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九、三清道观
 
身后骤然出现了清凛的声音:“原来最近盛传的专掳美少年的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没想到你连美艳女子也不放过,太过分了吧?”罗含烟望去,正是那儒衣公子。

梁羽虹的愤怒转移,眸光一凛,她回转身来再次抓向这个看去文弱无力的美少年。

儒衣公子眸光一闪,突然右手食指及中指并出,指向梁羽虹一双风情万千的媚眼,一股强劲气息如剑般飞去,梁羽虹顿时双目剧痛,她啊地一声,两手捂住眼睛,眼泪狂流。

罗含烟双眸倏尔瞪大,看不出这公子竟能隔空击物,形势立刻逆转。

乘着这个空档,儒衣公子对武士和罗含烟一摆手:“快走!”他率先下楼向大门外奔去。

罗含烟来不得思索,紧紧跟上,投入了黑暗中。

梁羽虹痛苦的一只手捂着眼睛,另一只手摸索着扶着墙和楼梯栏杆慢慢下楼。

一个飘逸俊朗的黑衣人影从二楼栏杆外的屋顶上一跃而进,默默捡起了地上的黑披风,从栏杆上往外凝视罗含烟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又一点点垂下眼眸,稍过片刻,突然一跃而起,从原路飞出,消失在黑暗中。

武将请罗含烟坐上他的栗色马,自己也跨坐上去,如飞奔去,而儒衣公子则轻身如飞,始终没落于马后。衣袂飘飞,真是仙风道骨。

跑出了一段路后,儒衣公子抬起眼眸,目光调向远处,开口道:“嘉利兄,前方山岗上有一无人道观,不妨先去那里暂避一时。此时正是深夜,如去投宿怕是有些难。”

被称为嘉利的武士点头说好,快马加鞭向那个无人道观奔去。

罗含烟后背抵着一个宽阔的胸膛,那武士一手提缰一手执鞭,对紧抓马鬃的罗含烟形成了合抱之势,他的呼吸时不时扰到她颊边的发,令她红了面颊。

罗含烟此时渐渐清醒过来,不明白怎么危急中想都没想就坐上了一位陌生武士的马,而且还跟着一位陌生公子,当真孟浪得很。

她脑海中急切地转动,还在犹豫是否找个借口下马,就已经在朦胧的月光中看到了前方树丛中的房屋轮廓,那是座落在一个低矮的山岗上的普通房屋,白墙灰瓦,在不甚明亮的月光下显得有些神秘。

马蹄翻飞,很快奔上山岗,来到道观门口,罗含烟在惴惴不安中被武士小心抱下马,似是无意,下地的一瞬,那武士的鼻端轻轻扫过罗含烟的左耳,她浑身一僵,一落即倏地弹开,偷眼看那武士,竟似浑然不觉有何异状。人家光明磊落,倒像是自己想多了。

儒衣公子貌似无意地扫过他们,一双黝黑的眼眸,点点垂落,被一丝清冷覆着的眸,毫无温度。

罗含烟把那小心思放开,率先踏上三级石阶进入院内,后边两人跟进。武士将马拴在院中的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上。

朦胧的月光中,正前方是简易的白墙灰瓦,两边各一个方型红木大窗,中间一个大门洞有三道雕花红木门扇,两个红柱立于门洞两侧,门扇开着,里边黑洞洞的看不清楚。正对着门扇的青砖院落正中座落着一个造型古朴的青铜香炉,看样子久已无人上香。

儒衣公子手一伸对两人说,口吻颇淡:“看样子今天后半夜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下了,进去吧,我有火烛。”他打开背上包裹,取出里边的蜡烛跟火折率先走了进去。武士与罗含烟跟进,踏上两级石阶就跨过了朱红门槛。

蜡烛一经点亮,罗含烟缓缓四顾,就看到大殿之上光影中供着的三个泥像,分别是玉清原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罗含烟注意到专注于塑像的儒衣公子眸中十足的敬意。

儒衣公子将蜡烛放到了案台之上,地面正好有三个蒲团,他们一人一个坐了下去。在摇曳的烛光中,罗含烟更是清丽不俗,眉目如画,另外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投射到她的脸上。那武士时不时抬眸瞧一眼她黑发间莹莹生光的玉蝴蝶。

气氛有些尴尬,罗含烟抬轻纤手拢了一下垂到额前的碎发,低眉笑了笑,轻启红唇:“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罗含烟,你们二位莫非相识?”最后抬头微笑着扫视了两人一眼。

她的笑令这幽暗的道观里灿然生辉,另两人瞬间屏住了呼吸。

儒衣公子深吸了口气,首先发言:“在下李泌,本来隐居嵩山修道,近日蒙朝庭征召,在进京前想先游历一翻,不料遇到专劫男人的女人,真是怪事。”他低头呵呵一笑,手中玩弄着刚才香案上发现的一个拂尘,他小心地用手抹掉柄上的积灰。

武士爽朗一笑:“某,张嘉利,为安节度近侍,为一项使命完成后路过此地,不想遇见如此事件,哈哈。这位李泌公子本人久闻其名,没想到在酒楼遇上,可算有缘。”

罗含烟一惊,敛却了笑。不想他们都大有来头,安节度她知道,就是安禄山,虽是胡人,目前却上皇上的宠臣。李泌能被朝庭召见,想必来头不小,自己小百姓一个,今日竟遇两位贵人,不过他们看上去没什么架子。

想到这里,罗含烟少了些惊慌,多了些好奇,她黑眸骨碌碌一转,笑问:“李公子能被朝庭召见,一定身世不凡吧?微服出访,且不带一个随从,我想李公子一定是艺高人胆大,刚才你是用什么手法,都没接触到梁羽虹就伤了她的眼?”

李泌的视线扫过她,与她的目光碰撞到一处,温和的墨眸,折射着烛光,煞是好看。他竟像是有些害羞,未及回答,目光先有些躲闪。

又是张嘉利抢先接口:“你不知道他啊?”他有趣地望着罗含烟,目光炯炯:“李公子可是大名鼎鼎,他天生异秉,自小就能在屏风纱笼上行走如飞,有一个道士说,他十五岁就要白日飞升,但是终被父母阻留了。虽然没能白日飞升,但李公子从小精通道家修为,他能够长年绝粒,身轻如燕,还能够让手指出气,这股气可以吹灭烛火。刚才你也看到了,他两根手指一指,不用接触就能伤到对方眼睛。他的事迹何止这些,李公子聪慧过人,以神童闻名于京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