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美艳长公主 > 第39章 世子
 
男狐仙做的事?萧青鸾下意识想象一下, 耳尖登时红欲滴血,绯色迅速往粉面、雪颈扩散。

手一松,沉香木梳径直下落。

却没落到地上,被齐辂俯身接住。

“齐大人今夜前来, 又是为何?”感受到他身上温度、气息, 萧青鸾忍着羞赧, 不甘示弱,微微扬起纤巧的下巴, 姿态骄傲地睥着镜中的他, “莫非技艺又有进益, 来求本宫品鉴?”

木梳上残留着她发间香气,齐辂握在手中把玩片刻。

听她说罢,躬身将木梳放回妆奁,小臂绕至她腿弯后, 顺势将她抱入怀中。

绕过屏风,一步一步走近跋步床, 萧青鸾气息越来越乱。

直到额角擦过柔软低垂的烟罗帐, 她脊背抵上硬邦邦的床头,他臂弯圈过来, 萧青鸾气息彻底凌乱。

“公主很紧张吗?”齐辂凝着她明灿的眼眸, 薄唇轻轻触上她蜷长睫羽,又移开, 拿起枕边露出一半的话本, 递至她面前,“长夜漫漫,臣只是一时兴起,来陪公主看话本。”

只是, 这样?

萧青鸾眸光微闪,一脸狐疑。

接过话本,坐直身子,齐辂也坐过来,目光落在她先前折起的书页上,似乎看得认真。

“齐大人有心了。”萧青鸾看到书中对男狐仙的描述,飞快扫一眼近在咫尺的齐辂,轻赞。

其实她想说,齐辂的样貌,比书里的男狐仙,丝毫不差,同样能蛊惑人心。

否则,她当初也不会看一眼,便想拥有,明知不对,却久久戒之不掉。

齐辂神情专注,没应声。

翻开下一页,刚看两行,萧青鸾便气息一滞,男狐仙竟对不谙世事的深闺小姐,做出这等事。

呼啦,她仓皇合上书卷,侧眸望向齐辂。

“合上也无用,臣看得比公主快。”齐辂轻笑,斜倚床头,一腿曲起,一腿伸直挡在榻边,狭窄的空间似乎全凭他掌控,“书中小姐似乎很欢愉,公主喜欢如此吗?”

“不,不知道。”

话音刚落,萧青鸾眼皮一跳,恨不得自咬舌头,她想说的明明是不喜欢!

“哦,看来臣从前很失职。”齐辂抬手,一圈一圈将她发丝绕上指骨,又松开。

想起从前的齐辂,萧青鸾心下一松。

便是床笫间动情之时,他也是克制端方,从不恣意妄为。

克制,也代表没那么喜欢吧,萧青鸾有些晃神,眼前的齐辂是真的喜欢她吗?

萧青鸾想不出,齐辂会喜欢她什么,或许,他只是觉得逗她有趣。

腰侧寝衣系带被扯开,顺滑的寝衣顺势往两侧垂散,萧青鸾骤然回神,双手手腕却被齐辂扣住。

心衣色如海棠,衬得她肌肤莹若软雪,金丝绣成的龙爪花张扬艳丽。

他腾出一只手,挑起她下颚,萧青鸾避无可避,直直对上他漆深的眼。

“公主且专心些,否则,臣不知公主欢不欢喜。”

“什么?”萧青鸾一时没懂。

下一瞬,萧青鸾懂了,理智瞬间溃散。

煎熬过后,是她从未到达过的领域。

“看来,公主喜欢。”齐辂拿指腹抵开她几欲咬破的唇,温声评判她的反应。

萧青鸾将面颊埋进他襟前,望着穿戴整齐的身形,颤声道:“齐辂,本宫有婚约,你莫要放肆。”

从前,她未把婚约当回事,所以她能毫不犹豫抢他入府,可她为冲动付出过代价。

如今,要她全然不顾及定国公府,她做不到。

“等本宫与陆修解除婚约,你再入府,做本宫的驸马,你可愿意?”这一次,她会等齐辂亲口应允,绝不强人所难。

方才,他为她做尽书中之事,只为她一人欢喜,萧青鸾以为,他会果断应下。

谁知,齐辂将她小巧明艳的脸颊捧在掌心,含笑摇头:“臣有宏愿,不愿做驸马。公主也无需同国公府解除婚约,臣不要任何名分,只要公主这里。”

说话间,他指骨轻抵她心口位置。

隔着最亲近的距离,他眉间泠雪消融,眸光缱绻,却又清明。

凝着熟悉的眉眼,萧青鸾被抛至云端的心,忽而坠下来,往她自己也望不见尽头的深处沉去。

寝衣皱乱,勾在纤白臂弯,萧青鸾侧眸,细细将寝衣穿好,长指翻动,在腰侧系上漂亮的蝴蝶结。

她唇角弯起,笑意晕开在眉间眼底。他不是从前的齐辂,却还是那个齐辂。

他不要困囿于公主府的小天地,只想一晌贪欢,夜里来,白日去。

他要她,却不会为她迷失本心。

“好,齐大人果然没让本宫失望。”萧青鸾笑,噙笑的眼眸中闪着晶莹。

她竟然再次动了要他做驸马的心思,真是,可笑又难堪啊。

凝着她盈盈水眸,齐辂几乎忍不住,要把身世脱口而出。

可一想到,明日她得知陆修归来时的反应,他又生生忍住。

小姑娘喜欢男狐仙,那他就扮作男狐仙,夜夜入香闺,逗着她,叫她白天黑夜都忘不掉他,似乎更有趣。

大不了,等告诉她真相的一日,他多跪一会子。

翌日,定国公入宫,当着群臣百官的面,向圣上请封唯一的儿子陆修为世子。

“陆修找回来了?”萧励惊讶不已,“为何没带他一道入宫?”

皇妹借口寻陆修去江南,经历那么多事,没见她提起陆修的线索。

前两日,定国公还因去牢中问胡知府,引起误会,竟这么快便找着,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

定国公躬身道:“犬子身染微恙,恐影响圣上龙体,待他身子痊愈,定入宫拜见圣上。”

“好,好。”萧励面上带笑,连声叫好,“世子归来,可喜可贺,叫他好生将养,身子好了再谢恩不迟。”

近日,诸事烦扰,唯有这一件算得是喜事。

虽然陆修生母甄氏,乃罪臣之妹,已被降妻为妾,可定国公对大琞忠心耿耿,立下过汗马功劳,这么多年只有陆修一子,再执着于旧事不松口,有些说不过去。

萧励略略思忖,便赐下立世子的旨意。

“谢圣上隆恩!”定国公恭敬施礼,悬在心口的大石终于落下,面上带着少有的喜色。

散朝后,群臣围住定国公,纷纷道喜,甚至有人当场探听陆修的亲事,想跟国公府结亲。

定国公本不愿多言,可想起儿子的话,终于把早年定下的亲事说出口。

酒肆中,陆信一把揪住同伴衣领,怒目而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同伴盯着他的拳头,身形发抖,一把推开他:“说什么?说定国公已为你的堂兄陆修请封世子,旨意已下,你没戏了?哦,还有,国公爷当着群臣的面说过,世子爷幼时就同长公主定下婚约,劝你别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爷撕烂你的嘴!”陆信饮过酒,被同伴的话一刺激,更加上头。

雅间里打得不可开交,门都被打掉半扇,惊动金吾卫,还是陆信他爹陆勇,亲自来捞人。

“哼,丢人现眼!”陆副尉怒横儿子一眼,狠狠灌下一盏凉茶,方才浇熄些许火气,“陆修已回国公府,你速去更衣,随为父去探望,不管你有多不甘心,都给我死死忍住!”

“爹!”陆信酒劲已消散大半,眼底猩红,窜到陆副尉面前,激动不已,“爹不是说早已把他卖得远远的?大伯这么多年海里捞针,怎么突然捞着了?大伯年纪渐长,耳根子必然软,儿子等了这么多年,如何能甘心!”

“不甘心有何用?”路都尉想到他方才脱口而出的话,冷声敲打,“当年之事,你只当不知,给我烂在肚子里。”

说完,仍不能放心,已起身走两步,又转过来警告:“少灌些黄汤,若说漏嘴,你我都没命!”

言毕,转身往外走,去国公府,少不得要更衣、打点。

“我要杀了他。”陆信舌尖狠狠抵过齿根,眸光狠戾,面目狰狞。

陆都尉听见耳中,脚下停滞一瞬,便置若罔闻。

二人收拾停当,备厚礼来到国公府,却并未见到陆修。

“子远生的什么病?很严重吗?”路都尉放下茶盏,一脸关切问定国公,“家宴、祭告先祖诸事,需不需要帮忙?”

“说严重倒谈不上,只是有些棘手,我已着人去钟灵山请霍神医,只他近日不在山上,须得等些时日。”定国公随口说出事先想好的说辞。

捧起茶盏,轻轻吹了吹茶汤,浅饮一口道:“家宴、祭祖都不急,等子远身子痊愈,再请你和信哥儿过府相助。”

出得国公府,陆信迫不及待问陆都尉:“爹,你觉不觉得奇怪?陆修的病不严重,为何不能见人?”

“是奇怪。”路都尉根本没信定国公的话,心思又比陆信多转几圈,“怕不是在何处听到闲言碎语,提防咱们呢。”

他想了想,凑近儿子,沉声交待:“这些日子你也别去喝酒,常来国公府走走,只要他出门,总有能遇着的时候。”

二人走后,齐辂坐在定国公书房,姿态闲适,仰面望着壁上一大张舆图,几乎占据半面墙。

定国公走进来,顺着齐辂的视线望去,并未打扰,而是转向后一排书架,取下珍藏的兵家孤本,放到齐辂手边。

待他站定,齐辂侧眸望过来,视线落在兵书上,又抬头睇向定国公。

“记得你幼时,便喜欢坐在爹爹膝头,同爹爹一起翻这些兵书。”定国公神情怅然,随手翻动几下,推至齐辂面前,“若还喜欢,爹爹会支持你。”

齐辂拿起一卷,翻开,扫过几行,又合上,握在掌中。

重新抬眸望向舆图,抬手指向舆图上最北的地方,意气风发:“若北疆起战事,儿愿往。”

北剌气候恶劣,屡屡犯境,矛盾虽未激化到极点,北疆百姓却也苦之久矣,齐辂心知,大战终会到来。

他只希望,那是在解决眼前内忧之后。

“老爷,长公主入府探望公子,现下已至花厅。”书房外,管家亲自禀报。

花厅中,萧青鸾手捧茶盏,盏中茶汤微烫,透过甜白釉细瓷温暖她纤手,她紧绷的神思,渐渐软和下来。

昨夜,齐辂刚拒绝做她的驸马,今日,陆修回府的消息便传出来,一同传出的,还有她二人的婚约。

定国公已为陆修请封世子之位,皇兄应允,想必婚事也会很快提上议程。

也许,这就是命,命中注定,她要下嫁陆修。

无所谓,她嫁给谁,谁也越不过她去,她不逃避,只是,她总该知道未来夫君是怎样一个人。

思量间,定国公走进来,恭敬见礼。

萧青鸾颔首,起身问道:“听闻世子身染微恙,不知国公可有传太医?”

“这……”定国公有些为难,怕长公主一声令下,真把太医叫来,她就算把整个太医院都搬来,也不是做不到。

心下暗自斟酌,定国公躬身道:“有劳长公主挂念,犬子之病虽不重,却有些麻烦,臣已派人去请钟灵山霍神医。”

请神医霍庭修?看来陆修的病,确实非同寻常。

“霍神医确乃当世无二的神医。”萧青鸾顿了顿,决定还是见一见陆修,也不再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本宫想见一见世子。”

“公主请。”定国公躬身展臂,继而,亲自引她往陆修的院子去。

许是为静养,陆修的院子很幽静,院外翠竹修篁,风声飒飒。

隔着半透明的山水座屏,萧青鸾只能看到跋步床里端坐的侧影。

陆修的身量应当不低,即便在病中,也未见懒散委顿,坐姿端直,想必寻回之前,也长在大户人家。

萧青鸾正斟酌该如何提起二人婚事,便见跋步床里,身影微动,陆修正执笔写字。

默等一瞬,便听跋步床边侍立的小厮道:“世子说,他身子不便,未能起身向长公主行礼,请长公主见谅。”

“无妨。”萧青鸾淡淡回应。

心下却是一惊,这位陆世子竟是个哑巴?定国公请霍神医,莫不是为着治哑病?

“世子身体不适,本宫便不多打扰,今日前来,一则是代替皇兄来探望世子病情,二则……”

萧青鸾顿住,微微咬唇,继续道:“本宫也想问问世子,愿不愿遵循幼时婚约?世子若愿意,便点头,若不愿,本宫自会同皇兄和母后禀明,绝不连累世子分毫。”

言罢,她抬眸,美目一眨不眨盯着屏风里的身影。

陆修似乎愣了一瞬,随即,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齐辂:逗媳妇儿,其乐无穷!

萧青鸾:这可能不是多跪几个时辰能解决的。

扇子磨刀中:公主,我随时待命!感谢在2021-09-18 12:45:37~2021-09-19 23:21: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的饭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