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二十五、江湖往事
 
竹笛公子别有深意地看她一眼,沉吟了一会儿,视线落向天边飘渺的云,他轻轻地说:“这玉蝴蝶是百年前一位女杰,千里飞鸿叶琳珊的,百年前,这支玉蝴蝶震撼江湖,只要它一出现,准有一位恶贯满盈的坏人会得到惩处。这是叶女侠的信物,她武功高强,为人心高气傲,被当时的人尊为武林之首。”

“她结识了后来的上清茅山派第十一代宗师潘师正,那时的潘师正尚未修道,英俊少年,风采飘逸,很得叶女侠芳心,二人情投意合,相互敬爱。不过后来潘师正对道教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两人之间也常因意见不合发生争吵。”

“他们最后一次不知因何事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叶女侠愤而出走,从此音讯全无。潘师正自然各处寻找,再没能找见。于是他于隋大业中,遇见道士刘爱道,他们相见甚欢,跟他说:‘三清之骥,非尔谁乘之?’劝他修道,拜王远之为师。王远之将自身所知全部传授于他,然后与他去了茅山。后来又跟刘爱道迁居嵩山双泉顶,最后隐居于逍遥谷,潜心修炼,清静寡欲,与世隔绝。世人传他于永淳元年六月十六日上午无疾而终,终年九十八岁。其实我后来经过多方调查才知,他为了彻底避开俗事的骚扰,故意假死,随后在嵩山独自隐居潜修。因无意中遇见蓝飞,两人投缘,所以就由蓝飞自愿照料于他。”

“他虽然潜修了这么多年,也有了很多异能,算知叶女侠早已修仙东去。但他对于叶女侠依然情缘未了,因此见到这个玉蝴蝶非常激动。出于对叶女侠的深厚情意,他一定会对携带此玉蝴蝶的人格外关照。你只有能拥有高深的武功才佩得上叶女侠的玉蝴蝶,所以他定会助你,这对你来说是个极好的机会。”

“现在你来说说,我如此费尽心机的帮你,你要不要感谢我?”

架上的蛇肉早已焦香四溢,竹笛公子撕下一块递给罗含烟,自己也撕了一块咬了一口。

罗含烟吃到嘴里,很香啊,口水流了一嘴。尤其是饿了快两天,吃了满嘴的蛇肉真是感到幸福。

咽下了嘴里的蛇肉,罗含烟瞥他一眼道:“你怎么会了解得这么多?”

竹笛公子儒雅一笑:“我得到了玉蝴蝶之后,知道它不同寻常,就开始了解有关它的事情。其实玉蝴蝶的事,江湖中人大都听说过,毕竟百年之前离现在也不算久远得能湮没一切传说。你不知道,是因为你原本是朱门秀女,接触到的信息少而已。”

“那么你是怎么得来玉蝴蝶的?当时你告诉我是捡来的,我想,不会这么简单吧?”罗含烟好奇地问,又咬了一大口蛇肉。

竹笛公子眸光闪烁:“这个嘛,我告诉你我真是拣来的你又不信,那你想听到怎样的说法?”

罗含烟知他不想说,也不追问。她睫毛闪了闪,又想起另外一个问题:“你有了这个玉蝴蝶,可以说它是一个幸运物,自己怎么不留着?”

“你要弄清楚,千里飞鸿是女侠,我是男人,作为信物,它只能落在女人手里,这样潘师正才会认定是叶琳珊踏足尘世。我知道你还有问题,我帮你说了吧:为什么你不直接带我去找蓝飞?答:因为我想让你做黄山派掌门,因为有了玉蝴蝶,再有一身绝世武功,你得有一个相配的江湖地位才行。我是不是想得很周到?”

罗含烟清眸发亮,“嗯,果然想得很周到。只是为什么你不找别人,偏偏找我?我们之前素昧平生,你为何对我如此之好?”说时突觉言语不妥,不由得红了面颊。

竹笛公子深幽的眸子凝视着她,望着她的目光,变得几分迷离,被她艳红的面颊感染,不由得心突突地跳。

他挑了挑眉梢,敛住笑,认真地说:“罗姑娘,虽然在九华山我们是初遇,不过短短几天的相处,我对你深有好感。我想,这玉蝴蝶它也只配罗姑娘这样的人拥有,否则,天下之大,我之前还真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你说排萧仙子配拥有它吗?我这么费尽心机,姑娘你不会怪我不告以实情吧?其实,我真怕你拒绝。”

气氛不知怎么的,有了几分暧昧,罗含烟别开视线,只顾猛吃蛇肉,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突然她停了下来,抬眸问道:“诶,你既然一直都在暗中跟踪保护我,那为什么还会让我掉下山崖呢?”

竹笛公子无奈地一笑:“罗姑娘,我不是神仙,千算万算,总没想到梁羽虹会上嵩山来,也没算到你会跟她起了冲突。我是在嵩山脚下等你,算计着你该出来了,却总不见人,于是上山来寻,然后遇到了黄山派的三名弟子,也碰到了受伤的梁羽虹,总算知道了你的下落。当时我真是又急又悔,不知怎么办好。幸好幸好,你最终没事。”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房了罗含烟的左手。一抹宠溺的笑,一点点溢出,整个人就像被一团耀眼的光泽笼罩,漂亮得让她舍不得移开眼,痴痴地凝望着他。

他跳跃着火焰的眸子灼伤了罗含烟,她忽然警觉,手一抖,甩了开,别开视线。

自此二人不再作声,但流动于两人之间的空气有了些异样。

蛇肉吃完,两人围坐火堆。竹笛公子抬眸看了看她,忽然问道:“说说你的情况吧,怎么掉下悬崖竟没事,反而抓住了一只黑雕呢?”

罗含烟想想,真有些后怕,一想两腿就发软。她把自己掉下去的经过述说了一遍,说到紧要处,竹笛公子他眸光一变,心都悬了起来。末了他说:“真是好险,你差点就没命了,而且接二连三的。说来也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经历了这些后你现在还能好好地坐在这里。”

他此时心头隐隐泛着疼,说不清一种感觉,像怜惜,像自责。

罗含烟将复杂的目光敛下,唇边溢出一抹苦涩的笑:“也许我命不该绝,特意跳崖都不死,这回没有你接着我,我居然还能不死。不过此生,也许我会经历很多惊心动魄,受尽惊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