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十一、近乡情怯
 
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辽阔的大地上,黄莺在欢乐地歌唱,丛丛绿树映着簇簇红花,傍水的村庄、依山的城郭、迎风招展的酒旗,在在都是那么美,这样辽阔美好的清晨和洒在她身上的懒懒的阳光都让罗含烟愁绪渐淡,心胸开阔起来,她又开始对前途充满憧憬,期待安阳哥哥能带着她奔向美好新生活。

于是罗含烟脚步加快,家乡的小山村就在远处地平线上了,她心头怦怦乱跳,鬼门关去了一回,现下是在世为人,生活会出现什么转机吗?近乡情怯,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罗含烟的情绪更复杂一些,她兴奋的眸光之中还浮着一层畏惧,说不上来的对未来不可知的恐惧。

大概下午的时候,罗含烟终于潜进了村子,村里的人们还是一如以往地忙碌,夕阳斜照,牧童横笛归,鸡鸣犬吠,一派祥和景像。

罗含烟以杨柳林为依托,躲藏着向陆安阳家走去,他家就在那一片桑林之后的山岗上。

爬满色彩斑斓的爬藤植物的篱笆院内,陆安阳的弟弟正在劈柴,他妈妈在门前淘米,两个人有一搭没搭地聊着。

“娘,自从含烟姐坠崖以后,哥就像疯了一样,去跟罗家大吵一场,还差点打起来,谁的话也不听,现在甚至家都不回了,这该怎么办啊?”那裸着上半身的小伙子忧虑地回望了他妈一眼说。

听他提到陆安阳,罗含烟眉峰蹙了蹙。

那穿粗布麻衣的老妇人停住了洗米的手,长叹一声:“哎,安阳这孩子实心眼儿,可惜罗家被石家逼婚的时候,他外出学做生意去了,咱们去罗家说亲也不管用,等安阳回来,含烟已经出事了,两人一起玩耍长大的,感情那么好,他怎么受得了?他走的时候只跟我说,要去从军,想混出个样来,找石罗两家算帐,我拉都拉不住。如果他真的是去从军,想来也没什么危险,在军营里被约束一段时间兴许就好了。”

在篱笆外树丛中观看的罗含烟潸然泪下,看来安阳哥哥是被刺激到了,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活着,他这一走,自己到哪里去找他啊?

刚才急切的期待之心变成了无限沮丧。罗含烟垂下头,默默走开,夕阳衔山,农人荷锄而归,牧童的短笛悠扬地响起,狗儿们欢叫跳跃着去迎接归家的主人。

这一幕幕熟悉而温馨的画面似乎不再属于罗含烟,她如今不知该往哪里去。犹豫之下,罗含烟决定偷偷回家看看。

她家就在山岗下边不远处,离陆安阳家最近,前边一个池塘,微风过处,荷叶的清香远远飘来,熟悉的亲切感引着罗含烟顺着树林下山而去。

她在树林边缘止步,看着自家的房屋,池塘边的老槐树哗啦啦地响,向欢迎老朋友似地欢迎着她。

大哥罗镇宇荷锄在肩,阴郁着脸进了院门,屋里院中的妈妈正把鸡往鸡笼里赶,见儿子回来,只抬了下头就又低头赶鸡:“你爸爸呢?”她头也不回地问,语气声有些淡漠,不像以往那么慈祥欢快。

此时罗含烟注意到,家里的门上挂着白布,妈妈和哥哥的手臂上也戴着黑箍,这景像有些凄凉。

“爸还在地里,他说还有些活,干完了再回来。”大哥眉梢一挑,也没有好声气,一种沉闷的氛围萦绕在空气中,挥之不去。

鸡都进了鸡笼,妈妈突然坐在院中的小板凳上,双手抱住了头,罗含烟可以看见她削瘦的肩胛骨一耸一耸的。看到妈妈默默哭泣,罗含烟好难过,她真想跑过去抱住她,安慰她。

“妈,别哭了,她死都死了,哭有什么用?”大哥也坐在了一张小板凳上,有些心烦地说。

妈妈抬起头来,已是满面泪痕,她带着哭腔怨恨道:“说得轻巧,含烟是我生下来的,我不心疼谁心疼?就是你跟你爹,当初非要逼她嫁给石家,这下可好,逼死了她吧?你们还我女儿来!”

罗含烟视线倏尔变得模糊,母女连心,最疼自己的果然还是妈妈。

罗镇宇分外清凛的眉微微蹙了下,黑着脸道:“妈,你以为我跟爸爸就不心疼吗?但是如果不逼她嫁,我们全家每个人都得死,那天石家上门来放狠话你也听到了的,妹妹她有义务保护全家。如果石家要我来保全罗家,我也一样会去。现在牺牲了妹妹一个人,保全了爹娘。石家听说妹妹坠崖了,不是就不来找我们麻烦了吗?现在如果妹妹回来,他们一定还要上门来逼她嫁过去。我们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否则妈哭坏了身体,妹妹不是就白牺牲了吗?”

止住了本欲冲进去抱住妈妈的冲动,听了大哥的话,罗含烟复又伤悲。不管怎样,大哥说的有道理,如果自己活着,石家就会上门来逼亲,看来这个家,自己是不能待了,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大家。

她好难过,但主意已定,心里默默地对妈妈和哥哥告别:“别了,妈妈哥哥,小妹从此就要浪迹天涯,惟愿你们过得好,从此就真的当我死了吧,再见!”

她扭头奔去。从此天涯海角,从此形同陌路,从此换一种人生。这一切都是谁害的?

出了这个村子,天已黑尽下来,罗含烟不知往哪里去,只有信步乱走。家家户户准备安歇的时候,她却要浪迹天涯。

不知道走过了多少山谷溪流,罗含烟边哭边走,月下身后拖着她长长的清冷的影子,她在想,不如就去找安阳哥哥,只有他,现在才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没有了时间,没有方向,只知一直向前,向前。累了,眼前是一个湖泊,静静的,周围是的连绵的群山。她止了步,站在湖边,有些绝望,第一次有了跳进湖里的冲动。

一阵风吹过,隐隐地像有一阵悠远的笛声,在这寂静的月夜,好像仙景,似真似幻。

鼻中闻到一股轻微的香气,然后就渐渐意识模糊了,她软软地倒了下去,还好,只是倒在湖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