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四十二、你走吧
 
那之后,贞禅师已经失去了心跳,面容却慈祥如生。林一孔看着面前逐渐冰冷的遗体,眸色有几分狂乱,所有的惊恐都一股脑地朝他袭来。

他就这样杀了贞禅师,这是个佛学造诣高深,一心想渡尽众生的善良的人,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做了这样的事。但是没有时间给他用于震惊或忏悔,晨课时间要到了。

在僧人起床出门取水前拿着他的铁手跟钢筋铁链出门,仔细关好房门,悄悄回屋,罗含烟还香甜地睡着。

他边体会着身体迅猛地变化,边安装自己的铁手,而众僧随后赶来。这便是事情的起始。

“真是你杀了他!”罗含烟静静听完,喃喃地说,眼神空洞,双眉始终都是紧锁着,久久也没能从这个震撼中回过神来。她只觉全身一阵阵冰凉,手心里都已经攥出来了冷汗。

林一孔垂下了眸,少有的一丝愧疚出现在他骷髅似的冷酷的脸上。

“我后悔放了你,你这个恶魔!该死的是你,而不贞禅师!”罗含烟脸色泛白,咬牙切齿。她的脸庞,开始微微扭曲着,眸中的狂乱愈来愈甚。

林一孔倏地抬起了头,有些僵滞的眼眸,一点点朝她望过去:“可是,贞禅师说过,他的寿数已到,即使我不去找他,今晨他也会圆寂。”他极力辩解。

“但是是你杀了他!我要给他报仇!”罗含烟怒,伸掌砍向他的咽喉,掌夹劲风,异常凌厉。

林一孔微微后仰,铁手向她的手腕抓来,同时另手向她胸口拳击过去,他的拳虎虎生风,与昨天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逼得罗含烟缩手后跃。

林一孔正色道:“罗姑娘,你救了我,我会一辈子记恩,但是不包括你对我生命的支配权。贞禅师的事我是有愧疚,不过是老禅师自己愿意把血给我的,我感激他,目前我却还不想死。我现在的鬼府神功已到了第七层,保命是够了,我不想跟你翻脸。”他的唇角冷酷地勾起

罗含烟不管不顾地再次冲过来,两人在狭窄的山路间激斗在一起,险象环生。虽是一场恶战,林一孔大多数时候是只守不攻。

罗含烟咬了咬牙,加紧攻势,她后悔不已,如果不是自己把这可恶的鬼头放出来,贞禅师就不会遇害,自己也不会一辈子心有不安,她发誓要亲手杀了鬼头替老禅师报仇。

霎时间,林一孔全身都罩在了罗含烟的掌风之下,她排山倒海般地吐出内力,将林一孔冲击得站立不稳。瞅准时机,罗含烟左手疾伸再锁他咽喉,林一孔看看无法躲避,立即怪眼圆睁,脸胀血红,周身散发出一波又一波阴冷气息。

罗含烟知道他运起了鬼府寒功,此时手已触及他的脖胫,那肌肉忽然坚硬似铁,触手伸寒,一股凉麻之气穿透手指就要往上游走。

罗含烟一惊,知道不好,陡地撤回,运起内力将凉气逼出。

乘此间隙,林一孔突然甩起地上的钢筋铁链,向罗含烟头部扎来,逼她退开,罗含烟使出一招电击飞鹰,快捷地伸手抓住钢筋,用力拉扯,林一孔站力不住,倒在地上。

“去死吧!”罗含烟眼含痛泪大喝一声,跟着钢筋向他胸口飞扎过去。

这一次,罗含烟不用触碰他,眼看他必死无疑。

“当!”极清脆地一声响,林一孔用铁手荡开了钢筋,他两手推向罗含烟,一张鬼脸再次胀红,寒凉之气倏地袭来,那只铁手顷刻间染上了白霜,在罗含烟跟林一孔之间竟然凭空渐渐滋生出一整面薄冰,兹兹作响,越来越明显。

罗含烟脸色骤变,她知道这是林一孔推出的寒气冻结了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冰。他的功力已如此之深,正是因为不愿伤害罗含烟,才凝而不发,让两人面前出现一堵冰墙,如果他急催这股寒气迅猛袭来,自己会怎样还真不好说。

林一孔就保持那个姿势,一双阴鸷的眸锁定罗含烟。

罗含烟与他对视,一股暗流在汹涌起伏,谁也不知下一秒会怎样。

突然,林一孔躺在地上出声道:“罗姑娘,你是我的恩人,这个我会记一辈子,因此我永远不会伤你。贞禅师是自愿把血送我,他自己寿数已到,所以不能完全算我谋杀了他。”

罗含烟内心激烈斗争,眼中情绪变了又变,最终慢慢后退,紧张的氛围慢慢消弥。他们之间那堵薄薄的透明冰墙哗啦一声坠地粉碎,林一孔站了起来。

“多谢罗姑娘不杀之恩。”他微微躬身沉声道谢。

罗含烟望着他,凝重的脸色被悲伤覆盖,眸底情绪波动很大,暗流涌动,咬了下唇,倏地转过身去站在路侧。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她背对着他,嗓音有丝沙哑。

林一孔阴鸷的眸光直抵她的背影,胸膛剧烈起伏着,想说什么,但见她僵硬的背姿呈现出明显的拒绝与冰冷,他的眼眸在一点点下垂,缓慢而沉重地从她身边走过,头也不回地向远处走去。

罗含烟慢慢溜了下去,坐在路边任眼泪肆意流淌。从林一孔的叙述中,她被贞禅师的高风亮节所折服,这样一位高德老人却因自己带来的人而死,在她心里,不异于自己亲手杀了他。愧疚无以复加。

哭了大概一个时辰,罗含烟才又起身,慢慢沿着小路向外走去。

她不知现在该往哪里去,安阳哥哥也不知道在哪里。忽然想起潘师正前辈,罗含烟打算去看望他。

来到逍遥谷,已是人去屋空。罗含烟再去找蓝飞,蓝飞告诉她,潘师正去西蜀游历去了。而他自己正不知为什么事心烦,懒得说话。罗含烟不便再打扰蓝飞,想了想,决定去西蜀找潘师正。她认为潘师正很有些通神,该能指导一下自己,或许也能让他算算上哪里去找她的安阳哥哥。

蓝飞在她临行前告诉她:“潘前辈早于九十八岁那年,让世人以为他已仙逝,随后便隐居不再履足尘世。此次出山,潘前辈嘱咐我等,不可向外人提及他,他不想惊动世人。”

罗含烟谨记在心,告辞向西南而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