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我在大俞做王爷 > 第六章 艺馆斗诗
 
他们三人来到宁州最大的艺馆,所谓艺馆,就是达官贵人寻欢作乐之地,不过此处女子皆为上品,卖艺不卖身,各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一不会。如若哪位公子气质不凡,才高八斗,被艺馆的姑娘看上。便可直接带走,姑娘是分文不收的。

  这天艺馆正在举办诗会,台下各色公子起码二三十人。诗会冠军可以免费和艺馆头牌于情儿谈天说地。这个于情儿可是个美若天仙的人物。宁州城大大小小的官员无一不垂涎她的美色。可是于情儿,不随便接客。即使你有再多的银子,也未必能和于情儿同处一室。更不要说谈天说地了。

  只见台上一个中年女子说道“各位公子,今天的题目是三幅画,一会儿我将三幅画呈上来给大家看。每人可根据这三幅画写三首诗。今天我们于情姑娘想找一个人,但她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各位公子如果能让于情姑娘看上你的诗,那今天我们于情姑娘便可和这位公子独处一晚。”

  孟一凡一看便知此人是艺馆的妈咪,这里也叫老鸨。一听作诗,孟一凡来了兴趣。他这么多年编剧生涯,作诗自然不在话下。想想上一世在KTV喝酒唱歌,也有姑娘相伴,可是姑娘们再怎么打扮,高分的也只能算是网红脸,整容脸,没有一个能和“美人”二字沾边。大多也只会一个劲儿劝酒。没有一丝回忆。更不谈舞文弄墨,琴棋书画了。再看宁州艺馆这台上的姑娘,一个个美如天仙,在这大俞的化妆技术下,有此等美人,拉到上一世岂不是各个都是电影明星。那些抖音上搔首弄姿的女孩也多半靠的是滤镜,这台上几位可都是靠的真底子。

  这时只见几位姑娘抬上来三幅画作。

  第一幅画上画着一间农舍,稻草的屋顶,旁边翠绿的竹子似乎在随风摇曳。画中朦朦胧胧似乎有一层薄雾,又像是细雨。整幅画仙气十足,让人感觉身临其境。

  第二幅画,只见画上一叶小船在水上划行,远处星星点点,好像有一座城镇。近处是一片树林,树上还有紫色的果实。好一片别有洞天。

  第三幅画,画上只有一个男子,手持长剑,身边是倒下的兵士。男子双目忧伤,望向远方。看来画的是大战之后,劫后余生。

  这三幅画可以说是栩栩如生,精妙绝伦。台上传来阵阵掌声。

  “这三幅画,可谓精品中的精品。每幅画都是由远及近,似乎就在眼前,却又其实在远方。”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评论了起来。

  “徐公子,你评论的很好,这三幅画都是大画家,画圣独孤宏的作品。一般场合,我们是不会拿出来展示的。今日诗会,也助助兴。大家以三幅画为内容写三首诗。我们于情姑娘在闺房等候各位公子佳作”老鸨又评论一番。

  下面便到了作诗环节,无影剑推了推孟一凡,“主公,你看那边,那边几位的身形一看就不是读书人,都是练武之人。那几人手心有老茧,是常年练剑留下的。有一个人我看着十分面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孟一凡往无影剑指的地方望去。有几个人看着也十分面熟。孟一凡开始搜索起自己的记忆库。突然一排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十三神总镖局。对,就是他们。其中一个白面高个子就是白面判官胡金秋,矮个子是天外飞仙刘昶。他们怎么会来这里,是不是又押运什么生辰纲。见其他人已经开始提笔写诗,孟一凡也加快了速度。

  各色公子,有人摇头晃脑,有人手舞足蹈,有人口中诵读。

  一炷香时间,老鸨开始喊话了。“各位公子,想必大家已经把佳作写好。请各位都呈上来吧。”众人纷纷将诗作送了上去。孟一凡也不例外。“大家稍等片刻。”老鸨把诗作送到了闺房。不一会儿老鸨走了出来。

  “我们姑娘最终选中了两组诗,让各位公司品鉴,于情姑娘会邀请胜出的公子共进晚餐”台下的人都捏了把汗。

  “第一首:

  竹轩归幻影,

  浅草不遮阴。

  后舍雾朦中,

  书生总忘情。

  哪位给评价评价。”

  人群总走出一个人,“妙哉,妙哉,这诗写的精妙,竹子被风吹动,在空中留下幻影,门前的低草留下一丝阴凉,农舍在朦胧的雾中若隐若现,但凡是读书人来到此处必会忘情,写的真妙,把画作写的恰到好处。”人群中又是一阵赞许之声。

  孟一凡苦笑,这破诗,听着都觉得寒酸,竟被人如此夸奖,不知道大俞是缺文人还是什么原因。这诗是自己替无影剑写的,可别让无影剑得了便宜。听那人夸起人来倒是一套一套,感觉是主办方花钱买的粉丝,专门造势的。

  “来听第二首:

  梅林十六里,

  客船轻舟上。

  君欲陈州去,

  必过小三江。”

  “这位公子竟然看出此地是梅林十六里,”台上一位姑娘脱口而出。孟一凡偷笑,看不出才怪,这昨日才去的地方,今天就考了。

  “我们姑娘很是喜欢这两首诗,第三首先不公布,以前两首作比。获胜者,姑娘会在闺房和公子论诗。下面各位听听第二组诗作”老鸨说着。

  孟一凡有些着急。自己给无影剑写的诗入围了,可别自己那两首没入围,可就丢人了。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只听老鸨读道:“

  《竹外小景》

  竹外小雨细如酥,

  小屋遥看人却无。

  最是田园春意处,

  狂风半里入三伏。

  《此去梅林》

  梅林陈州一水间,

  宁地只隔几重川。

  春江又绿山南岸,

  我去京都几时还。”

话音刚落,在场公子纷纷叫好。

“各位意下如何,有哪位公子再来评论一下”

“这两首比上两首更加精妙,形容雨丝用了如酥二字,真是绝妙无比,好似吃酥饼一般顺滑,小屋远看朦胧中却没有主人,田园雨后好似春意昂让却已经是夏季三伏天了,恰到好处,恰到好处啊。这第二首,这春风又绿山南岸,惟妙惟肖,好像一阵春风吹绿了山色,让山色由黄变绿。实则是写的时光匆匆,最后一句几时还便写到重点,其实写思乡之情。”又一位微胖的公子评论道。孟一凡心想这人真心可以称的上是宁州好评论了,要是放在自己上一个时代,不去报社做评论员真是可惜了。

“各位公子,其实这两组诗是一位公子所写,刚才已经被我们姑娘发现了。现在就请这位公子到于情姑娘闺房共进晚餐吧。”老鸨说道。台下已经炸开了锅。竟然是一个人写的,大家都赞叹着。

“各位公子,今日既然胜负已定,下月初一,届时在宁州艺馆还将举办诗会,请各位准时参加。”说罢,众人便散去。

  老鸨这时便请孟一凡到于情姑娘房用餐,闺房十分别致,所有装饰均有雕花,一看便不是寻常人家可以住的闺房。“姑娘,”孟一凡叫了一声,只见屋里坐着一位沉鱼落叶,闭月羞花般的女子。孟一凡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做为跟组编剧,什么样的明星他都见过,大幂幂,志琳,baby等人若是放在姑娘面前作比都黯然失色。孟一凡竟从未见过如此美貌之女子,惊为天人,顿时被迷的忘乎所以。

  “公子这是怎么了,怎么痴傻了,”于情姑娘咯咯一笑,这一笑已经可以迷死众人了。

  “失礼失礼,在下被姑娘美貌所折服,一时竟失态了,姑娘海涵。”孟一凡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丢脸,自己好歹也是大俞藩王,怎么弄的如此没有见过世面。

  “公子怎么称呼”

  由于已经易容,也不便暴露身份。孟一凡说到,“在下姓孟,孟一凡”

  姑娘拿出了刚才的诗作,“公子,这是要欺骗奴家不成。公子这第三首诗,可见身份不同。想必是帝王家室。”说着便读起了第三首诗,

  “我本帝王家,

  今朝总伤情。

  兄弟无手足,

  父子见刀兵。

  逃亡三十日,

  首级抵万金。

  深中七星毒,

  谁人可续命。依奴家所见,公子想必就是在逃的陈王殿下吧。”

  孟一凡大吃一惊,自己已经易容,竟被女子看出。未等孟一凡开口,女子又说,

  “让公子写后两首诗,其实就是观察公子。公子被施了幻术,可惜幻术太浅,早被我识破”

  “姑娘既然已经识别,何不将我送官,赏金丰厚,别说给姑娘赎身,估计这赏金可以买下这宁州艺馆了”孟一凡打趣说道。

“殿下说笑了。殿下才高八斗,我爱慕已久,又怎会告官。小女子出生便被人带到艺馆,懂事起便立下誓言。要嫁一绝世英雄。今日殿下到此,也是我俩缘分。小女子愿以身相许,愿殿下日后将我赎身,莫要辜负”于情姑娘擦了擦眼泪。

这幸福来的有点太突然了吧,孟一凡有些心花怒放。

  “我本天生丽质,但也不是如今模样。后得一道人相助,才生得倾国倾城。”孟一凡一听有了兴趣,“姑娘说来听听”

  “我十岁之时,艺馆来了一个道人,号称无敌道人。此人看我年幼便在艺馆谋生,十分怜爱。他教一门道术,可永保青春。我便拜师学艺,练习此法,此法练习后越发皮肤娇嫩。后来我师父归隐山林,再未露面。”

  孟一凡心想,在这一世,竟然还有此等道术。若此道人能助我,便可扫清回陈州的障碍。

  话不多说,二人便共进晚餐。晚餐后自然是一番云雨。孟一凡窃喜,自己这一世,身体比上一世可是强多了,不光时长有所增加,体力也和上一世不在一个档次。这一世更是一身肌肉。想想在这一世自己才未满二十,正是年轻气盛,这回遇到此等美人,这一世算是值了,必要做一番大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