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谢容清萧丰衍 > 第95章 主子恭候多时
 
谢容清神情平静,见楚越问及站在墙角的谢意,不咸不淡地回道:“一个侍卫而已,药煎好了?”

楚越点头,将药放在桌上,眼神还是止不住地往右看。

这少年看着不凡,真的只是个侍卫吗……

因着岳嬷嬷还昏迷不醒,谢容清只能将药一点一点灌进去,虽然流出来很多,但也喂进去不少。

此时,天边已经微微泛白。

谢容清喂完药,就将岳嬷嬷托付给楚越,准备出发去寻人。

可楚越不放心谢容清孤身前往,起身就道:“我和你一起去。”

谢容清拧着眉,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岳嬷嬷,又瞥向熟睡中的闻溪:“你去了,岳嬷嬷怎么办?”

楚越知道她的意思,程大夫在休息,闻溪那丫头又不会医术,他一走,岳嬷嬷身边就没人。

万一出现意外,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可他担心谢容清,面色不由难看起来,急得在屋子里来回踱步,“那怎么办?我实在不放心。要不,你再等等?”

谢容清摇头:“放心,我能应付。早点定下,岳嬷嬷也能早些脱离危险。”

楚越眼见她转身就走,忽的瞥见站在墙角的少年,连忙叫住她:“四妹妹,你等等!他不是你的侍卫吗?你把他带上,万一再遇上刺客,也好应对。”

谢容清不是很想带着谢意,一来是他还没有表态,二来是去寻人帮助的事情,她可能要用到一些不一样的手段。

一个人去还好,多个旁观者,她怕自己施展不开。

谢意其实早就想跟谢容清出去,但见她一直没有看自己,态度又极其冷淡,就知道她不想自己跟着。

这一宿的时间,也足够他想清楚,既然跟了她,就不能再三心二意,事事还想着大公子。

他以前做的确实不对,以后也一定会改。

谢容清拧着眉,瞥了一眼谢意,见他满眼诚恳,还一脸乞求的神情,强硬的态度也松动起来。

“我先说好,如果你现在跟我出去,那就要做好准备,日后再不能像以前那般行事!”

谢意点头,抱剑走到她身边,语气格外坚定:“小姐放心,我以后就是小姐的人,小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不会有二心。”

楚越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人,“你们这是?”

谢容清冲他咧嘴一笑,就拉着谢意往外走:“没什么,我们先出去了。三哥哥,岳嬷嬷就交给你了。”

说着,两人迅速消失在楼梯口。

徒留楚越傻愣在原地,什么也不知道,她们这对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啊……

谢容清要去寻的人是陆青玉,要借用的地方,也是他的私邸。

虽说,她和陆青玉打过几次交道,但也没熟络到一上来,就能征用别人的房子,还要借用他自制的一套精密器具。

陆青玉是个怪人,怪到分明可以继承爵位,一世无忧,非要自己搞事业。

他身世显赫,随母姓,父亲是雁国第一伯爵陈元洲,大女儿更是圣上身边颇为得宠的陈贵妃。

如此雄厚的家世,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甚至还比不过他手里任意一件刑讯的武器。

陆青玉聪明,学习能力也很强,靠着自身出色能力,年仅二十岁,就成功坐上大理寺卿的位置。

陈元洲虽说对他整天和案子打交道颇有微词,但知道他喜欢,就再没逼他放弃过。

所以,陆青玉是幸福的,有支持自己的父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要是再娶一个心意相投的娇妻,简直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谢容清虽然拿捏不准陆青玉的脾性,原书里对他的描述也没太多笔墨,但她记得一点,他死得很早。

在无头女尸案发生后没多久,陆青玉的尸首也被人发现。

不过,她记不太清他死在哪里,又是怎么被杀。

陆青玉的私邸在都城西边,院子落地不广,但胜在清净,环境也舒适。

谢容清站在门口,刚要敲门,就见门被人拉开。

一个书童打扮的少年站在门后:“谢三姑娘来了,我家主子早就恭候多时,请您跟陆琦这边走。”

陆青玉知道她要来?

谢容清皱着眉头,隐去心中震惊,这男人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棵造型奇特的柳树,歪歪扭扭的,看得人很不舒服。

谢意一直紧跟在谢容清后面,见她面色不虞,不动声色地挡在她身侧,隔开了她和那棵柳树。

不过,谢容清急着见陆青玉,没注意到他此刻的贴心举动。

绕过前院,再走过一处长廊,就到陆青玉歇息的地方。

那叫陆琦的书童带着她们到地方后,就不再往里,“谢三姑娘,主子就在屋里,您直接进去就行。”

谢容清冲他颔首,抬脚往前。

谢意也要跟进去,才动身,就被陆琦拦下:“这位小哥,主子说了,只见谢三姑娘一人。你和我还是在外面候着吧。”

谢意剑眉一竖,当即绕过他,自己的主子是谢容清,不是陆青玉。

陆琦哎了一声,伸手拦他:“不行,你不能进去!”

谢容清听到动静,回头瞥向正纠缠不分的两人:“谢意,你在外面等着。”

听到她的命令,谢意才停下动作。

他冷冷看了陆琦一眼,就站在一旁的树下充当雕塑。

陆琦皱巴着一张小脸,没好气地瞪他,见他当真不再乱闯,这才放下心来。

推开门,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扑鼻而来。

谢容清已经不是第一次进男子房间,头一个还要属萧丰衍呢。

和萧丰衍的整洁清爽不同,陆青玉的屋子就两个字:很吓人!

整个屋子都是黑白色调,墙上挂满各式各样的刑具,有的刑具上还带着斑驳血迹,书架上也满是各种瓶瓶罐罐,里面泡着颜色各异的不明物体。

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也能睡得着?

谢容清这才明白当初萧丰衍为何会警告她,就陆青玉这敬业程度,实在是让人佩服又心惊胆战。

要不是她容忍度高,只怕早就被这眼前一幕吓得昏死过去。

她瘪了瘪嘴,正想看看陆青玉到底在哪里,就听见身侧一扇屏风后面传来低沉男声。

“坐吧,茶已经沏好。”

谢容清也不客气,走到桌边坐下,还倒了两杯茶:“陆大人,你料到我会来,肯定也知道我为什么来。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