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十七、为什么抢我的玉蝴蝶
 
竹笛公子的视线落在她玉颈上刚凝结的疤痕上,黑眸溢出几丝洞悉,眉梢隐隐抽搐两下,一丝疼惜毫无预兆地从心头划过。

他浓眉微锁,低低地说:“对不起,我没预料到他反应这么激烈,不过接下来你会有别的际遇。相信我,我会守在你附近。”他自失地一笑,缓缓站起身,神情留恋。

竹笛公子仰头喝光了自己的茶,将白玉杯收在怀中,温热的掌心按在她的肩头,一股无形的力量传递给了她,这奇迹般的安定感随着他手掌的温度从肩头传到罗含烟心间,她抬眸看他。

他也深深地看她一眼,突然从窗口跃出,消失于视野之外。倏然来去,果然状如神仙。罗含烟心中好像空了一下,扭头望着窗外,怅然若失。

她还没问过他的目的是什么,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从眼前消失,罗含烟深为后悔,似乎每次见他都会乱了方寸。

几天下来,头发已经很散乱了,罗含烟抬手将垂落颊前的发绺向头后掠去,这才想起,该好好梳妆一下。

没有梳子镜子,她只能摸索着解开凌乱的秀发,以指做梳,大略梳顺,再快速挽起,并把唯一的饰物——玉蝴蝶簪在发间。

这是竹笛公子送她的,摸着这个玉蝴蝶,罗含烟芳心暗动,对这竹笛公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此时忽然响起敲门声,她去开门,却是蓝飞站在门前,他依然黑布蒙面,俊逸的双眼有些憔悴。

“吃过饭了吗?”他低沉疲惫地问。

“嗯。”罗含烟回答,闪过一边,请他进来。

门外射进了一缕明亮的阳光,刚好从玉蝴蝶间的夜明珠上打过,反射光线在蓝飞的眼前掠过,他眯了一下眼,朝光源望去,一望之下,眼睛立刻睁大。

“你这玉蝴蝶?”他手指罗含烟的头发,往前走了两步。

“什么?”罗含烟不解,抬起一双困惑的大眼望着他。

“你有这个玉蝴蝶?”他再说,不像是问,而像是自言自语。几天来,由于罗含烟头发凌乱,玉蝴蝶被掩没在发间,他从没有注意到。

罗含烟还在固定着脑后的秀发,她错愕地望着他点点头:“是啊?”男人怎么也会对女人的饰物这么大热情?那仿佛自发光的夜明珠在柔顺的黑发间格外醒目。

“跟我走!”他一把扯起她的胳膊,这么突然,以至于最后一绺黑发还没被固定好,又垂落到肩上。

罗含烟被动地随着他奔出房屋,一缕明亮的阳光洒在脸上,她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好像很久没有见过光明了。

闭着眼睛被拉着跌跌撞撞地奔了一段路,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繁花似锦,亭台楼阁,远处是飞泉流瀑。他们从中走出的屋子坐落在笔立的半山腰一处宽广的平台之上,山上青松翠柏,山下百花盛开,一片仙境风光。这是哪里啊?

罗含烟他们从山径小道上往下飞奔,周围好多美景一闪而过,又上下几次,奔进清幽的山谷深处,越过一个静谧的湖泊,最后来到一个遍地浓荫的僻静枫林里。

此时罗含烟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秀发又散了些,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干什么呀?”她正才得空埋怨地问上一句,匆忙用衣袖擦汗。

“你看!”蓝飞松了手往前一指,罗含烟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得眼前一亮。

在绿荫深处有一座古朴清幽的孤独的红砖绿瓦房子隐在树林中,静静的,毫无声息,那斑驳的墙面,长满青苔的屋瓦都在诉说着这屋子的古老,它似乎已经与环境融为一体。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在细碎斑驳的光影中伸向林外。

他们停在树林外的碎石路口,罗含烟抬眸望向蒙面的蓝飞,好奇地问:“这是哪里?你为什么带我来?”

“这地方是嵩山逍遥谷,这里住着一位隐士,他叫——潘师正,我想这个名字对你来说不陌生吧?”

罗含烟更加疑惑,一双清澈的水眸明明白白地写着天真无知,“我为什么该熟悉他?”

蓝飞怔了一下,他眸色深幽,墨色的瞳眸研究地仔细看进她貌似无辜的清冽如泉的眼眸深处,末了摇摇头,从面罩下轻轻说了一句:“也许你不愿向外人暴露身份,那就去跟潘师正聊吧。”

他坚决地拽起罗含烟的胳膊,沿着洁净的碎石路向林中房屋走去,旁边一道清澈的流泉在晃动的光影中叮咚作响,更显出了这里的幽静。

泉水内侧有一池塘,斑驳的光影中开着粉红睡莲。一瞬间,罗含烟有些恍惚,仿佛走进了时光深处。

罗含烟不懂他的话,也不容她仔细分析,她觉得自己最近似乎智力倒退,经常弄不清别人对自己说话的含义。

这样想着,他们就已经推开了那两扇关闭的依稀能辨出是红色的红木雕花大门,两旁的雕花窗格同样关闭着。里边有一股常期不见阳光的霉气,罗含烟皱了皱鼻子。只见这像是会客厅,一张紫檀木长桌,几把镂花木椅,屋里还有几样古朴的饰品跟瓷器。

停了一停,他们继续向里走进,除了有左右厢房,后侧还有小门通向另一神秘所在,蓝飞带罗含烟推开门进去了。

这里边布置极为简单又极为洁净,包括每个不易接触的角落都一尘不染,只是缺乏阳光的味道。所有窗户都关闭,屋里一张长方桌上一只白瓷盘里装着新鲜的松叶和一杯水,并点着一只粗粗的红蜡,摇曳的光引着罗含烟望向靠墙的床上盘腿坐着一位闭目的鹤发童颜的道装老者,精瘦,粗布麻衣,却很干净利落,飘然有出尘之姿。

听到响动,老人睁开深陷的眼睛,顿时精光外射,他紧紧地盯住罗含烟,罗含烟不知什么缘故,轻颤了一下,他开口问蓝飞:“蓝飞,你带什么人到我这里来?”声音虽沧老却醇厚,中气饱满,听到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熨帖感。

“潘前辈,她叫罗含烟,你看看她发间的玉蝴蝶。”蓝飞轻轻地说,怕惊吓了他似的。

老者抬眸,仿佛一道精光射到了她的头上,罗含烟发间的玉蝴蝶自动向老人飞去,他一抬枯瘦的手,接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