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六十章 最“水”考试
 
  “给那些中毒的服解药。”药王命令手下人治愈中毒者,毕竟只是一场游戏,犯不着真的夺人性命。

  常治龙出去把媚儿接进来,一听他晋级,媚儿表情十分复杂。

  时值中午,药王让众人先坐在大厅里等候,说是一会儿用午膳。

  常治龙与冯仲清坐到同一桌,商量着接下来的事。他们也看出来了,这药王纳婿并非是比武招亲,第一回合考的是洞察和机智,第二回合考的是人心把控。果如传闻那般,药王其人喜欢玩弄人性。

  “可是把女儿嫁给一个奸诈之徒,这样真的好吗?”冯仲清产生疑问。

  常治龙笑道:“也并非只有奸诈之徒才能晋级啊。除了耍心计晋级的人之外,也有靠着运气晋级的,比如说你。”

  冯仲清不否认。

  “而且嫁给一个奸诈之徒也没啥不好,只要真心爱护妻子,反而能令她一生幸福……”常治龙转向媚儿,“你说是不是?”

  媚儿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把脸转去另一边说:“我才不要嫁给一只猴子呢……”

  几人闲聊的功夫,药王已经派人上菜了。

  凉菜、热炒各两个,米饭任吃,听说一会儿还有甜点。

  这一桌子可都是素斋,色香兼备、摆盘讲究,就连葱花也比普通饭店“翡翠”了些,不过这菜好不好还得尝味。

  常治龙挟起一片来,通透如玉,若不仔细看还真不知是片萝卜。一口下去,竟如此鲜甜,素菜能做出肉味……不,应该说比肉更鲜!

  这萝卜不是萝卜,是跳动的虾子;跳动的不是虾子,是舌头还有牙齿。你能想到一口菜会这么有嚼头?每一根纤维都能挤压出汤汁,再挤压还有,再挤压竟然还有!

  常治龙不舍得咽下去,在品味足够之前一定要止住喉咙,可惜没用,因为当他意识到时已经化了。

  常治龙惊了:“这!怎么可能这么好吃!素菜怎么可能这么好吃!?一定是加了那种一百八十九两银子一包的调味料!”

  “这些菜里没有放任何添加剂,用的也是普通食材。”好像是听见了常治龙的惊呼,药王及时出来向众人解释,“我虽然是药王,但从来不会在食物里下药。”

  常治龙小声嘀咕:“也不知是谁刚才让人吃毒团子来着……”

  “你说什么?”药王冷冷地看着常治龙。

  常治龙下了一跳,双手举起做投降状。

  药王懒得跟他计较,接着说:“这些菜都出自小女一人之手,不知你们各位是否满意。”

  这一说可不得了,所有人都直呼厉害。

  女孩子家不但厨艺了得,还能一个人做出这么多人份的菜。如此入得厨房,这要娶回家,下半辈子好福气。

  药王之所以告诉众人,为的就是让这帮愣头青斗志昂扬,想必接下来的选拔会越来越精彩。

  媚儿不服:“哼!会做菜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啊!”

  常治龙吐槽:“以后吹牛前先回忆一下自己是谁。从我认识你到现在,都没见你自己盛过饭。做菜?呵!”

  午膳用完以后,药王把众人带到宅后山中。这里是一块开拓地,有篱笆简单围出农田,还有一间茅草棚。

  药王吩咐众人:“你们进棚里,各自拿一把铲子和一个花盆出来。”

  看样子这是准备回归田园了。

  大家很听话,纷纷进棚拿了农具再出来集合。

  药王令道童发给每人一粒种子,一边解释说:“现在你们拿到的是‘裙丹花’的种子,这种花一定用五种特殊的水浇灌才会成长……”

  “裙丹花”是一种的草本植物,具有缓解疼痛、治疗胃溃疡的作用。这种花不但卖相漂亮,香味也是一流,是世上罕见的仙界植物。然而它最为出名的地方,既不是本身的药用价值也不是漂亮的外形,而是它奇特的生存需求。

  药王解释说,裙丹花需要用五种特别的“水”浇灌才会成熟开花。它们分别是天理之水、生命之水、无根之水、两界之水还有无情之水。只要用这五种“水”浇灌过,即便刚刚种下也会开花,反之若不用,这种子到老还是种子。

  这是药王给选手们的考验,具体是什么“水”当然要他们自己去猜。限制时间是三天,时间到了没开花算输,其间有离开药王谷也算输。

  药王不提供住宿,因此要自己找地方露营。选手们可以在田里取一些土,将种子种在花盆里带走,防止被竞争对手知道答案。

  药王说完便睡午觉去了,留下一众准女婿在田里採土。

  草本植物不可种太深,否则不利于成长。常治龙将花盆填满三分之二,放入种子,随后再盖上一层,轻轻按压一番,完成。

  与冯仲清两人都准备就绪,互相对视一眼点点头,带着媚儿离开此处。

  “接下来先找个地方露营吧。在天黑以前搭个帐篷,有些东西遮挡总比直接睡野地强。”

  “那就去林子里吧。要木材可以就地取,也不容易被人发现行踪……”

  三人走进树林,深入一些,想办法清理出一片空地。冯仲清负责找合适的木头,常治龙则将木头上面多余的枝条和毛刺削掉。忙活了一下午,傍晚之时帐篷搭好了。

  用木头扎在一起做木排,用长棍支撑,再铺上一层绿叶,这就是最简单帐篷。地上则用茅草铺厚厚一层,可以避免睡觉时直接与地面接触,防止体温流失。

  冯仲清问:“你哪里找来的茅草?”

  常治龙笑道:“当然是刚才那间茅草棚咯,药王不让住里面,又没说不准用里面的草。”

  对于常治龙来说,投机取巧属于常态,若不是有这份小聪明,恐怕他五岁前就已经死了。

  天色渐暗,常治龙与冯仲清捡了些柴火生起了火。媚儿早早睡去,只留两人讨论有关裙丹花的事。

  “……无根之水最好取,就是朝露,坊间传闻由于不知其来源,因此称作无根。”

  冯仲清思考着说:“但是五种水当中也就这一种在外界有解释,其余四种都是第一次听说。”

  裙丹花并非凡间普通花草,人们对它知之甚少也是应当。至于这所谓的“五种水”更是闻所未闻,药王正是看准这一点才拿它来做考验。

  常治龙用木棍拨弄着篝火,一边说:“其实天理之水也挺好理解,所谓天理就是自然法则,自然法则即是天之法则。这天理之水应该是雨水。”

  “可是时间只有三天,万一这三天里不下雨,我们要上哪去找雨水?药王说不能出药王谷,即便想去外地也不成啊。”

  常治龙轻轻点头,正如冯仲清所说,雨水虽然听似容易,但只要上天不配合,他们根本没法获得。

  难道要用“降雨法”下雨?开玩笑,那可是天之神通,修为不到大乘根本没法使用。何况选手中许多是凡人,指望他们人工降雨不如直接打发人回去。

  “不过既然药王说了不能出谷,证明这五种水确实能在谷内找到。等等看吧,万一这几天会下雨呢?”常治龙如此判断。

  冯仲清叹口气:“等不要紧,我只怕白费功夫,误了周大哥的伤。”

  常治龙坚定地说:“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取得万效神丹,哪怕用一些非常手段。实在不行就偷,再不行就绑架药王女儿威胁他,总之我不会让老周死的。”

  冯仲清听后轻轻一笑。

  常治龙问:“你笑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这人挺有意思,明明相识不久,却能做到这种程度。”

  常治龙理所当然地说:“老周是我门人,作为掌门,我这么做不是应该的吗?你之前还说我不信任你们,我看是你没把我当自己人才对。”

  冯仲清看着常治龙认真的神情,心中稍稍有了一些赞赏。

  他之前的确对常治龙有成见,认为这么一个靠不住的人,滑头奸狡,跟着他也不会有好下场。

  如今却为能结实这样一个人而感到高兴,遇到事情他总有办法,为了朋友他可以两肋插刀。也许只是欠缺了几分成熟,不过这样的人值得跟随,他是一位好少主。

  想来周敬晚平日里看人颇深,他应该早就发现常治龙的为人。看他值得信任,能够托付,因此才会失了谨慎,大意到让自己一病不起。

  也许潜意识中,周敬晚已经对自己死后的将来无所顾虑。不过现在撒手人寰未免还太早,想要撇开兄弟们独自上路,恐怕只是他一厢情愿。

  冯仲清决心要将周敬晚从死神手中带回来,他一定能办到,因为掌门会助他一臂之力!

  两人一直讨论到深夜,最终还是没想到其余三种水究竟是什么。

  翌日清晨

  当拂晓点亮天空,常治龙带着媚儿游走于山林间。

  朝露是害羞的精灵,要想得到它就必须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蒐集。原本冯仲清说让他来办,可常治龙怕他粗手粗脚干不好,因此就让他留在营地看家。

  一边走一边寻,看到潮湿的叶片就将其弯曲,使露水滴下,用水壶收集。

  媚儿睡眼惺忪,还在做梦就硬被拉起,心情自然是不会太好。可是这也没办法,谁让她与常治龙间距不能超过五百米呢?

  常治龙看出小丫头不老高兴,于是随手从树上摘下一个果子来,递给她说:“这个送给你。”

  媚儿看着常治龙手上如握着红玉,欣喜之余接过来咬一口。

  “呸呸!好酸呀!”

  “有那么酸吗?”常治龙怀疑,从媚儿手上拿回尝了尝,不止是酸,还涩。

  把果子扔掉,媚儿抱怨说:“我好饿呀!从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过!”

  常治龙问道:“你不是修炼的么?用炼气填饱肚子不就行了?”

  媚儿任性:“不要!我就要吃饭!”

  常治龙拿她没辙,只能安抚说:“好好好,我等一下去药王的宅子,那里看看有什么吃的。”

  “我不要吃素菜!我在长身体,我要吃肉!”

  “别任性!”

  两人吵闹之时,有一人闻声而来。

  “哼,一大早就在这打情骂俏,你们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

  常治龙转头一看,原来是金岳炀。那小子还是一脸厌恶,好像有世仇一般。

  常治龙回怼道:“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地方应该叫药王谷不是金家谷。我们在这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金岳炀也不回嘴,怒视一眼过后,自顾转身离去。

  看着身影消失在林间,常治龙自言自语说:“莫名其妙,脑子有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