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三、相处
 
罗含烟清明的眸子锁住他,倏尔出声:“竹笛公子,怎么这里就你一个人?你的家人呢?”他似乎很孤独,就一根竹笛相伴,形单影只,罗含烟莫明地有些心疼他的处境。

他转回头逆光凝视着她,一笑,淡而轻:“这里就我一个人,我的家人很遥远。”

“为什么住在深山里?没有人跟你作伴你不寂寞吗?你完全可以搬到人烟稠密的繁华之处。”罗含烟乌黑清明的大眼睛望着他。

竹笛公子睨她一眼,只僵硬地说了三个字:“我愿意。”眼眸溢出一抹深邃幽暗的色泽,唇瓣弧度扬起一抹桀骜。

罗含烟脸上的笑僵了僵,转而轻声:“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含烟打扰了公子的清静。”她总算明白,眼前的人是不易让人接近的。

“不必客气。”竹笛公子眸光闪烁了下,就迈步飘然出去,随后远远传来一阵牵魂撩魄的笛声。四周益发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罗含烟的目光依然被牵引在门外,那里除了一条山路跟阳光映照下高低错落的植物,已经没有了人影。

罗含烟的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那荡人心魄的笛音,那么悠远,那么清越,令人沉醉于其中而忘了自己身居何处,只是听着这笛音,总是有种让人心伤的感觉。

此人如此卓尔不群,罗含烟不知不觉间被他深深吸引。

她收回视线,思想起来,这位竹笛公子人物绝佳,心肠也算不错,只是似乎喜怒无常,个性乖戾,难以相处。

如今养伤要跟他相处些日子,恐怕比较难,何况孤男寡女,更是不便。罗含烟轻轻向下躺倒,骨骼的疼痛使她蹙了下秀眉,哎,何苦那一跳!

药力发作,罗含烟在虫鸣声中逐渐睡去。

很舒爽的一觉。她醒来的时间是下午,只觉得神清气爽,感觉好了很多,身体也没有那么痛了。

此间极为清幽,红木雕花窗外,明丽的阳光静静地将晃动着的树影投在地上,有两只翠鸟在跳跃着阳光的树叶间穿梭鸣唱,远处有泉水的叮咚声。

美则美矣,然而在此长期居住未免有些清冷寂寞,远处又传来了隐隐约隐的笛音,更增添了孤寂。

她就那么无聊地望着窗外,观察日影移动,想着一些无解的心事,等待着竹笛公子的回归。

傍晚十分,竹笛公子沐着一身夕阳,带着一只锦毛野鸡回来,淡渺出尘,一如谪仙。

罗含烟远远地看到俊挺的白衣男人一步步走来,眼眸一亮。他的身姿真配这灵山秀水,像极了隐居的神仙。

竹笛公子进门,带着山水的清新气息,首先进东厢房看看罗含烟,问了问她的身体状况。看到她发光的脸,他的心中也是一暖,漆黑的眼中荡漾出一种奇异的色彩。

很久以来独处惯了,有了这位少女作伴,好像周围的山景都有了生气。

竹笛公子道:“你的身体复恢复得很快,我去下厨弄些饭菜来,多吃点,补一补。”他说着就提着食材往厨房走去。

罗含烟眉头一颤,这样一个谪仙般的人也近人间烟火!

没多久,躺在床上的罗含烟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引得人馋涎欲滴,肚子不争气地咕咕直叫。她对竹笛公子加深了好感。

不一会儿,竹笛公子端了一个木质托盘进来,里边有一碗冒着热气的米饭,一碗香喷喷的鸡汤,一盘腌鹅,还有一盘素炒土豆。

罗含烟抿着嘴忍住笑。不知怎么,她总感到竹笛公子现在的形象有些滑稽。

罗含烟自己勉强忍痛坐了起来,想伸手接过饭碗来吃,胳膊和手却很不灵便。

竹笛公子展颜一笑:“姑娘坐好,我来喂你。”墨黑的瞳孔,妖冶魅惑。罗含烟看痴了去,从不知道,一个男人也可以这么美,美得惊心动魄。

一勺汤递到了唇边,罗含烟却不知开口。

“罗姑娘?”竹笛公子淳厚的声音唤醒她的神志,她眉头倏尔一跳,面飞红霞,张嘴喝下这勺汤,“公子也请用餐吧,让我自己来。”罗含烟含羞说道。

“我在厨房已经吃过了。”他答,目光清凛。他再用筷子夹起一块炖得很烂的鸡肉递到她唇边。

看不出他这样有耐心,罗含烟双颊绯红,吃得齿颊留香,感激不已:“真是不好意思,含烟拖累公子了,公子厨艺这么好,人又细心,有耐心,真不知哪家姑娘好福气会成为公子的夫人。”

罗含烟如今大乱方寸,话说出口才感觉不妥,又不好收回。

竹笛公子神色微顿,研究地凝视着她,看得她垂下头去。“过奖,只要不把人吓跑就好。”他嘴角溢出一抹轻嘲,诡秘,又淡到极致。一双深邃的眼眸,覆上一片不能猜度的迷雾。

这话怎么听得有些怪异?罗含烟不明白,她苍白的脸上再泛起一阵红晕,只得埋头吃饭,掩饰自己的窘态。

罗含烟毕竟伤势未愈,吃不了太多,还剩下了大半。

“实在不好意思,吃不下了,浪费了你的厨艺。”罗含烟低眉歉然。

“没关系。”竹笛公子笑容清冷,剩饭端走去了厨房。还好,竹笛公子有时似乎脾气古怪,有时又似乎很好。

夜晚,深山里的月色格外皎洁,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屋来,树叶的影子在室内青色地砖上摇曳,恍若梦境。

罗含烟白天睡得太多,晚上了无睡意,睁着黑亮的眸子望着窗外,云儿在深蓝的天空中缓慢移动,被月光照亮了边缘。远处的泉水叮咚声在深夜格外清晰,如一款静谧的音乐,动听之外,也有种不真实感。

她忽然觉得,就在这里长住下去也不是坏事,可以摒弃一切尘世烦扰,生活会变得简单很多。

忽然眼前一花,有条白影从窗前晃过,紧跟着飞上屋檐,然后从半空中以无穷变幻的姿势轻飘飘地飞舞而下,只见其影,不闻其声。罗含烟已经看清楚,原来是竹笛公子在夜半习武,手中一根竹笛当剑在使,衣袂翻飞,上下纵跃,左刺右挡,横踢侧踹,姿态优雅之极。

时而极快,只见幻影纷飞,分辨不清他的姿势;时而极慢,凝重含蓄如泰山压顶。看得出他的武功相当不弱。

罗含烟睡意更无,月下舞笛,这场面比看宫庭歌舞还美观,既有轻柔,也含刚健,最主要的是舞的人,本就潇洒帅气之至,更有幽静的月光相衬,俊美如天神。

舞了一个时辰,竹笛公子纵上房前的小路,身影没入远处静夜之中。不久就听到泉水叮咚和着清亮幽远的笛音,在这寂静的月夜动听之极,又有一缕似有似无的哀愁飘向夜空深处。

罗含烟就在这渐慢渐小的笛音中不知不觉地睡去,一夜好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