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三十四、一起走
 
林一孔止住了笑,转身向她望来,目光在她清丽的脸上流连了一会儿,伸手将刀递给了她。

“我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错。”罗含烟把刀收回腰间,面目冷峻,没有一分喜色。

“你没有做错,我保证。我苍源鬼头虽不是什么好人,但我绝对是记恩的,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大恩人。”他驱前几步,俯身热切地说。

罗含烟垂下眸子,漠然转身,边走边淡淡地说:“我不要你记什么恩,只要你出去后不伤人就好。”

林一孔跟着她,比手划脚地说:“我保证不伤好人,你总不能要求我,在别人伤害我的时候我不准自卫吧?”

罗含烟不睬他,继续向右走。

“你这是上哪里去?”林一孔快走几步,挡在了她前面,对上她微冷的眸。

她敛下眸色,清声说:“出山。”越过他就要往里走。

“从山崖顶端吗?你又不会游壁神功,怎么下去?”他在后边大声说。

她倏尔停下,回眸,“那你说我还能怎么办?难道还有别的路?”

林一孔倏尔轻笑几声:“如果你不是太着急的话,我们其实可以不必那么太冒险。”

“我们?”罗含烟诧异地问。

“我跟你一起出山。关了三年了,该好好放放风了。”林一孔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罗含烟眸光暗下,无言,转身,迈步离开。

林一孔叮叮咣咣地追了上来:“诶,怎么不跟我一起走啊?好歹多个人多点安全感啊。”

听到他嬉笑的样子,罗含烟抬眸打量他,清声:“你认为我在忽明忽暗的洞中,身边跟着一个喝人血的,满身脓包,身似骷髅的鬼头,会更有安全感吗?我怎么觉得更接近鬼门关呢?还不如让我自己摔死在悬崖下算了。”

她越过林一孔,径直向洞深处走去。

林一孔眸光闪烁了下,拖着铁链再次拦在她面前,好言好语地说:“罗姑娘,你是我的恩人,我苍源鬼头对恩人向来是极为敬重的,从此以后我会尽力帮你实现你想做的事。眼下,我知道你很想出山,所以我必然尽力帮你安全出山。哪怕晚几天都好,但一定要安全。如果我的恩人死了,我还怎么报恩?如果你嫌我长得难看,不如我全身罩一块床单,只在眼睛那里挖两个孔,这样你就看不到我的相貌了。”

他说着,真的快速跑去外洞床边,迅速扯下那条碎花床单,从头罩到脚,然后在眼睛那里用手里的钢筋捅破两个洞,肩膀处也撕裂两个大洞,然后跑回罗含烟身边。

“怎么样?罗恩人,这样子不吓人了吧?”

罗含烟看着他怪模怪样,不由得笑出声来,这样子虽然滑稽,还真的不那么可怕可厌了。

她秀眉紧了又松,犹豫的目光变得有些不确定。

良久,她舒展眉头说:“你不用报什么恩,我救你也没想着要你回报。不过,如果你还知道其它出山路径的话,我们结伴出去也好。”她的语气温和了许多。

罗含烟答应了,林一孔裹着床单蹦了起来,开心得像个孩子。

“奥,太好了,咱们一起从地下水潭那里找找看,上面那条道我去过,上到顶端就没了路,最后被丁纪元抓了回来。他是可以下去,咱们就太危险了。地下水潭向洞深处流去,我想可能那是一条通道,虽然从没走过,不妨一试。”他大献殷勤。

罗含烟蹙眉:“可是,如果那条路不通,我们岂不是白耽误很多时间?”

“耽误时间总比跌下悬崖要好吧?就这样定了。我们先去拿点钱,再准备些火把、野果、鸟兽什么的,然后出发。”他果断向外洞走去。

罗含烟跟了上去:“其它的倒罢了,只是哪里有钱?”

“这满洞夜明珠,你就该知道丁纪元多有钱了吧?不过咱们也不去拿夜明珠,外洞的旁边还有个小室,里边有很多宝贝。”他头也不回地边说边大步走去。

罗含烟跟着他走进另一个小室,里边也有些柜子,不过柜子里装的不是药,拉开来耀眼生辉,竟是很多金银珠宝。

罗含烟眼睛都瞪大了:“他哪儿来那么多钱?”

林一孔忙碌地大把大把抓金银宝贝,全用衣襟兜着,并说:“这样,我们出去后就不愁吃穿了。”

罗含烟见他抓个不停,蹙了下眉道:“别太贪财啊,差不多够用就行了。”

“好好。”他又抓了一把,兜着到外边,在衣柜里找了块布包了起来。随后他们就去外边找野果、打野鸡、野兔,回来后能煮的都煮熟,野果包好,然后两人又找了些食物大吃一顿。

一切都准备好后就向地下水潭出发。铁链在地面摩擦的声音在空洞的洞内回响,伴着潺潺流水声。

地下水潭的大厅很大,四壁有夜明珠,不过他们顺着水流走向内洞深处后,就再没有了夜明珠,四周一片漆黑。好在他们准备了很多火把,于是点了起来。

“你不是说洞里有好几条通道?怎么就只知道通向上边的那一条?”罗含烟边四处观察边问。

林一孔干笑了一下:“嘿嘿,其实我是听丁纪元说的。我只在那次能脱身后没让他发现,暗中跟踪他,发现他常来常往的就只通向上边那一条,后来逃跑不成被他捉了回来。这也是他跟我炫耀时说的,他会游壁神功,能以最短的距离往返洞内洞外。”

“别的通道我不知道,我曾四处探查过,见过这个地下水潭,我猜想,水既能流通,就很可能会有通路,也许能出去。这要比上边那条安全多了,要不然当初我也不会因为困于悬崖上被他捉了回来。”

火把在漆黑的洞中忽明忽灭,身边跟着一个状死骷髅的男人,虽然裹着床单,但只要想一想床单下的形体,够渗人的。这里极为寂静,除了叮咚的流水声,就是两人的脚步声,及铁链拖地的声音。

洞内忽而宽敞,忽而逼仄,有时洞小到要从水面上几乎爬着过去,四肢撑着两侧潮湿的岩壁慢慢挪过去。罗含烟几乎没有信心再走下去了,认为是徒劳的,但林一孔竭力劝她,不到真的实在走到了尽头不停止,否则上边那条路几乎是自寻死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