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罗含烟石景安 > 四十八、敞开天窗说亮话
 
下午,罗含烟在陆安阳的带领下一路向张嘉利的居所走去。

“小心点,不要顶撞他。”陆安阳忧心忡忡地交待。一旦她的女子身份泄漏,不知会有什么结果。

“我知道了。”罗含烟点点头。

到了,陆安阳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走了。

在门卫小兵的通报后,罗含烟被带了进去,侍卫兵退出。

陆安阳坐在棕色的两头翘起的书案后翻看着一堆文件,此时他从一堆文件中抬起了头。

“张大人?”罗含烟躬身低头。

张嘉利慵懒地倚在椅背上,犀利的目光打量着她,嘴角却噙着一抹诡异的笑。

“罗含烟?你是来跟我开玩笑的还是另有目的?”他没头没脑地问。

罗含烟神情一滞,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张大人,小人新来,不懂规矩,听不懂大人的话。”

“哈哈,哈哈哈!”陆安阳笑着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背着手踱到她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目光在她脸上逡巡。

“罗含烟,咱们有过一面之缘,你不会以为我这么健忘吧?如此清丽的女子我会忘吗?你以为你打扮成男人我就认不出了?笑话!说吧,你混到我手下的军队里干什么来了?咱们敞开天窗说亮话吧。”他放手,转身回到了书案后坐下。

罗含烟抬起头来直视着他,从所未有的严肃:“好吧,张大人,既然你认出来了,我就直说,其实我也没有打算要瞒你到底。我的确是女子,但是我进入这里不是冲着你来的,如果我说了实情,你能帮我隐瞒身份吗?”

“哦?”张嘉利眼眸略一抬,嘴角嘲弄一般扬起,“那倒说说看,你是因为什么混到这里来,能隐瞒时我自然帮你,如果事情太大,恐怕我也就罩不住。”

罗含烟点点头,阖了下眸,抿紧双唇,沉吟了一下道:“张大人,事情不大,其实很小。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的未婚夫陆安阳。”

张嘉利眉头一蹙,眸光暗了下,身体前倾,手撑着下巴,胳膊肘放在书案上道:“说下去。”

罗含烟把被逼婚跳崖,然后获救,最后寻到长安简略说了一遍,中间那些无关此事的经历略去。最后抬起头来直视着张嘉利,清声道:“张大人,你看,就是这样,完全是我的私事。我想跟我的安阳哥哥在一起,随他到天涯海角。你能帮我隐瞒身份,在此站稳脚跟吗?”

张嘉利下鄂绷紧,神情毫不放松,直望进她的眸底深处,辨别她的故事的真假。罗含烟毫不回避,与他对视。这双眼眸,清亮真诚,看不出一丝掺假,倒注满着深情,看来真的不差。

张嘉利收回目光,右手玩弄着桌上长方形的镇纸,目光深凝着它,陷入了思索中。

罗含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定定地望着他。良久,他抬起眼眸,目光柔和了许多。

“罗姑娘,你头上那支玉蝴蝶呢?”他清声问道。

“呃,在这里。”罗含烟愣怔了一下,从怀中贴身之处掏出了那支翡翠的蝴蝶举了起来。

张嘉利目光在上边逡巡了一回,点点头:“好吧。罗姑娘,我知道你是有背景的,既然你不讲,我也就不问。我相信你的话,你来这里只是为了私事,尽管我怀疑那个什么石家真的能威胁到你。你应该能感觉得到我的善意吧?所以希望你在这里尽量不要给我惹麻烦,出难题。还有,坦率地说,我对你很有好感,也希望能时常看见你,这是我留你的主要原因。”

罗含烟脸上渐渐绽放出欢愉的笑容,向他投了个感激的眼神:“谢谢,谢谢张大人,我保证绝不给你添乱。”

她的笑那么纯净,不掺一丝杂质,张嘉利有那么一刻的心神恍惚,回过神来后笑问:“对了,你是第一次来长安吧?今晚我请你跟陆安阳出去喝茶,算是接风吧。”

罗含烟更开心了,她也活跃起来,狡黠地眨眨眼睛调皮地说:“太好了,能让长官破费,我们也是第一人吧?”

“哈哈哈哈!好,你先回去吧,晚上见。”他爽朗地说。

“嗯,谢谢张大人。”她夸张地鞠了一躬,转身跑了出去。看着她活泼的背影,张嘉利收敛了面上的笑,他的眸色变得有些暗沉。

陆安阳在附近隐蔽处紧张地等着,不知会不会灾祸降临。如果上边怪罪下来,自己该如何应对,就算自己能逃脱责罚,难道能眼睁睁地看着罗含烟被驱逐出去吗?自己要不要跟着罗含烟离开这里?哎,真是脑中一团乱麻。他有些后悔自己未做周全计划就贸然把罗含烟带进军营。

终于,门开了,罗含烟小跑着出来。陆安阳迎了上去,见到她面上喜气洋洋就知道事情不坏,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

“怎么样?张大人知不知道你是女身?有没有怪罪?”陆安阳问。

罗含烟过去拉着他的大手仰头笑吟吟地道:“安阳哥哥,我跟张大人以前见过面呢,他认出了我,不过张大人真是好人,不但不降罪于我,晚上还要请咱们出去喝茶呢。”陆安阳疑惑地皱眉。

她把以前于张嘉利相识的经过及刚才的对话说了一遍,只是略去了玉蝴蝶这种细小的事没说。

陆安阳终于脸上出现了笑容:“这就好,有了张大人的关照,以后我们就方便多了。”

“嗯!”罗含烟喜滋滋地重重点点头。陆安阳嘴角噙着一抹释然的笑:“走吧。”他们一起离开的背影看在窗格中张嘉利的眼里。他站在窗前,双手抄在背后,凝视着他们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拐角,目光阴郁。

到了晚上,张嘉利果然带着罗含烟跟陆安阳出了安禄山府来到长安大街上。

张嘉利一路上跟罗含烟介绍着当前的时局:“咱们大唐跟新罗、日本、天竺、波斯、大食和大秦,还有西南海诸国的黑人国家都建立了友好往来关系。大唐的青白瓷器在海外很受欢迎。日本多次派‘遣唐使’来大唐,每次都有几百人,其中有官员、各种工匠及文士。”

他们在挨挨挤挤的人群中穿梭,罗含烟极有趣味地听着他的介绍。陆安阳则恭敬地听着,不发一言。看上去罗含烟对张嘉利的博闻颇为佩服,张嘉利眼角余光扫了陆安阳一眼,嘴角微微上勾,噙着笑意。

“对了,前边就有新罗馆,招待新罗宾客。在长安城,外来客商还用波斯银币、大秦金币,还有许多咱们这里没有的宝贝呢。”张嘉利兴致好像很高,陆安阳低垂的目光敛着一丝复杂。

这些精彩叙述直听得罗含烟双目放光。而现在处处灯火辉煌,处处高楼之上宾客盈门,丝竹喧哗之声不绝于耳。尽管是夜里,路上行人依然络绎不绝,常有游人骑马夜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