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三十、我们可以聊聊
 
这是一条翠绿色的竹叶青,它咬伤了人虽说中毒死亡者很少,但疼痛剧烈,还会让人恶心、呕吐、头昏、腹胀痛,他吃过它不少苦楚。

罗含烟跌到地上后,那些毒蛇均向她游来,爬到了她身上,毫不犹豫地咬噬。

疯狂之中,罗含烟本能地挥掌猛击,霎时间打死了十几条毒蛇,其它的便退到了几步远之外,形成一个圈子围着她,愤怒地吐信威吓她。

林一孔再看此时的罗含烟,颤抖着缩成一团,面上眼泪纵横,湿发凌乱地散布全身。

他同情地摇摇头:“唉,没用的,不管你打死了多少条蛇,你已经被咬了很多次,就等死吧,除非丁纪元想法救你。唉!对了,你是丁纪元的什么人?怎么穿着他的衣服呢?他的夫人死后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再婚,我明白了,你是他的相好吧?”

罗含烟不睬他,只是抱着双肩坐在地上抽泣。

林一孔有些幸灾乐祸地蹲了下来:“喂,小姑娘,这下你可以在这里陪我些时候了,我寂寞了三年,天天跟毒蛇打交道,连个正常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至少在丁纪元那小子来接你出去之前,我们可以聊聊。”

罗含烟慢慢抬起朦胧泪眼望着他,秀眉一拧:“丁纪元到哪里去了?我们昨天进洞时,我朋友曾喊:‘有没有人’你为什么不答?对了,这些蛇怎么回事?我门都打开了,它们为什么不逃?”

林一孔瞥了它们一眼:“它们都是丁纪元那个魔头训练出来的,只会盘踞在这室中,绝不乱跑。昨天我的确听到有人进洞,不过我以为是姓丁的朋友,不然还有谁能找到这个洞?我自然不会应答。再说了,我一直在静坐运气练功,也没功夫答理。”

他眸光微变,“听你的意思,你跟丁纪元并不熟识?丁纪元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山去采办些生活用品,昨天正是他出门的日子。你说‘你们’,难道不是你一个人在这洞里?那你的同伙呢?”

罗含烟想起竹笛公子,眸光暗了暗,秀眉不可自抑地蹙了蹙:“我不知道,我去下边洗了个澡,出来就不见了他,所以才找到了这里。”她上下打量他:“你被毒蛇咬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没被毒死?”

林一孔桀桀怪笑着,笑得跌坐在地:“想要我死?丁纪元哪儿那么容易放我去死!他还没折磨够我呢,而且他还想在我身上试药。这魔头轮番用各种毒蛇交互咬我,然后采来各种草药,配制成不同药方的草药来医我。如果无效,就另试药方。不然你以为我身上的浓疮是哪里来的?我身上还残留着多种毒素呢,我的脏器也受到损伤。那魔头都知道,他不断给我配药治毒跟受损的脏器,治好后又放蛇咬我,完了再治。”他长满浓疱疮的颊边噙着一丝苦笑。

“这些蛇啊,训练有素,它们并不随便咬我,只有丁纪元下令才咬。然而对于外人,它们又比护家犬更护家,谁闯入它们的地盘,它们就会狠狠缠斗。”

“啊!”罗含烟再尖叫一声,原来有两条毒蛇绕到她背后偷袭,在她背上各咬一口。她反手各抓一条,手上加劲,当场捏死,然后抡起来抡了三圈,甩到蛇群中,蛇群一阵骚动。

林一孔看出了问题:“咦,不对呀,你被数蛇咬噬,这么久了,怎么没事呢?没恶心吗?伤口没黑肿吗?”

罗含烟翻开自己腿上跟胳膊上的伤口,那些牙印居然在快速愈合,不黑不肿,倒像快好了。而且她没有丝毫不适,伤口既不痛也不痒。

她冷眸扫了一圈那些虎视眈眈的毒蛇,怔怔地抬起眼眸脱口道:“看起来这些饲养的毒蛇毒性并不强,似乎没能伤到我。”

林一孔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我可是被这些毒蛇害苦了,黄泉路上走了好几回,又硬是被丁纪元拉了回来。被这些蛇咬过之后,那就像经历酷刑一般,恨不得一头撞死自己才好。你怎么会没事呢?”

罗含烟回忆着:“竹笛公子喂了我一粒药,说是主人新研制的,莫非是这个原因?”

林一孔面色变了几变,盯着她上下打量,喃喃道:“你吃了能防蛇毒的药?”

他的目光有些狰狞,配上那副吓人的长相,及头上已经凝固的鲜血,真跟恶鬼无异,罗含烟被他看得浑身发毛。

突然,林一孔伸手向罗含烟的右臂抓来,双眸发出嗜血的颜色。罗含烟胳膊肘儿一翻,反手抓住了他的大手,他挣脱不得,那只铁手倏地抓向她的左臂,罗含烟右手往前一递,刚好将他的好手塞进了他的铁手中,她当即立起,闪电般跃向他身后,单手掐住了林一孔的脖子,怒吼道:“林一孔,你干什么?”

林一孔祈求地道:“好姑娘,让我喝一口你的血,以后就不用再受毒蛇的折磨了,就一口!”

想像着被这恶鬼般的家伙咬住她洁净的玉臂,罗含烟就颤栗了一下,好恶心!她掐住他脖子的手触手滑腻,仔细一看,一手脓疮,罗含烟吓得赶紧缩手,往后一跃,甩个不停。可她离蛇近了,听到嘶嘶的声音,再低头望着那些冲着它狂吐的蛇信,罗含烟没有那么强大的心脏,立时纵起一跃,从敞开的门口中掠了出去。

林一孔低吼一声:“小姑娘,别走,你叫什么名字?”

罗含烟站定回头,她一点点地抬起头,微红的眸直直地望着他,哑着声音说:“我叫罗含烟,我不走,难道伸臂给你吸血?虽然你身处毒蛇群中数年,受尽酷刑,比较可怜,但我也不至于用自己来救你,你好自为之吧。”她转身走去。

罗含烟还是各处寻找竹笛公子,他既没有从外边回来,也没在洞里各处。这可奇怪了,他在她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失踪!罗含烟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在不安中,她躺到床上睡了一晚,不理会林一孔时不时的喊叫。

第二天天一放亮,罗含烟又出洞去找,始终没有竹笛公子俊逸的身影,更没能听到他清越的竹笛声。她眉宇间覆着一抹纠结。

“会不会是出山了呢?”罗含烟拧了拧眉,暗自沉吟。她采了些果子回来填填肚子,想起了他们一起烤的香喷喷的蛇肉,还有迷糊中竹笛公子为她煮的热腾腾的鸟蛋,一阵眷恋之情油然而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