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三十三、释放魔头
 
生平从未杀过人,今天在愤怒跟求生的欲望下,将要杀死丁纪元,她眼见着他落向白云飘渺间,心头突突乱跳,有种恐惧感从心中滋生并泛滥扩散开来。

由此就抖了起来,“我杀了人。”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遍遍来回逡巡,止也止不住。她坐在枝桠上,抱住双肩,闭了眼,任眼泪流下,剧烈地喘息。想到竹笛公子已被人杀死,心就痛得难以招架。

良久,她才让混乱的思绪平静下来,“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而且竹笛公子死于他的手中,所以我杀他为竹笛公子报仇也不算大错。”她这样开导自己,渐渐觉得思维有了条理,心情也平静了一些。

凡事有了开端,后续再做就会顺理成章,所以以后,罗含烟在迫不得已杀人时,已经越来越没有了心理负担。

罗含烟俯身望了一眼没于白云中的山柱,再抬头看一眼快到中天的太阳,心里着急起来,她必须在天黑前想办法下去,否则黑夜来临,她的危险系数将会成倍增加。

正要找下棵松树拼着危险跃下去,忽然想起一件事。丁纪元被自己拉下悬崖,那么洞中的苍源鬼头将没了饭食,他不是被毒蛇咬死,就是被活活饿死。

想起那人的恶样,真是倒胃口,不过放任他不管心中又过意不去,他如果死了,还是相当于死在自己手中。

罗含烟几经犹豫,最终还是决定回去想办法放了他。

她运用轻功,小心地攀附着凸出的岩石跟树根,一点一点爬了上去,捡起被她丢弃的火把,用随身带的火石点烯,从出口再次进入洞中。

当罗含烟再次出现在林一孔的面前时,他身上的脓疱疮已经好了很多,疱小了些,流脓的已经大部分结疤,他看起来没那么恶心了。

林一孔则吃惊地盯着她。“你怎么又回来了?没找到路吗?”

罗含烟放下早已吹熄的火把,秀目清凛地盯着他。“我把丁纪元拉下了山崖。”她淡然道。

林一孔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敢相信地望着她。

“如果我走了,你就会被永远栓在这里,不管是饿死还是渴死,还是被毒蛇毒死,我都脱不了干系。我已经杀了一人,不想再背上你这条命,你现在已经够丑,如果变成真鬼找我,我会被活活吓死。”声音清清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你真的,杀了丁纪元?”林一孔结结巴巴地问,他想确认一下,他的对头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死在这个小姑娘手里?

“是!”罗含烟轻轻点点头,“我想放了你,可是你能跟我保证吗?出山之后绝不再害人,不吸人血?”

林一孔双臂一环,靠在了岩壁上,周围密密麻麻的毒蛇围成一圈对他吐着腥红的信子。他好笑地望着她:“不吸人血,我还叫林一孔吗?”

罗含烟神色一凛,紧紧地盯着他,望进他的眸子里去,双方无言对峙。

良久,罗含烟不发一言,转身就走。

“别走!”林一孔站直了,放下双臂,右手向她伸出。

罗含烟侧眸斜睨着他。

他泄气地辩解:“罗姑娘,你可以打听打听,哪一个被我吸血的人不是罪大恶极?再说,我需要人血练功。”

见罗含烟依然冷峻地瞪视着他,他瘦骨嶙峋的脸显得很灰败,“好好了,我答应你,绝不伤害一个好人行了吧?”

罗含烟转回了身,抱着包裹,抿唇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林一孔,为什么你一定要练这么邪气的功?很厉害吗?你以前吸人血还不是被丁纪元捉了来?有很多正派武功你为什么不学?”

林一孔盘膝坐在了地上,讨好地说:“林姑娘,实在是我先天中气不足,练别的功太吃力,也太慢,而这个,通过吸人血补养自己的亏空,我的功力进展很快。丁纪元之所以能捉住我,实在是我中了他的计。”

罗含烟往前走了一步,很不以为然地阖了下眸:“这还是太邪恶了,你可以吸食动物的血替代啊。如果你执意不肯向善,我也没办法帮你,因为放你出去,就等于对别人作恶。不管被你吸血的人是否罪大恶极,你这种练功方式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林一孔无奈地垂下头,良久方说:“好吧,我答应你,此后不再吸食人血,请你放我出去吧。”

罗含烟松了一口气,来至石室门口,扫视一眼拴在他脚上的铁链,眉头拧了又拧,全钢打造,极为结实,她要怎样才能弄断它呢?

林一孔一眼扫到她的腰间,眉眼笑开:“你拿了丁纪元的这把佩刀是极利的,你用它砍凿墙壁,只要把深嵌在石壁中的钢筋取出即可。我出了这座山,可以到集市中找铁匠铺砍断这铁链。”

罗含烟俯身看向自己腰间的佩刀,眸光闪烁着一丝不确定,双唇微抿着。犹豫了一下,将它抽了出来,递给林一孔,她可不想在毒蛇群中做事。

林一孔会意,一笑,接了过来,自己亲自去墙边凿那嵌入的钢筋。毒蛇们显然现在还不在咬它的时间段,任他活动,并不攻击。

岩壁不断有碎屑飞迸,间或有火光迸射,那刀真的够利。罗含烟耐心地在门外等候。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墙面已经有了杯子那么深的凹孔,林一孔伸手试了试钢筋,觉得能拔动了,于是深吸一口气,突然暴喝一声,猛地一使劲,拔下了那根钢筋。他瘦削的脸上露出了开心之极的笑容。

在他那张瘦得近似骷髅的脸上,那笑容愈发诡异。

她的眉梢挑了下,没说话,又将目光收回不去看他。

林一孔试着走出那扇门,小心翼翼的,三年来第一次踏出这道门,心潮澎湃。他一旦走出,群蛇立即向他游来,狂吐蛇信。林一孔以极快的速度关上了那扇门,门上的很多通气孔极小,蛇出不来。

他对内狂笑着:“哈哈,饿死你们这些毒物,你们再也出不来了,不能再欺负你鬼头爷了!哈哈哈哈!”他仰头狂放地开怀大笑。

罗含烟纤手向他一伸:“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