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四十七、繁华长安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怎么穿着跟长相这么怪异?”罗含烟暗问陆安阳。

他似乎习以为常,风轻云淡地道:“这里有回纥人、龟兹人、吐蕃人、南诏人和来自各国的使者、商人、留学生等,既有来朝觐、学习的,也有各国商人。西市那边外国商人的店铺最多,他们经营有珠宝店,药材店等等,有很多中原不常见的异域风格的东西。波斯人的酒店里,还有胡姬歌舞呢,很好看,改天带你去。”

罗含烟目不暇接,悄然指着一群骑马的说说笑笑的艳装少女对陆安阳道:“哇,安阳哥哥,你看她们好美哦。看她们穿的衣裙,那么柔薄,那么精巧,上面的五彩大团花,还有飞鸟、散花,天啊,太美了。”

陆安阳看她兴奋的样子,不由失笑,他的兴致也好了起来,给她介绍:“这些都是富家女,她们喜欢骑马出游,而且现在流行这种花鸟纹锦,大都以红色为主,看起来既贵气又喜气是吧?回头我也买给你穿。”

罗含烟点点头:“嗯!”目光还在到处乱飘。

她没注意到当他们跟骑马女子们擦肩而过时,陆安阳与一位圆脸女子目光交接,那女子眼中的异样的情愫。

长安城规模宏伟壮观,布局严整。宫殿、衙署、坊、市分置,宫城居全城北部正中,为宫殿区;它的南面是皇城,为中央衙署所在地;外郭城从东西南三面拱卫皇城与宫城,是一般百姓与官僚的住宅区和商业区。全城南北中轴线两侧东西对称,棋盘式的街道宽畅笔直。

街市繁华,香车白马往来不绝,茶肆酒妨鳞次栉比,行人如织,繁华兴盛。

在长安城的商业区里,罗含烟见到汇集着来自各方的水陆产品,丰富多采。

“安阳哥哥,你看这些陶器真好看,黄的、绿的、青的,好精致啊!”罗含烟拉着陆安阳,孩子似地指着一家家摊位上的漂亮晶莹的陶器说。

陆安阳扫了一眼道:“这叫西窑(即后世所谓的唐三彩),各国商人都喜欢,销路很好。”罗含烟点头,目光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去。

繁华的商业区的周围,设有邸,陆安阳指点着告诉她:“这些是招待客商、存放货物、经营收购批发的处所。”

他们还看到各种作坊,官营作坊里有成千上万的工匠,制造刀剑、冠冕(mian)、丝织品和金银器物,陆安阳告诉她,这些是供奉皇家的;私营作坊,有织造丝织品的织锦坊,造纸的纸坊,铸造钢器的冶成坊,染色的染坊等。罗含烟简直看不过来了。

在辅兴坊,他们牵着马步行。罗含烟看到有卖胡麻饼的,那焦黄的饼在煎锅中滋滋作响,冒着热气,闻起来很香,买的人也很多,捱捱挤挤,不由触动了她的馋涎。

陆安阳看到她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饼,勾唇一笑,过去帮她买了一个。罗含烟接过油纸包着的色泽亮黄的饼,还冒着热气呢,好烫手。

她又撩过宽大的衣袖包裹住才勉强拿得稳。放口中一咬,忙着哈热气,皮酥内软,芝麻油香,咸淡适中,真是齿颊留香。见她眉开眼笑,陆安阳也心情大好,自己也买了一个一起吃。

正要牵马走人,罗含烟突然看到另一位清俊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也正在买饼,她一眼认出此人是李泌。

他清俊儒雅,是一位青衣文士。罗含烟急举手:“诶!”

人多嘈杂,李泌似乎听见,拿着他的饼扫了她一眼,稍微愣怔了一下,即与他们擦肩而过。

陆安阳回头看了一眼,侧头问罗含烟:“这人你认识?”

这一会儿,李泌已经没入人群中了。罗含烟回头兴奋得两眼发亮:“嗯,他是李泌,记得跟你说过,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他人很好的。”

陆安阳的眸光略为一暗,抿了抿唇。

说着闲话,他们就来到了安禄山在长安的府上,原来陆安阳是他的家兵,从九品下的陪戎副尉,由于这次运送荔枝有功,被提升为从九品上的陪戎校尉。

陆安阳推荐罗含烟加入家兵,由于他们正在招人,于是接收了她,也因为她在运送荔枝过程中帮了忙,所以被任命为从九品下的陪戎副尉,正好归陆安阳管,她被分发了浅青色军服,金俞石带,(金夸)八。

陆安阳考虑得很周到,罗含烟不能跟其他士兵住在营房中,他安排她看管物资,单独住一间房。罗含烟很开心。

罗含烟发现,安禄山的家兵里有罗、奚、契丹等各民族。罗含烟虽是女扮男装,由于人多了以后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人粗犷些,有些人纤细些,有的人声音洪大,有些人声音清脆,所以人家只觉得她特别一些,并不觉得奇怪,况且也没人会想到有女子男装来当兵。所以罗含烟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

没有多久,有上级来安排他们近日的操练任务,罗含烟排在队伍中,发现来的人是张嘉利!他身着浅绿袍服,腰系银带,著乌皮履。方面大耳,浓眉大眼,是个高大出色的英武男子。

见她望着张嘉利出神,旁边的小兵好心小声告诉她:“这是张嘉利,致果校尉,正七品上的官职。他也是安大人身边的近侍,安大人很信任他。”

罗含烟:“哦”了一声,心想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想不到他们以这种方式再见面。

张嘉利墨色的眸光将全体士兵巡视一遍,他骤然出声:“最近新招的人出列,让我认识一下。”

罗含烟跟其他几人都站了出去。张嘉利冷眸逐一扫视他们,“报上名来!”他平平的语气,不经意间透出一丝丝不容质疑的威严。

新人逐一报名,当“罗含烟”三个清脆的字冲击到他的耳膜时,他的眉梢倏尔挑高几分,冰冷的视线,缓缓落向罗含烟,罗含烟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罗含烟?这名字没有阳刚之气啊?”他蹙了下眉,俊颜上掠过一丝犀利。

罗含烟咬着唇,垂下眼眸,没有作声。

张嘉利眼睛微眯,轻轻一笑:“既是新人,下午去我那里一趟,我要了解了解你的情况。”

“哦!”罗含烟轻轻答应,依然垂着头。

张嘉利笑意又加深几分。队伍中的陆安阳眉头拧起,不知这位致果校尉是看出了什么,对罗含烟这么特别关注。罗含烟跟他提起自己的经历时,虽说遇见了一位武将,但并未提张嘉利的名字,是以陆安阳不明白。

新兵回列,张嘉利交待了一些近日须做的安排,要注意的事项,临走又深深地望了罗含烟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