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五、如何得罪了石家
 
竹笛公子一对眼眸即刻变化,寒风般凛冽:“梁羽虹,我奉劝你安分一些,不要伤了我的客人。我岂不知,你硬着头皮前来跟我结亲其实是为了那本《红尘觅仙》吧?你自从得了此书,便着迷一般地信着它,相信找一个资质绝佳的男子与你阴阳双修,就能获得绝世武功并永保青春是吗?”连罗含烟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怒气。

梁羽虹一滞,随即脸泛红霞,斜睨着他,微一昂头:“你怎么知道?就算如此,那又怎样?我梁羽虹自信才貌高于一般世间女子,并不会辱没于你。况且与我同修此书,你也能袖手即得无限好处,对你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有这么难接受吗?”

她长睫闪了闪,单手一指罗含烟:“是为了她吗?哪儿来的这个女人?此女有什么好处?我杀了她,你我就可共渡仙境了。”霸道的口气完全与她柔媚的面貌不符。

眼前一花,竹笛公子已经跃至罗含烟面前,挡住她,漆黑的眸子漫过一片冰冷:“梁羽虹,再无理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想干什么与我无关,我石某人不是给人揉捏着玩的,我对你那《红尘觅仙》没有兴趣,你另找别人,请回吧。”

气氛紧绷,好像下一刻就是血光纷飞。

梁羽虹握紧了手中的排萧,目光始终都凝聚在罗含烟身上,手指泛白,媚眸中隐现杀机。见竹笛公子寒冰般的眼神刺向自己,衣袂翩飞,寒意一波一波袭来,知道他真的动了气,但是自己武功弱于他,想想并无胜算,虽不甘心,也只得鼻子里哼了一声,一甩衣袖,飘然而去。

罗含烟转过头来,黑白分明的眸子盯住了竹笛公子,无辜地问:“怎么回事?我好像被人恨了,冤枉啊。”

竹笛公子无奈地摇摇头,把一根竹笛在手心里拍了几下,往屋里翩然走去,“她就是这样,我也拿她没办法。”撂下这句话他就进了房间。

身后传来了罗含烟的声音道:“你晚上有睡觉吗?我看到你月下习武。”她很快就抛开了那个排萧仙子梁羽虹。刚才竹笛公子让那梁羽虹很下不来台,罗含烟暗暗开心,谁让她那么嚣张啦?都不认识她,就一出手想要罗含烟的命。

竹笛公子回眸一笑,黑眸淡淡地看过她。他进入厨房,揭开一口铁锅的盖子,一阵热气冒出,一股浓郁的香味扑而来,跟随而来的罗含烟深吸一口气,走近去探头一看,是红枣银耳粥,浓稠香甜的粥引起了罗含烟极大的食欲。

“我做的早餐还过得去吧?”竹笛公子把她的神情尽收眼底,一丝清美的笑缓缓绽开。迎着窗口的朝阳,他的笑脸很阳光,很朝气。

她侧头兴奋地说:“好香啊,看不出,你还会这一手,什么时候做的?莫非,你真的没睡觉?”

竹笛公子拿出橱柜里的碗来,帮罗含烟盛了一碗交到她手里,淡然道:“我晚上练练武功,再静坐练气几个时辰,略微躺一下就起来,做好早饭就去了山间绿野之中,迎着朝阳吐纳。”他自己也盛了一碗,两人坐到一个小方桌边,上边早已放好了几样小菜。

喝了几口粥,竹笛公子抬头道:“罗姑娘,你的身体已经有了起色,再过些时日我就送你下山,以后可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无故再自寻短见。”

罗含烟微蹙了一下眉,眸中的光彩暗淡下来,但还是无言地点了点头。

竹笛公子沉吟了一下,倏尔挑了挑眉梢:“可以问一下吗?你家里是如何得罪了石家的?”

罗含烟低着头拨拉着碗里的粥,失神的双眸一点点垂落,低低地说:“石家老爷石万春曾任安西都护府西州刺史骆弘义手下长史,后来回至家乡,但他家势大,在滁州一带无人能比。前年春天,我父亲和哥哥出外踏青,顺便采买些用品,恰逢两位男子围斗一年轻女子,那女子眼看不敌,我父兄见义勇为,毅然出手,放走了那女子。”

“没想到那两位男子就是只闻其名未曾见面的石家大公子与三公子,据说他们刚得了一本奇书,不想大意被那女子偷去,他们正在夺回,被我父兄阻拦,那书被女子得了去。石家非常恼恨,当时急着去追那女子,无暇与我父兄算帐。后来他们没有追到,就放出了话,不会与我们家善罢甘休。”

“我们胆战心惊了很久,父兄也多次上门赔罪,但对方均不见面。今年早些时候,石家终于说了与我家化干戈为玉帛的条件,就是要我嫁给石家二公子。”

罗含烟咽了口唾沫:“重压之下的婚姻能有什么好?况且石家二公子的传言极为不好,而且我已有了心仪之人,自然我不愿意屈从于别人的安排。”她悄然抬眸望了望竹笛公子。

竹笛公子深邃漆黑的眼眸在她的脸上,没有停留太久,沉吟着低下目光,俊颜几分深沉。随后目光一转,再次望向她时问了一句:“你知道石家得而复失的书是什么书吗?”

罗含烟摇摇头。

“那你知道盗书的女子是谁吗?”竹笛公子扬了扬眉,再问。

罗含烟看向他的眼神在变化着,“我没有跟着去,也没有见过那位女子,只听哥哥说,那女子长得很媚。”她垂下了头。

竹笛公子摇摇头冷笑了一声,别开视线,看向一边,再回头时说话带了些嘲讽的语气:“那个女子就是你刚刚见过的梁羽虹,那本书叫《红尘觅仙》,是本武林奇书,据说如果练成后,功夫天下无人能匹。偏偏那个梁羽虹找上了我来。”

罗含烟一震,缓缓抬头,密睫闪了闪,奇道:“如果是必须吸少年男子的精气才能练的功,那也挺邪恶的,而且是女子练的功,你说石家二位公子抢了那书来有什么用?”此话说完,她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为自己说过的话红了双颊。

竹笛公子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随后意兴阑珊地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抢那本书做什么?”说着低头默默吃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