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四十四、去长安
 
陆安阳撑着有些昏晕的额头对围着他的人说:“我是陆安阳,负责运送此一程荔枝。不想在竹筒沟,保护我向朝廷进贡荔枝的马队遭到匪盗抢劫,与他们好一场恶战,劫匪实在太凶悍,我们死伤好些兄弟,鲜血染红了石板路。大家拼命保护我冲出重围,其他人十有八九都战死,哎!”他痛苦万分,抬手抹了抹潮湿的眼睛。

“在路上,我已经向驻军求救,看看能不能救回来几位兄弟吧。由于大战一场,路上又淋了几场雨,这期间仍然马不停蹄,最后人困马乏,马给累死了。别说是马,我都快死了。”他抬起疲惫的眸,对驿站官员道:“如果不是遇到这位兄弟,我就没法完成运送荔枝的任务了,是他帮了我最后一段路。”

此时又来了些其他路人,拿着别的令牌,驿站的人去招待他们。

罗含烟把火牌还给他,奇怪道:“安阳哥哥,荔枝很难保鲜,就算你们快马加鞭,恐怕到了长安也坏了吧?”她身体前倾伸手探了下陆安阳的额头,还好,没那么烫了。

那绵软的纤手一触上陆安阳些微有些粗糙的宽广额头,他呼吸明显一滞,抬头凝望着她,眸光轻微闪烁了下。罗含烟脸颊倏尔通红,连带指腹都燃烧起来一样,激起了心底的颤栗。

他们同时感觉到一阵心跳加剧,罗含烟直直望进他墨黑如玉的眸子里去,僵持了一瞬,忽然撤了手,坐回了椅子里,目光一时不知往哪里安放。

一阵令人不安的静默,陆安阳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一仰头全灌了下去,这才慢慢回眸,平淡地看向她:“我们把荔枝带叶密封在竹筒中,装进大木箱,以最快的速度运送至长安,就是说每隔二十里在驿站换人,六十里换一匹马,日夜兼程,保证在七天七夜的时间内把鲜荔枝送到长安。如果不这样,不能讨得杨太真欢心,皇上盛怒之下,我们项上人头还能保得了吗?”

“杨太真?”罗含烟更是迷惑。见她一无所知,陆安阳不再说下去,而是站起身来道:“我得去长安交差,你要不要一起走?”他直视她的目光,有丝复杂。

罗含烟自然愿意,只要跟安阳哥哥在一起,她就幸福得不得了。她隐然觉得,这次见到的陆安阳,跟以往有了些不同,哪里不同,她说不上来,也许是太久未见,有了些生疏吧。陆安阳眉梢悄然抬起,眼眸微动,脸颊上漾起一抹困惑。

他先找地方沐浴了一下,毕竟身上又是淋雨又是出汗,粘腻得要命。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出来的陆安阳俊美无匹,恢复了罗含烟心目中的安阳哥哥一贯的形象。

完了以后,凭借火牌陆安阳在驿站牵了匹马,跟罗含烟一起出发,并辔而行。

只有两人了,陆安阳拧眉侧头问道:“含烟,你怎么在子午谷?我听说你在九华山跳下了悬崖,痛不欲生,这才离家出走,没想到你还活着。”

罗含烟幸福地望着他,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笑:“安阳哥哥,我命大,几次死里逃生,说明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所以上天都不许我死。关于我的经历,真是太离奇了,我这次来到子午谷就是为了寻你。”

她简要地讲了自己的经历,听得陆安阳目瞪口呆。末了她说:“安阳哥哥,能见到你太好了。对了,你怎么会送荔枝呢?朝庭要个荔枝怎么好像比军国大事还要郑重?还有,那个什么杨太真是怎么回事?”她一口气把心里的疑问都说了出来。

一抹无奈的笑浮上陆安阳的嘴角,漆黑的瞳眸扫过她一眼:“我离家后正碰上征兵,当时正心头烦闷,就一赌气作了军人,是新任平卢节度使安禄山大人的手下。如今安节度上了长安见驾,此次运送荔枝也是安节度向皇上要来的任务,这任务派给了我。想来大人是想讨皇上跟杨太真的欢心。”

马蹄声得得有节律地响动,现在行人稀少,雨后空气清新,树叶青翠,两侧高大的柏树上偶尔会有水滴落在两人脖子里,清凉之意透过全身,罗含烟时不时摸一把。树叶外的蓝天碧蓝如洗,白云悠悠。

这样悠闲的心境很久都没有过了,长期处于忧郁跟紧张的状态中,此时心身如此放松,身边走着渴盼已久的人,不管他说些什么,无疑都是最动听的声音。

罗含烟清澈的大眼睛紧盯着陆安阳认真地听。说到杨太真,她问道:“那么杨太真究竟是怎么回事?皇上的妃子吗?一个妃子这么大派头,耗费这么大人力物力就为了她想吃荔枝?”

陆安阳扫了她一眼,眉峰拢了起,摇了摇:“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杨太真小字玉奴,太真是她的道号。那女子真是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可说是当今天下第一美女。”他的身体随着马匹的前行而起伏,眼望前方虚空之处,双眸放光。罗含烟听着他的溢美之词,看着他的脸色,心里有种异样的酸涩。

“你见过她?”她酸酸地问。

陆安阳没有发觉她的异样,笑笑说:“我哪里能够轻易见到她!都是听来的,她的事已经满城风雨。此女之前曾是寿王妃,后受令出家做女道士。如今皇上与杨太真的关系日益密切,听说她爱吃新鲜荔枝,颁旨在涪州建优质荔枝园,修整涪州到西安的道路,也因此为她重修子午道,从涪州置专驿,换人换马不换物,接力快速传送,这是一条专供荔枝运输的驿道。我们日夜兼程,每二十里换一个人,六十里换一匹马,要保证七天七夜内把新鲜荔枝送到长安。”

他目视前方,眉梢略一提起,“皇上费这么大人力物力就为博杨太真欢心,看样子离她被召令还俗并策立为妃的日子不远了。安节度一定是看好今后杨太真会被专宠的前景,提前讨好于她,以得皇上重视。所以主动请缨,负责派兵运送新鲜荔枝,这次我就被派了来。”

罗含烟目光暗淡下来,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听说皇上极英明睿智,韦后乱政时,他起兵诛灭韦氏及太平公主,稳固大唐天下,用良臣,革积弊,开元年间政治清明,经济得到发展。现在看来,他为了美色能做出这些荒唐事,只怕天宝前景堪忧。还有你们的安节度使,一心想着如何巴结皇上跟新贵,只怕也不是贤良之人。”

她眸光微变,心里涌起一阵失落。她其实没说的是,安阳哥哥跟着这样的人混,前途怕是不会太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