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我在大俞做王爷 > 第十四章 董少卿讲述神秘案
 
刚离开京城一日,于情便有了强烈的身体反应。孟一凡的直觉告诉他,于情怀孕了。此时的孟一凡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他又多了一个孩子,紧张的是他二人还在赶路,稍有闪失,恐怕孩子保不住。孟一凡想象着他们的孩子是个什么模样,这种思绪没有出现在上官姐妹怀孕的时候,看来婚姻要有感情基础还真是有道理。于情长相美艳,可以说是万里挑一的美人,要是生一个漂亮的女儿就好了。孟一凡在上一个时代和自己表姐的闺女十分投缘,漂亮的小姑娘让他无比喜爱。在这一世他也想多要几个闺女。感受一下小棉袄的温暖。

于情和孟一凡又回到京城,买了一处宅院住下,虽然比不了陈王府那边阔气,但也是一应俱全了。大俞没有中介,也没有契税,买宅院只要有钱,当天就可以拿到房契和地契。于情并没有生出太多的焦躁。随着体内的变化,她那没有一丝杂质的心中生出许多温馨的情愫。这些情愫的生长,使她常无端地把甜美的微笑如花—样开放到脸上。她没有烦恼,倒一天更比一天地安静下来。她觉得,自己忽然从一个单纯无知的小姑娘,变成了—个有母亲情怀的小小的妇人。她—点也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心居然静得如止水一般。于情的安静倒是给孟一凡有了一丝心安。

大俞的交通条件,要回到陈州还需要一周的时间,怀孕初期,坐那些破马车可不是万全之策,于情怕是吃不消赶路的辛苦。孟一凡觉得让于情踏实住在京城,自己也请了七八个佣人专门照顾于情的起居。也有厨子专门准备餐食。

没事的时候,于情可以在院子里散步,庭院的面积赶上了现在两个篮球场的大小。如果是客人,在庭院里,最让人注目的东西,便是一扇十六见开圆顶门,宏伟的气像显露无疑。在离圆顶门不远的墙上,另辟了一道门,门上有武朝特色的拱心石,从门洞里可以望见别院的假山。也算是有点现代苏州园林的风格了。

在京城也是无聊,孟一凡开始打探董少卿的下落。董少卿可以作为打通太子的突破口。这一日得到线索,董少卿在牛马市挑马匹。孟一凡便赶了过去,远远就看见董少卿在挑马,他面前一只红褐色的三清马,高昂着头,竖起耳朵嘶叫,不时又低下头,啃吃着一旁肥嫩的青草。它的尾巴一甩一甩,显得那样悠然自得。董少卿想必是喜欢这马,看了许久,可就是没有下定决心要买。孟一凡料定他是钱不够,立马上前,“兄弟,这马不错啊,我也看上了,仁兄先看上的,仁兄先出个价,小弟也喜爱这匹好马”

“哪里哪里,这马一看便甚是名贵。在下就是爱马,常来看看”董少卿谦让着。“哈哈哈哈,仁兄,小弟也喜欢马,这马小弟出钱送予仁兄。看仁兄面善投缘,交个朋友。一会儿去酒家喝上一壶。”孟一凡在大俞最不缺的就是钱了。钱这个东西有人说他丑恶,但是没有钱也寸步难行。有足够的钱,能交无数的朋友,能办无数的事情。孟一凡有时也会感慨自己在这一世的钞能力。可这里不是现代,钱无法解决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比如皇权比如江湖。董少卿喜欢这马已经很久,也不推让,便接受了好意。

二人来到一个干净的酒楼,要了一个包间。

“哈哈,少卿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吧”

董少卿一愣,竟然对面的人知道自己的姓名,“在下记性不好,竟然不记得了”

孟一凡小声说道“我易容前来,少卿当然不记得,我是陈王尹博”

董少卿大吃一惊,“殿下,竟然在此,岂不知道全京城都在通缉你”

“不怕不怕,太子不知道我是谁。我这次来京城有要事问你”

董少卿叹了一口气“殿下,莫怪,我知殿下要问什么。听我一一道来”

董少卿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事情还要从那封密报说起,密报详细的描述了贤妃和马跃明的私通的事情。四皇子是马跃明的亲生儿子这事,董少卿也有了线索。在被关押的三年里,董少卿认识了狱中的一个老人,老人和他讲了一个故事,让他一直追查到现在。

老人是武朝皇帝周广志的贴身侍卫,原本周广志有两个贴身侍卫,一个是老人李如海,另一个就是如今躺在病床上的康健帝尹文。李如海大尹文一些,两人感情甚好。所有事情的导火索要从无敌道人给大将军张继尧的那封信说起。从老人的口中能听出大将军和他也是私交甚好,但从未听大将军提起过无敌道人,为何无敌道人会给大将军写信,老人一直不得其解。大将军谋反也不知道是本有此意还是借机行事。(此处人物关系请参考第三章 大俞往事内容)

周广志被尹文杀死后,李如海并没有站在尹文那一边。李如海太了解尹文,尹文心思缜密,且心狠手辣,自己登基必定扫灭武朝皇室移脉。李如海念武朝皇帝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带着周广志的两个女儿,逃走了。后来尹文虽表面大赦天下,其实暗中成立一个秘密组织叫玄武卫,玄武卫选用的基本都是玄武派门人,玄武派掌门杜大千,帮康健帝尹文夺权有功,深得尹文赏识。玄武卫一半为俗人,一半僧人,专门替皇帝处理见不得人的勾当。追杀周广志遗孤便是尹文给玄武卫的任务。

老人李如海在被铺前的十多年,一直东躲西藏,和玄武卫斗争。他将两位公主托付给了一位故人照看,这位故人就是礼部尚书陈德服,陈德服在几年前被兵部尚书贤妃的父亲迫害致死,两位公主也就没了下落。

李如海一直追查两个公主的下落,结果被玄武卫抓获。只因为自己说不出公主的下落,玄武卫未对自己动手,康健皇帝念从前旧情,免了李如海死罪,但不说出公主下落不让出狱。李如海手中有公主的线索,但是在狱中病重时日不多,便将事情全盘告诉了董少卿。他拖董少卿一定找到两位公主。确保她们还安全在世,还说了公主手中有一张地图,地图是当年武朝皇帝周广志为防御北威在全国设立的几处金库,便于战时启用,结果武朝灭亡,这金库的事情就成了秘密。听说这金库里还藏着某个秘密。但是老人并未提及。

董少卿被太子放出也是因为他有贤妃的证据,太子立足未稳,又无兵权,正想搬到兵部尚书,这个时候董少卿便成了他的棋子。

“那现在朝局如何,”孟一凡问道

“现在朝廷基本分成两派,一派是贤妃派,有她爹兵部尚书撑腰,还有一个派自然是太子派,有他外公大将军撑腰。两派不分上下。我知道这种平衡很重要,我也没有用证据搬倒贤妃,贤妃若倒台了。太子可能回弑君继位,恐怕会天下大乱。太子立足未稳,北威也会戳戳欲动”董少卿解释道。

“还是少卿想的周到”孟一凡长吁一口,想想这种平衡可以给自己一些时间喘息。

董少卿这个人,孟一凡算是拿下了。也算以后是一个放在太子身边的线人。

董少卿问起孟一凡为何还在京城逗留,孟一凡说了于情有身孕的事情。董少卿推荐妙衣轩给孟一凡,“殿下,现在朝堂都等待你的回归。太子昏庸,四皇子痴傻,唯有你有权倾天下的能力。我在京城认识妙衣轩的医师,可以为陈王妃顺利生产保驾护航。”

“这妙衣轩不是四大杀手组织吗,怎么还成了医生了。”孟一凡好奇的问道

“妙衣轩本来就是一个中医组织,只是被北威朝廷利用变成了杀手组织。我与妙衣轩众人相识多年。他们变成杀手纯属无奈。”董少卿解释道。

“那就好,这个妙衣轩也是有意思的,看看以后是不是可以为我所用”孟一凡说道。

董少卿带孟一凡去见妙衣轩众人。一位年纪花甲的老人表示妙衣轩的首医柳中医。

孟一凡便带柳中医来到庭院。

下人递上茶水,柳中医便动问:“府上是那一位贵恙?”孟一凡说道:“就是这位,是内人,有孕在身,劳老先生仔细一看。”柳中医道:“无碍无碍”,孟一凡便陪柳中医进到于情屋里,就床前坐下。叫丫头把帐儿轻轻揭开一缝,先放出于情的右手来,用帕儿包着,搁在书上。柳中医道:“且待脉息定着。”定了一回,然后把三个指头按在脉上,自家低着头,细玩脉息,多时才放下。于情在帐缝里慢慢的缩了进去。不一时,又把帕儿包着左手,捧将出来,搁在书上,柳中医也如此看了。看完了,便向孟一凡道:“夫人两手脉都看了,斗胆要瞧瞧气色。”孟一凡说道:“董少卿介绍的朋友,但看何妨。”就教揭起帐儿。柳中医一看,只见:脸上桃花红绽色,眉尖柳叶翠含颦。柳中医略看了两眼,便对孟一凡说:“夫人怀了一千金,定要好好保养。学生开一附药,按时服用,可确保无事。”然后命跟随的医童抓了药送到孟一凡府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