从没见过他这种痛苦的样子。

他们也查到林未开的那辆车是租来的,此刻已经还给车行,人去哪儿就不知道了,像是蒸发了。

一切都算计的刚刚好,踪迹在六点前,全部抹除。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陈鱼落雁”,灌溉营养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