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十五、恩恩怨怨
 
“吓到了吗?呵呵,这还算我拼尽全力保住了一条性命。他们就是冲着我的脸来的,为的是将我的脸毁尽。”他一脸冷肃,他的眼中,那道恨,愈发深沉。

罗含烟心中一涩:“他们究竟为什么这么恨你?”

望着对方明媚清澈的眸子,蓝飞点了点头:“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我不明白你怎么做了他们的掌门?我本来也很纳闷儿,他们究竟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死里逃生之后,我发誓要弄清原委,后来终于明白,原来是为了梁羽虹。”

“梁羽虹?”这倒出乎罗含烟的意外,她揉了揉额角,又是这个女人,这是怎样的女人?

蓝飞看她一眼,眼睛中微露一点笑意:“总算有你知道一点的时候了。对了,就是梁羽虹,十年前,她才十七八岁,长得妖娆妩媚,风姿妙曼,吹得一曲好排萧,天下男子莫不迷恋于他,而我生性淡漠,并未如其他人般对她百般奉承。”

“梁羽虹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丢下其他人不管,专来纠缠我,我自然不给她好脸色,开始还礼貌应对,时间长了难免不耐烦,渐渐不客气起来,并有几次当众使她难堪。”

罗含烟眉梢轻挑,想想那个画面也真够梁羽虹受气的。

“想必因此她怀恨在心,开始暗算我。而黄山派当时的青年男子,上上下下都被那妖媚女子迷倒,因此他们对我也是怀恨在心。梁羽虹利用了他们,五年前,他们一起设计了奸计,诱我进入圈套,想烧毁我的脸。”

“啊!”罗含烟惊呼出声,没想到这背后的种种如此复杂,她不敢想像当时的惨烈之状。蓝飞瞥她一眼,勾起唇角,一丝冷酷毫无保留地溢出:“怕了?悲剧就在这之后。”

“自从我逃生之后,梁羽虹自不必说,想尽办法躲着我。黄山派的男人们因为根在黄山,无处可躲,所以被我找着,气愤之下,我下手狠辣,杀了他们好几个人。这是我头一次如此大开杀戒。”

他的唇抿得更紧了,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使他又想起了当时的血雨腥风。他不是嗜杀之人,所以那愤怒之下的作为也深深地刺激着他,深入他的脑海,那一幕,他根本就没忘过,每一次回忆都让他异常难受。

“黄山派怕自己被灭门,情急之下苦苦哀求,许诺我,五年之后他们会选出一位有办法的掌门,专门了却我们之间的恩怨。说他们目前正在研制一种新药,他们黄山派有特效祖传秘方,可以最大限度治疗烧伤,不过在完全恢复容颜方面还不太成功,这种秘方一般均由掌门掌握,估计五年后能将新药完全研制成功。当时他们给我敷了一些药,只是止住脸上不再恶化,新药将由掌门在五年后送给我,帮我疗伤,要我放过他们。我同意了,说五年后如果没能如他们所愿,我会将黄山派灭门。”

“至于梁羽虹,她行踪不定,我找不到她,再说她是幕后策划者,没有亲自动手,而且她是个女人,所以我没有也不屑于找上她。不过听说这女人最近越来越淫贱,居然公然抢少年男子练什么邪功,哼!”

罗含烟这才有机会插话:“所以,你昨夜,哦不,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夜了,冒雨前去找黄山派的掌门?”

蓝飞在她对面的锦墩上坐了下来,一脸冷肃:“没错。严格地说,他们已经误了几天期限了,我常去找他们,但他们都躲起来不与我相见,是躲在山洞里,那洞门很结实,如果硬闯进去不是不可能,第一,他们常隔着门恳求我宽限些日子。第二,我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花招。”

“其实我一直逡巡于黄山左近,他们料不到我在一个大风大雨的黑夜也会赶来,看他们倾巢出动,在做什么活动,就知道掌门必也出来,于是擒了你来。”

“在这过程中,我发现你仅有些武功基础,并没有过人之处,虽说女子也不是不能做掌门,但你的武功这么弱,是怎么做上掌门的?在点了你昏睡穴后,我想,大概你有其它方面的过人之处,比如疗治疑难杂症,所以还是对你抱了希望。”

“现在看来,你对这些事一无所知,我居然上当了,黄山派沦落到靠耍这些小手段来躲避我,嘿,他们以为他们躲得了吗?如果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让容颜复原的方法,只是骗我,我绝不会放过他们!”他恨恨地望向一边,愤怒让他的脸有些扭曲,左半边脸更加狰狞可怖。

罗含烟倏尔一抬眸,倒吸一口冷气,眉头下意识地蹙起,胸口好像塞进一块大石头,卡在那里不上不下,压得他透不过气。她为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而颤栗,也为自己深深地难过。

原来黄山派让自己做掌门没安好心!自己被利用了。那么竹笛公子又为什么劝自己接受呢?他明明救过自己两次性命,为什么又故意送自己入虎口?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她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竹笛公子,本来在她心里建立起来的完美形象,如今蒙上了阴影。

他与自己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害自己?就算他本来就有心害自己,那么自己跳崖自杀岂不是正合他意,他又为什么要救自己?

如果要找倒霉的替罪羊,随便一人就可以,他们又为什么单单找上了自己?一桩桩,一件件,实在让罗含烟琢磨不透,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大脑不够用。

“罗姑娘,你别害怕,是什么情况你跟我说出来,我蓝某人虽然不是善良之辈,可也不会滥杀无辜,如果你与此事绝无关系,我不会迁怒于你。”

罗含烟理解地点点头,“蓝大侠,我明白一个自负于容貌的男人,一旦相貌被毁是多么难受。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反应有些过度,用不着大开杀戒吧?莫非你还有别的隐情?”罗含烟将心中的疑问吐了出来。

蓝飞抬眸看她,即而视线转向一边,触动了难言之隐般,眉梢紧蹙。他的呼吸也有些紊乱,胸口起伏的幅度加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