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三十七、风穴寺
 
看到众僧横七竖八地坐在院中念经,“发生了什么事?”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的他左手捻着佛珠疑惑地问。

老禅师一出现,大家的念经声停了下来。

“贞禅师,不好了,有鬼!”一众僧人指着门口给他看。贞禅师抬眼看去,黑暗的背景中,晚风吹得四围柏林呼呼作响,而眼前赫然是一只索命鬼上门!

就算定力深厚,老禅师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也是吓得倒退两步,差点没摔一跟头,“哎呀!阿弥陀佛!”他颤巍巍地收回视线,左手以极快的速度紧捻念珠,赶紧阖目念经,白眉白须微微有些颤抖。随后低着头声音不稳地说:“请问二位施主到我风穴寺来作甚?”

见老禅师也被吓住了,罗含烟脸色就暗了暗,又瞪林一孔一眼,后者昂着头偏过一边,眼睛一翻,置身事外。罗含烟歉疚地面对老禅师双手抱拳深施一礼:“老禅师受惊了,我们二人是特来借宿的,我旁边这位林兄虽然丑点,可是他不伤人,众位师父不必害怕。”

林一孔配合地给个大大的笑容,那双沿着眼眶深陷下去的骷髅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攫取的光泽,笑得比不笑更加怵人。

贞禅师定住乱蹦的心跳,缓缓抬起头来,再次望向林一孔,被他的笑吓了住,心说这人岂是丑一点,简直是太丑了。不过听了罗含烟的话,到底定力比别人强,他的思维也转了过来,明白来了两位客人。

出家人慈悲为怀,他勉强挂上了笑:“原来是远客来临,请进!”他侧身手向内一伸,同时示意众弟子起来。他苍老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慈祥,令人感觉很舒服。

“多谢方丈。”罗含烟行礼的同时抬眸向他望去,两人眼神瞬间交汇,只此一眼,罗含烟就断定此老是一位极睿智极慈悲的得道高僧。

他的苍老眸,异常明亮,有种能够洞悉的犀利,却又意外的祥和温柔。

她对他一笑,跟林一孔双双进入山门内,林一孔大大咧咧,并没有周到的礼数,当他从身边经过时,僧人宗本很不爽地皱起了眉头。

林一孔似未见到,叮叮当当地拖着脚链踱着悠哉的步伐过去,东张西望,欣赏此寺的风光。

很多道锐利的视线向林一孔射过来,林一孔只当看不到。全寺僧人只有老禅师始终挂着慈祥的微笑,待客以礼,祥尽地给他们介绍着本寺。

风穴寺全寺分前后两进院落,头进院包括山门、天王殿和前殿,二进院为中佛殿、东西配殿及后面的毗卢殿。东侧是地藏王殿和观音阁,西侧是钟楼和藏经阁。

他们借着僧人提着的油灯简单游览了一遍,看到观音阁前有清澈的水池,阁后峭壁上长着大片竹林,竹林下有清泉汩汩流淌。煞是可爱。

见罗含烟爱这清泉,惠明介绍说:“这是龙泉,甘甜爽口,我们寺里的僧人都喝这泉水。这山上长满了麦饭石跟何首乌,可惜僧人剃发,用不上了。”

罗含烟笑道:“即使不为乌发,这些药物也可以用来提高抵抗疾病的能力,补益精血,润肠通便。这叫风穴寺是吧?真是清修的好所在啊。”

罗含烟不俗的外貌及文雅的谈吐赢得了大家的好感,僧人宗本道:“还好。你们来的路上有没有注意到还有个破败的小寺?那是创建于北魏时的‘积香寺’,因为此地满山野花芳香浓郁,而且天上有‘香积佛’居于寺内,‘香积寺’由此得名。后来由于兵乱破败,这才改在这里建了风穴寺”

罗含烟点头:“原来如此!请教此处美丽的山谷叫什么名字?”她不由得对这寺庙更加敬重。

“这里是白云湾山谷。”一位僧人抢答。

“名副其实,果然很美。白云湾群山环抱,极为幽静啊,真是清修的好所在。”罗含烟赞叹不已。因为众人害怕,林一孔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跟着,众人也有意无意间与他拉开一定的距离。

贞禅师点头道:“的确是风水宝地,这也是老衲常驻此寺的原因。寺北最高的山峰是紫霄峰,峰顶建有古城堡、玉皇庙。紫霄峰两侧,紫云峰、纱帽峰、香炉峰、石榴嘴峰等9座山峰逶迤相连,都朝向白云湾中这一风穴寺,是九龙口之地。寺院周围层峦环拱,状如莲台,真是“九龙朝风穴,莲台建古刹”,是难得的风水宝地。”

他的话语中饱含对风穴寺的热爱之情,而他本人也周身散发出独特魅力,征服了罗含烟。

“我们贞禅师还亲手洒了无数柏树籽在山上呢,现在漫山遍野的柏树,等它们都长成合围的古树时,这里就更幽静了。”惠明抢着答。

罗含烟对贞禅师越发敬仰。

贞禅师请二人在配殿坐下来,问两人来自何处,林一孔询问地望向罗含烟,罗含烟不想说得那么复杂,只浅浅一笑道:“我二人进嵩山赏玩,不想迷了路,天色已晚,因此借宿,没想到竟有缘参谒这禅修之地。”

贞禅师慈祥的眸透着能够渗透世间万物的睿智,他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叫僧人给二人准备斋饭。

天色已晚,罗含烟虽知僧人殷勤好客,也不便太过于打扰,因此笑着摇手道:“就不打扰了,我们还带了些山果。”她指指包袱,那里仅剩了一点浸水的果子。

和尚们还是给他们端来了糕点跟水果,他们随便吃了点就由僧人在配殿中安排了一间房给两人。

一切都归于寂静后,罗含烟他们的房间熄灯关门,罗含烟黑暗中坐在床边,目光倏尔有些呆滞。

透过窗中射进的天光,躺在另一张床上的林一孔依稀见到她坐着不动,懒洋洋地打个吹欠,含糊不清地说:“罗恩人,怎么还不睡?好久没睡过床板了,我都三年多了吧,真舒服。”

罗含烟秀眉挑了起,睨他一眼:“让我怎么睡?跟一个男子,还是你这样的小鬼头共处一屋,我怎么能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