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八、平安客栈
 
罗含烟已经用过餐,站起身来准备下楼,两人擦身而过,那浓眉大眼的武士觉得眼前一亮,停步注视,偏过头,目光锁定她,直至她下楼不见。一同注意罗含烟的还是她邻桌的公子。

罗含烟不管身后粘着的视线,付帐之后出了酒楼就去找客栈,沿街没有走多远就找到了家规模中等的“平安客栈”,走了进去。看起来规模不错,却门庭冷落,她想起酒楼中食客的闲聊,看来那些失踪少年的事真的吓倒了不少人。现在零星入住的都是年长的男子,是那些往来的商旅。

所以罗含烟很轻易就要到了二楼很不错的一间房,干净整洁,清雅舒适。她放下包裹,洗漱睡觉,心想,明天就可以到家了,但绝不能被家人看到,要偷偷找到安阳哥哥,要他带自己走,天涯海角,走到哪里都好,只要与他在一起。

她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进入梦乡,做着一个甜甜的梦,梦里有她跟陆安阳,一片极美的地方,鲜花满地,溪流潺潺,几间瓦房沐浴在阳光之下,安阳牵着她的手漫步于山谷之上,花海之中,他侧头用比阳光还炙热的眼神注视罗含烟,含烟则回他以明媚的微笑。

远处还响起了悠扬悦耳的音乐声,清越动人,能让人的筋骨都化掉。不知怎么,这乐曲甜腻得让人产生了一些身心变化,觉得哪里不对劲,罗含烟突然就醒了过来。

耳畔的悠扬乐声还在,且越来越近,居然不是梦境,是真实的存在!罗含烟眸光一紧,完全清醒了过来,望望窗外,已是子夜,是谁扰人清梦?她已辨出了这是排萧的声音。

一想起排萧,罗含烟就打了个激灵,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记起了上九华山向竹笛公子求婚的梁羽虹,自己莫明其妙就跟她结了梁子,她当时就要杀自己,莫不是追踪自己而来?

真是见鬼的冤枉,罗含烟真是气恼,父兄不知不觉中得罪了石家,以致于逼自己嫁给他家。现在自己又莫明其妙得罪了一个神经异常的女人,关键是那女人武功不弱,居然追杀自己,什么时候自己衰神缠身了?

萧声愈近,罗含烟没功夫再气恼下去,赶紧下床穿衣梳头,准备逃窜。

就在这时,萧声停在了门外走廊上,隔壁房间似有动静,罗含烟紧张地把耳朵贴在门口,心想,不会是梁羽虹弄错了自己的房间信息以致于进错了门吧?虽然暗自庆幸,然而如果有人遇害,便是自己的罪过,自己也会内疚死的。

罗含烟隔门听到隔壁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似乎有激烈的打斗声,喝斥之声骤起。她咬了咬唇,一丝纠结掠过眸底,最终决定出去相帮。

她挎上包裹,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门冲了出去,客栈已经大乱,人影幢幢,喊声四起,“平安客栈”不再平安。

罗含烟视线扫向了混乱的中心,如她所料,果然是红色半袖装内衬白裙的梁羽虹,依然那么美,只是媚眸之中多了些凛冽。

她右手挥舞着那暗紫色的排萧指向酒楼中见到的武士,左手便抓向同样酒楼中见到的儒衣公子。

那公子虽不像会进攻,但身形极为轻巧,躲闪敏捷,见那只玉手向他颈项抓来,走廊太小,无处躲避,儒衣公子竟突然一跃,纵上了墙壁,并上行几步,躲开那只夺命玉手后,便轻巧地纵跃落地。

这一招倒让梁羽虹惊愣了一下,就在这个空档,那武士已经用剑格开了她的萧,并使萧中射出的银针偏了方向,均嵌入了墙壁。

罗含烟看得眼花缭乱,她本以为梁羽虹可能会把别的女客当成她而进行报复,可她目前明明是在对付两个男子。

就在这一转眼间,三人已经过了好几招,那两个男子真是险象环生。想起了酒楼中食客的对话,罗含烟终于确认那专掳美少年的妖精原来就是梁羽虹,原来她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一明白过来似乎晚了一些,她刚打定主意趁乱逃走,梁羽虹一双狠戾的媚眸已经注意到了她。

罗含烟肩挎包袱,穿着一件普通白底红色碎花的深衣曲裙,往楼梯口迅速跑去,头上玉蝴蝶中心的白色珠子发出莹莹的白光,在夜晚格外分明,这其实就是颗珍贵的夜明珠啊!

这样鲜明的清丽女子别说逃不过梁羽虹的眼睛,就连那两位武士和儒衣公子都注意到了她,尤其是那颗夜明珠的光亮晃过了他们的眼睛。

罗含烟挤在混乱的人群中,抢着往楼梯下挤,身后追来三道意味不同的目光。

“贱人,哪里走!”梁羽虹一声断喝,美眸阴鸷地盯着她,陡现杀机,凭空跃起,姿态优美如翩飞的蝴蝶。

她指向罗含烟的排萧之中瞬间射出几缕细弱的银光,罗含烟听音回头,瞬间,银光已到,直指她周身几处要穴,眼看就要死于非命。

罗含烟倏尔惊恐地瞪大双眼,她躲无可躲,难道在自杀不成被救之后,还是免不了要离开这个世界吗?既然终归要死,那竹笛公子何必多此一举救她一命?

转念间,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噗地飞到面前,疾逾闪电,劲风扑面,哗地挡住了罗含烟的视线,也挡住了快要上身的银针,她方看清是一袭黑色男子披风,布料厚实,将银针全吸到了披风之上,随后披风落地。

此时惊叫的人群狂喊着往楼梯下涌,场面混乱不堪,也有人被踩踏,哭叫声震天,还好客人不是太多,跌倒的人随即爬起,总算没有大的伤害。

一会儿功夫,二楼就清静了,罗含烟发现,披风落地后,梁羽虹已经出现在她对面,眸光寒意昭然。

梁羽虹犀利的目光迅速扫过所有角角落落,寻那与自己作对之人,均未发现异常。娥眉一拧,眸底一抹失望。身后两个敌人,也是猎物,已经聚拢了来,梁羽虹只将视线落到罗含烟身上。

“贱人,我早就想除掉你,你居然敢主动出现在我面前?说,刚才是谁在背后保护你?叫他出来!”梁羽虹冷着声音说。目光紧迫地盯住对面的人,排萧指着罗含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