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秦芝兰东皇太一 > 第五十七章 调侃冷傲雪
 
女人都喜欢虚头巴脑不实用的东西,比如某个风流才子的诗词歌赋。

  任逍遥只是看到琵琶想起了曾经,所以才弹了一曲十面埋伏。

  可谁曾想大清早的引来了一大群的观众。

  李君兰回过神来,瞅了一眼几个姐妹,介绍道:“这位是任公子,熟读兵法韬略,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说罢,又指着几个貌美如花,各有千秋的美女介绍:“这位是柳如烟,这位是黛莉莉,这位是冷傲雪……”

  随着李君兰的介绍,任逍遥对着一大群美女一一见礼。

  有一点任逍遥想不通,这些女子每一个都是金丹期修士,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不少势力拉拢,可她们为什么选择在一个青楼抛头露面卖唱呢?

  几女也朝着任逍遥施礼。

  随后,柳如烟语气轻柔的问道:“公子擅长诗词歌赋,不知能否为妾身赋诗一首呢?”

  柳如烟痴迷于诗词,听到任逍遥擅长诗词歌赋,当然要讨教一番。

  无论是在地球上,还是在这个世界,任逍遥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现实中真正的柳下惠也没几个。

  面对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要求,任逍遥也不好拒绝。

  当然了,吟诗作对他是不会,可中华五千年留下了那么多名传千古的佳作,自己不会作,难道还不会抄袭么?

  任逍遥故作沉思,起身在地上走了起来。

  一步……

  两步……

  三步……

  四步……

  五步……

  走到第五步的时候,任逍遥打了一个响指:“有了!”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此诗含意很单纯,可以用“莫负好时光”一言以蔽之。这原是一种人所共有的思想感情。可是,它使得读者感到其情感虽单纯却强烈,能长久在人心中缭绕,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每个诗句似乎都在重复那单一的意思“莫负好时光!”而每句又都寓有微妙变化,重复而不单调,回环而有缓急,形成优美的旋律。

  但在此刻,意境就有些不同了:劝你不要顾惜华贵的金缕衣, 

  劝你一定要珍惜青春少年时。 

  开宜折的时候就要抓紧去折, 

  不要等到花谢时只折了个空枝。 

  花开的时候,也就是当一个人某些方面成熟的时候,就要去努力制造快乐,不要在年老体衰不行的时候再想,那个时候就没有用啦!机会在眼前的时候要珍惜,不然错失良机就后悔莫及了。

  柳如烟俏脸一红,嘴里喃喃重复着整首诗,心里却是暗想,难道这位任公子对自己有意思,暗示自己么?

  虽然他才华出众,五步成诗做出这种足以流传千古的诗句。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真要和他在一起,万一动了情,数十年后岂不是要面临生死离别?

  “公子大才,妾身佩服!”柳如烟只是说了一些客套话,最终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男女情愫的事情。

  为了转移众人的目光,柳如烟拉着冷冰冰的冷傲雪,笑道:“傲雪妹妹不是修炼遇到了瓶颈么?任公子对音律造诣颇深,不妨奏上一曲,说不定能够找到突破的契机也说不定。”

  冷傲雪不语,心道:一个凡人懂得什么?我修炼的是音波攻击,他懂得什么音波……

  然而众姐妹已经开口,冷傲雪也不好意思推辞,手掌一翻,取出了一根洞箫。

  箫是一件极品法器,通体呈现出银白色,给人一种冷嗖嗖的感觉,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一般。

  任逍遥并没有因为对方有一件极品法器就动心,他现在至宝都有几件,区区极品法器他还没放在眼里。

  冷傲雪并没有动用法力,她怕音波伤到任逍遥,于是只吹奏了一曲普通的曲子。

  任逍遥脑海中拥有的传承何其浩瀚,只是从普通曲子中就听出了对方修炼了什么功法和神通。

  冰属性功法,用的却是音波神通,这样的搭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要说音波攻击,任逍遥脑海中有很多,龙吟,虎啸,狮子吼,哼哈二将的白气制敌,黄气擒将等神通,任何一个都是这个世界不可多得的神通。

  一曲奏完,任逍遥面带沉思道:“冰属性功法,却修炼了音波神通,说实话,这种修炼方式有些不伦不类。另外,冷姑娘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神识修炼,忽略了炼体,如果说和同境界修士斗法,远距离或许还分不出胜负,但距离近了,恐怕要吃大亏。”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场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用看怪物的目光盯着任逍遥。

  “你只是一个凡人,怎么会知道这些?”冷傲雪语气冰冷的问道。

  任逍遥两手一摊:“我可从没说过自己是一个普通人,自我介绍一下,在下乃逍遥宫宫主“任逍遥”。”

  “什么?你也是修士!”

  几女闻言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难道世界上真的有什么都懂的天才?

  冷傲雪放低了姿态,上前施了一礼问道:“不知公子可有办法让妾身的音波神通更进一步?”

  任逍遥微微点了点头。

  “还请公子指点一二……”

  任逍遥嘴角微翘,摆了摆手:“姑娘恕罪,每一种功法神通都是一个门派的不传之秘,在下虽然是一派掌门,但也不能轻易将本门功法传给别人。”

  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暗想:小样,敢给我玩冷傲,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冷傲雪皱了皱眉:“哦?不知公子怎样才能指点妾身呢?”

  任逍遥摸了摸下巴,一副欠揍的样子说道:“我身边缺一个端茶倒水的婢女,你要是愿意的话……”

  任逍遥只是调侃冷傲雪这个冰山美人,谁曾想对方思索片刻后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是敢诓骗妾身,妾身不介意在你身上留下一些记号,比如让某个地方短几寸。”

  说话间,冷傲雪还朝着任逍遥的某个地方瞅了瞅。

  任逍遥被冷傲雪瞅的浑身不自在,只觉得两腿间凉飕飕的,下意识的就夹紧了双腿。

  这一幕看的在场之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