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重生后她A爆娱乐圈 > 071. 病娇(二更)
 
  左初浑身肌肉绷紧,准备在男人拳头落下的一瞬间阻止他。
  可那拳就停在了半空中,迟迟未曾落下。
  纪慕看着他,想说什么。
  男人却跑了出去。
  出门刚好撞上了过来看左初的范思涵。
  “你走路不看路吗?”女孩捂着自己的额头,吃痛道。
  这男人怎么跟铁做的似的。
  这么疼。
  韩周抿了抿唇,没说话,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左初看向纪慕:“这样没问题吗?”
  男人沉默了一会:“让他冷静冷静吧。”
  他了解韩周。
  他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女人会跟兄弟反目成仇的人。
  “左初姐。”范思涵揉着额头推门进来。
  “思涵?”左初有些诧异,“你怎么来了?”
  当时范思涵和阎石他们被救出以后,就被带回京城做笔录去了。
  范思涵他们几个都是家里的宝贝,这几家人在他们失踪后疯狂地派人去找,只不过一直没有音讯。
  直到部队的人将几人送回去,他们才松了口气。
  按理说,范家应该不会再那么轻易地放范思涵出来乱跑了才对。
  女孩吐了吐舌头,跟纪慕问了一声好后,道:“我父母听说是你救了我,特地让我来邀请你参加我爷爷的八十大寿呢。”
  “你爷爷?”
  “是啊,我爷爷是国家书法协会的会长,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参加寿宴。”范思涵笑眯眯地说,“不过你也别担心,会长听着很威风,其实他就是个糟老头子。”
  左初思考了一会。
  其实她对这些东西是不感兴趣的。
  但是纪凌有句话说得没错。
  纪慕再怎么样都是纪家的公子爷。
  她可以不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但却不能让她家的小公主受委屈。
  所以,不论她再怎么想做一个米虫,现在都必须奋斗一下。
  她要成为纪慕的底气。
  书法……
  她已经很久没碰过了,但再捡起来,也未尝不可。
  “好吧,替我谢谢伯父伯母,我会去的。”左初道。
  范思涵一喜:“真的,那太好了,我现在就回去跟他们说,对了,过两天我把邀请函寄过来,记得给我地址。”
  左初不假思索:“不用,你直接寄到世皇娱乐的公司大厦就行。”
  世皇?
  纪慕闻言微愣。
  “好。”范思涵点点头,兴冲冲:“那就到时候再见啦。”
  等到女孩走后,左初扶着纪慕重新躺下。
  “你签了世皇?”
  左初微微颔首:“嗯,含英姐之前的公司,听说还不错。”
  纪慕想起那个做什么事情都雷厉风行的女人,顿觉头痛:“别跟世皇的老板接触。”
  女孩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乖,别被带坏。”男人揉揉她的发。
  左初被揉得很舒服。
  好吧,既然她的小公主发话了,那自己就不接触好了,反正,一切要以慕慕小公主的意思为先呀。
  而某个正坐在高级写字楼的办公室里的女人打了个喷嚏,一脸郁闷。
  ……
  韩周一连好几天都没有过来。
  纪慕的身体却恢复得极快。
  左初见没什么问题,就回世皇报道了。
  殷含英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女孩,沉默了两秒,而后狠狠地掐了一把身边陈儒的胳膊。
  “嘶——”男人毫无防备,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疼吗?”女人抬头,面无表情地问。
  陈儒的脸部扭曲,尽力挤出一抹笑来:“你说呢?”
  殷含英沉默地转过头,看向左初。
  “艹,你还知道回来啊!”
  她如饿虎扑食一般朝着女孩扑过去,被左初轻松闪开。
  殷含英咬牙。
  这家伙,一失踪就是半个多月,什么都联系不上!
  左初摸摸鼻子:“冷静,英姐。”
  “呵。”女人心里冷笑一声。
  殷含英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弄皱的衣服,十分淡定地将陈儒手里抱着的材料丢给左初。
  “这些,就是你未来三个月的行程安排。”
  办公桌前,殷含英优雅地喝着咖啡,满脸惬意。
  和左初一脸僵硬的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么多?”左初看着自己面前铺满了的通告合同,嘴角微抽。
  “谁让某人一消失就消失大半个月。”女人悠悠道,“原本的行程累积起来,自然就多了。”
  左初一手扶额。
  老天,怎么感觉当个演员比当将军还累呢?
  殷含英眼里划过一抹笑意。
  她当然是逗左初的。
  虽然现在正是女孩需要大量曝光度的时候,但她也绝不会做那种病急乱投医的事情,通告这种事情,贵精不贵多。
  就算演了再多的片,评价不好,等于砸自己的招牌。
  左初的名声好不容易洗白一点,之后的每一步都要走得格外小心才行。
  千万不能重蹈覆辙。
  “好了,不逗你了,这些才是我给你选的剧和综艺。”殷含英从一旁重新拿出一叠资料。
  “综艺只有一档,是一定要参加的,待选的剧本有三个,两个是女二号,还有一个是女三,你看一下。”
  左初松了口气,接过剧本。
  “这两个女二都是偏向于直爽之类的风格,和你在《权霸天下》中的风格相差不远,我觉得饰演起来难度应该不大,而且有利于巩固大众对你的印象标签。”
  殷含英顿了顿。
  “至于第三个么,则是一个反派角色,角色设定是病娇。”
  左初翻页的动作一顿。
  “病娇。”她眯起眼睛。
  这个词她在网上冲浪的时候看到过。
  大概就是指某一类患有异常精神疾病的人,他们的思想和正常人不一样,做事很极端,不懂得爱,按照他们的理解,爱就是占有,禁锢。
  这种角色很容易让人害怕,但相同的,也很容易让人为之疯狂。
  关键,在一个度。
  殷含英斟酌道:“我的建议是,还是从前两个剧本里挑,稳扎稳打。”
  “至于第三个么,先不说是女三号,还是反派,最重要的是,她的饰演难度太高了。”
  一个不好,就会成为观众口中人人喊打的角色。
  左初却来了兴致。
  “不,我倒觉得,第三个才最合适。”
  她喜欢做有挑战的事情。
  “你想好了么?”殷含英皱了皱眉,有些不太赞同女孩的意见。
  左初点点头,拍案决定。
  “就是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