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二十三、与雕斗法
 
她的目光又落在山间那些飞来飞去的鸟儿上,忽然一只黑雕从远处飞来,这只雕双翼展开比人还长,看起来极为凶猛。

灵光一闪,罗含烟决定孤注一掷。看着黑雕掠过石台,距离她最近时,罗含烟运起内力,一跃而起,敏捷地向黑雕扑去,准确地抓住了它的双脚。

这一招好险,一个不小心,她就会坠入万丈深渊。心扑腾扑腾地狂跳,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黑雕骤出不意,被一个人抓住,它被带着往下坠落,它奋力扇翅,止住了跌势,向上飞起一段。

脚上的重量让它飞行困难了很多,这种雕性子暴烈,它愤怒地蹬脚狰扎,罗含烟抓得铁紧,根本甩不掉她。

黑雕复仇之心顿起,俯下刀般的利喙就去啄罗含烟的左肩,这一下,一人一雕又闪电般往下坠落。

黑雕只得作罢重新飞起,那喙已经挨着了罗含烟的肩膀,当时她尽力缩了一下,还好没受伤,不过已经有了明显的痛感。

黑雕带着罗含烟在半空中兜圈子,忽快忽慢,忽然直冲云霄,忽尔急速下坠,就只一个目的:甩掉她。

山风忽忽地从脸上刮过,紫罗兰裙裾在风中凌乱,罗含烟坚决不松手,这是她唯一求生的机会。

黑雕一看不行,开始带着她匀速地在山谷中兜圈子,估计是另想计策。

果然不多时,黑雕另生一计,忽然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向山崖壁,到了尽头猛然刹车,剧烈的摆动让罗含烟向崖壁猛烈撞去,它这是要将她撞死!

太狡猾太狠毒了,罗含烟一经明白它的用意,立即躬身抬腿,快要撞上崖壁时,双腿用力一蹬,这缓冲避免了让她被撞成肉泥。

黑雕如此施为多次,罗含烟强劲的内力不仅没让它的目的得逞,反而使它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许是累了,它停止了这个动作,一飞冲天,向山崖飞去。

飞到崖顶,罗含烟果然瞥见竹笛公子一脸焦急地站在崖边。这又是一个机会,她骤然松开黑雕的双腿,运力向崖边纵跃,这一举动也是危险至极,稍有不慎便会坠落山崖。

从雕爪下纵跃不比坚实的陆地,她纵然使了全力,还是差了一点,没能踩到崖边便开始坠落。

罗含烟的心快要蹦了出来,脸色惨白,暗道:要遭,到底还是难逃一死。

电光石火般的一瞬,竹笛公子伸手抓住了她的右臂,正要将她拉上山崖,那黑雕气不过刚才被暗算,复仇而来,飞扑向罗含烟伸喙就啄。

紧急关头,罗含烟左臂急伸,衣袖蒙住了它的眼,又拽住了它一只脚爪,它一惊,急扇双翅,这一下,连带着把竹笛公子都带离了山崖。

竹笛公子慌乱中握住了它另一只脚爪,那黑雕此时身带两人,兼之刚才已经与罗含烟纠缠了很久,没了力气,于是尽管它拼命扇动两翅,还是不可避免地往下落去。

一雕二人,穿透重重云雾,不住地坠落。因有黑雕双翅的努力扇动,所以下坠变得缓慢,不那么危险。过了很久,罗含烟终于看见了地面,离地面越来越近,到了一个合适的高度,没有危险了,罗含烟对竹笛公子喊了一声:“跳下去!”

两人先后坠落。

罗含烟先松的手,刚滚落地面,翻过身来,竹笛公子也到了,恰好压到她身上,两张脸贴得那么近,他形状优美的唇轻轻从她面颊滑过,一阵酥麻从罗含烟心中流过。两人瞪大眼睛怔怔地望着彼此,心跳声响成一片。

突然一道阴影笼罩下来。

“不好!”罗含烟大喊,心头骤然一紧,眼眸瞪大。那气愤至极的黑雕又俯冲下来复仇。

罗含烟跟竹笛公子同时出拳迎击,打向它的头颅,那黑雕看见两人又伸手,心中有了惧意,唯恐再被二人拽住脚爪,那可是极难摆脱的。

它急忙止住,在两人上空盘旋了好一会儿,犹豫的结果是,冲他们叫了几声,悻悻飞走。

两人视线随着黑雕飞远,直到没入云层看不见,才长舒一口气,全身瘫软,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似的,罗含烟全身还在微微颤抖,止都止不住。

竹笛公子也是一软,趴在了她身上,鼻端萦绕着清冽的男子气息,耳边听闻他温热的呼吸,他的发丝散落于她脸颊之上,罗含烟很窘,伸手推开他并坐了起来,游目四顾,瞳仁突然放大。

竹笛公子刚翻身坐起,忽听林可岚一声尖叫,转身扑入他怀中,紧紧搂着他脖子,全身不住颤抖。

他一怔,抬眼望去,原来他们落在地势较高的一处坡顶,坡下四面黑压压的都是毒蛇,各个昂着头吐着信子向他们缓慢游来。

原来这是一处蛇谷,刚才突见黑雕落下,这些蛇吓得四散逃跑,及至两人落在空地上,黑雕飞走,毒蛇又渐渐聚拢来,想夺回被霸占了的地盘。

虽说罗含烟如今武功已非寻常,对付几条蛇还是不算困难,奈何这蛇太多,再说她跟其她女孩子一样天生怕蛇,这一景像自是吓得她浑身发麻。

怀中温软如玉的身躯犹自颤抖,香泽微闻。竹笛公子挑挑眉,一丝笑意自唇畔蔓延开来,黑眸中闪出一抹狡黠的光,他艰难地伸手自怀中取出一铁片,一小木槌,手不可避免地再次擦过紧贴的异样柔软,竹笛公子不由得心中一荡,半边酸麻。处于惊恐状态的罗含烟犹自未觉。

“罗姑娘,怎么了?”他凑近她的耳边,声音磁性低沉,眸光却异常温柔。美人在怀,我见犹怜。竹笛公子忽然心中升起一股愿望,希望永远这样将罗含烟揽在怀中,让她依恋自己,让自己好好疼爱着她。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一种情愫在萌芽,暗暗滋生,一经发芽就疯狂生长。

此时此刻,忽然觉得自己一心坚持追求的某些东西那么遥远不可靠,幸福这种飘忽的东西,怎样才算得到它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