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四十三、荔枝惊魂
 
在西蜀没能找到潘师正,罗含烟很郁闷,后来就想,潘师正是隐士一流,除非有缘,平常人是很难找到他的,不如直接找安阳哥哥。长安是繁华之地,安阳哥哥说不定会去长安。

这一日,男装的罗含烟买了马,出了西川走在子午谷上。这条路,天宝元年玄宗曾颁旨修整过,是最繁华的一条驿道。

关于这条道路,罗含烟也有所了解,知道它开辟于秦代,在“刘项相争”时期,刘邦被迫前往汉中就任汉王,正是从子午谷通过,道路的艰难激发了汉军士兵对抗项羽的决心,最终,他们杀回汉中,夺取了天下。

三国时,蜀国大将魏延曾建议从子午谷出奇兵,直下魏国首都,由于子午谷难测的天气跟艰险的地理环境,此计划被诸葛亮否决。

东晋的的桓温伐前秦,偷渡子午谷,结果还没出谷就中了秦军的埋伏。所以这条道路以难行著称。不过自从玄宗下令修整过后,它已经成了一条快速通道,从涪州到长安仅需要七天。

秦岭之中的这条长长的石梯和石板铺成的道路,蜿蜒曲折,两侧大山怪石嶙峋,古柏参天。罗含烟骑马行走其间,一种沧桑感油然而生。也不时有其他人骑马或赶车往来经过她身边。

突然身后马蹄声大作,一骑马由远及近,马上人远远地大喝:“前方人闪开!”

她急回头,见一匹马如飞奔至,马喷着鼻息,背上放着一个大木箱,不知装着什么东西。马上的人军人打扮,但衣衫褴褛,半湿半干,神情狼狈。

眼看就要撞上她了,罗含烟急提马僵,马人立而起,避于路边。那马奔过去后她才放松僵绳,马蹄落地,就那么电光石火的一瞬,她似乎看到马上一脸着急的青年军人像是她的安阳哥哥。

这一想法让她兴奋得颤抖,她的心开始狂跳不止。

“安阳哥哥!”她朝着马上人的背影大喊一声,马背上的人只是背影僵了一下,并不停滞,急甩马鞭催马狂奔。

眼看这马疾飞如电,就要去远,路上行人惊叫闪避,罗含烟急得快哭了出来,催马就追。

在远方转角处,那人再抽一鞭,马负痛长嘶,转弯时差点跌落悬崖,幸而拦马墙挡住,然而马失前蹄,突然跌倒在地。马上的人跳下地来,拽着马缰着急斥骂,却再也提不起来了。罗含烟赶到,发现马已口吐白沫,累死在地。

那男人带着哭音还在拽马缰:“快起来,你这畜生!要来不及了!”

罗含烟仔细辨认他,那张帅气的国字脸,浓眉大眼,虽因劳累和汗水而蒙尘,身上还有血迹,但她绝不会认错,就是她的安阳哥哥!她的眸中绽开了一抹鲜亮。

她上去拽他的胳膊:“安阳哥哥,你怎么了?马已经死了,你还拉它作什么?”

那年轻男人甩开她的手,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疯狂地转向她吼道:“你这少年管什么闲事?我给皇家运送荔枝,每二十里换人,还差三里路就到驿站了,这马却死了,耽误了时辰,荔枝败坏,我可吃罪不起!”显然他已经累得不轻,已经头脑混乱了。

罗含烟已经大概弄清了事情的脉络,她银牙一咬:“安阳哥哥别着急,我帮你。”

她俯身从那死马背上卸下木箱,搬到自己的马背上,翻身上马。

那年轻男人仰脸感激地望着她:“谢谢你,请抓紧时间,到前方驿站就会换人换马。”并递过火牌。

罗含烟谨慎接好点头:“好,我在那里等你。”她说完扬鞭催马疾奔而去。

终于到了前方驿站,那马已经累得呼哧呼哧的了,接应的人中的军官模样的一见她就毫不留情地训斥:“就剩你一个人了?怎么这么迟才到?荔枝坏了,皇家怪罪下来你有几个脑袋?”并伸手向她要火牌。

这么要紧?罗含烟低头不语,不愿生是非,递过火牌后把马牵到石制饮马槽边饮马。那帮军人没时间跟她口舌,办好手续后把火牌还给了她,搬过木箱之后个个翻身上马,快马加鞭,绝尘而去,一刻也不耽搁。

他们走后,罗含烟将马拴在驿站路边大石做的拴马桩上,向来路张望,那青年迟迟未到。

突然间暴雨降临,刚才还是情空万里,这天气的变幻无常,罗含烟在这子午道上已经领教过几回了。

她赶紧进入驿站避雨,负责驿站的军人给她倒了热茶,跟她道声辛苦。

“小兄弟辛苦了,运送新鲜荔枝是十分紧急的事,弄的不好,延迟了时间,荔枝坏了,皇家是会怪罪下来的。在子午谷上已经累死过好几个人好几匹马了,小兄弟你真强健,居然神色很好。喝点茶好好休息休息。”那人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罗含烟含糊地点头称谢,心里还有些糊涂,送荔枝是什么紧要的军国大事吗?这么要紧?

驿站内别的人也过来问了她一些送荔枝的情况,她或点头,或摇头,不答。

驿站内的人见她沉默寡言,便各自聊天做事,不再跟她交谈了。

等了一顿饭的功夫,外边雨过天晴,天边挂起了一道彩虹,山间有几股小型飞瀑流下。罗含烟在门口张望了好几回,眼眸被一种急切的情绪充斥着。终于见到那青年蹒跚走近,再仔细辨认,的确是她的安阳哥哥。

此时他更加狼狈,被雨淋得湿透,脸色潮红,显然发烧了。

“安阳哥哥!”罗含烟急忙跑出去扶着他进入驿站,他则道了声谢,侧头打量她:“恕在下眼拙,阁下是?”

罗含烟想起自己是男装打扮,于是抬起清润的水眸,凝视着他一会儿,微笑着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是含烟啊,罗含烟。”

他无力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刚要喊出来,罗含烟一根纤指竖在唇前,“嘘!”他便闭了口,满眼的不可置信。

罗含烟扶他坐下,亲自倒热茶给他喝,向驿站人员要了些姜片给他泡红糖水煮。由于他身上带血,罗含烟又紧张地检查他哪里受伤了,还好他没有受伤。

对于眼前的情景,驿站的人见怪不怪,不多时就捧上了姜糖水,罗含烟喂他喝完,他又找地方换了自己包裹中的干衣服,洗了脸,精神好了很多,驿站的人才过来跟他搭话,他说起了路上的经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