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春风里 > 第三章 空降派
 
关山镇所属的南吉市,虽然挂了个“市”字,其实是南溪民族自治州下面的县级市,同时南吉也为州府驻地,而自治州纪检口,等同于一般城市的市直单位。

“那在纪检监察部门不是好多了嘛,何必来我们这么穷的山窝窝里搞什么扶贫副书记?待基层有什么意思?”

小宫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问什么,而旁边吉淼淼则略显沉默,这副书记来历确实有些古怪,好好的直属部门不待,跑下面最贫困的贫困镇搞扶贫副书记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活,除非脑子有问题,不然怎么会这样“放下个金饭碗,端起个土饽饽”

但如果换种想法,人家说不定根本就不是为了长留乡镇基层而来,只是走个任期,镀个金,搞个基层履历就走人,那这就说的通了。

对,肯定是这样!

太无耻了吧,挤走老陈的居然是这种镀金的“空降派”!

吉淼淼越想越气,顺手合起一沓文件,用力的往桌上一顿,“砰”的一声响,吓的聊的正起劲的李德水和小宫是一震,赶紧呐呐闭嘴。

她这才发觉自己有点没控制住情绪,赶紧补了一句“我……我到下面去打印下扶贫信息表模板。”就抄起文件往楼下办事大厅去了。

她一边走还在一边生气:可恶,这种人来当副书记……

前任扶贫副书记老陈这些年的苦劳,吉淼淼是看在眼里,老陈的委屈,她也是感同身受,又加上刚刚认定了这新副书记就是过来镀金的“过渡派”,让她对这还未曾谋面的副书记第一印象就格外恶劣。

吉淼淼把短跟鞋踩的咚咚响,几步就来到了一楼办事大厅,关山镇镇机关是几年前新建的,几乎是全镇最“豪华大气”的建筑,而此时,沉浸在思绪中的吉淼淼并没有察觉到身旁的异样。

“小周,帮我打印个……咦,人呢?”

一脚踏入文印室的吉淼淼却没看到有人在岗,她四望了一圈,才发现文印室的小姑娘居然蹲在桌子底下,像是躲着什么。

“怎么了?”

吉淼淼刚弯下腰,刚一脸惊奇的问道,只见这姑娘一脸尴尬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还没反应过来,就突然觉得肩膀被人一下抓住,回头一看,只见一名老人突然站出来,抓住了自己肩膀不放。

“你是这里干部不?”

“我……我是楼上扶贫的啊,怎么了?”

“是干部啊!那就没错了!”

老人的手瘦的像鸡爪,但用力颇大,扣的吉淼淼生疼,她用力挣脱出来,老人又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吉淼淼虽然不是窗口的,但看老人这模样,知道肯定是过来办事遇到问题了,只能咬着牙先接待了。

“老爹爹,有什么事你先放手说,好不好。”

“不行!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个说法,再不给我说法,我就死在你们这里!”说完,这老人就拿出左手上的瓶子晃了晃,上面蓝底黄字的广告上印着“百草枯”三个字。

吉淼淼一阵心寒,知道遇到大事了,得赶紧先稳住老人。

“你是什么事啊?”

“我钱被你们当官的偷了!你们必须还我钱,我告诉你们,这事今天不还过来,我就死在你们这……”

老人一口浓重的本地话夹杂不清,加上年纪大了,逻辑也糊涂了,所幸吉淼淼就是土生土长的关山人,好不容易听懂了意思,原来这位五保户老人闹的是自己低保卡的事:他称自己明明健在,而工资卡却被冻结了,他去银行查,上面显示他已经“被死亡”,号称肯定是“当官的吃他的空头”,所以才举着一瓶这百草枯的瓶子要在办事大厅这里自尽。

这十万火急之时,吉淼淼本想向上汇报,可一想今天镇领导都送老陈赴任去了,值班领导也不在办公室,再一看四周,基层窗口的都不愿接这个硬茬,纷纷躲起来,老人这才越闹越凶,一把拉扯住了自己。

“老爹爹,你是不是搞错了,你人就在这里。怎么就被死亡呢?要不,我先核实一下你的身份证?银行卡被锁会不会是别的问题?”

“怎么阔能咧,我守着他们农村信用社的查了几天,清清楚楚告诉我是关帐了,说我人已经“死”了,肯定都是你们这些当官的贪了!”

本来无关的吉淼淼还想和老人好好讲话,可老人十分激动,手越掐越深,指甲都陷进白净的手臂里,疼的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试着稍微用力,想把手抽出来,却没想这一把将老人也拉倒在地,老人哎哟一声,顺势往大厅光洁的地板上一躺,看样子是讹上她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老爹爹,你先起来啊……”

现在纪律整顿搞的这么严,这里又是窗口单位,一个老人倒地上可是大事,吉淼淼急得脸通红,恨不得自己也跟着躺地上,可老人咬紧牙关,就是闭眼一动不动,像死去了一般,吓得她是花容失色,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见到这个场景,旁边原本躲着的同事更不敢出头了,有几个甚至夹起几张文件纸就要假装办事溜出大楼,免得到时追责扯上自己。吉淼淼此刻知道自己摊上大事,要是老人硬要去大医院检查一通,甚至要几万赔偿……这自己是有理也说不清。

“老爹爹,算我求你了,我……”

就在吉淼淼哽咽之时,突然身后响起一串皮鞋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

难道有人来帮自己了?

她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她完全无法想象的人出现在眼前。

这人一身正装,面色严峻,样貌此刻看来,倒是颇为俊朗,可他不是应该已经被……

这匪夷所思的场面让吉淼淼如坠梦中,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和这个人再见面。此时出现的正是昨天被她指认的那名“人拐子”!

——只见许晨光正向她大步走来。

眼前这衣冠楚楚的男人虽然还板着一张谁都欠他钱的臭脸,但此刻排众而出,让吉淼淼在心底不知怎的,已经隐隐把他当作了救世主。许晨光一走到跟前,吉淼淼就递上求助的神情,却没想人家根本就没理她。

许晨光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打开手机的外放器,蹲在地上打滚耍赖的老人身旁,一脸郑重的问道:“老人家,您叫什么名字?”

老人还是紧咬牙关,双目不睁,打定心思要讹点真金白银才起身。

见老人不说话,许晨光又解释道:“电话那边是市里人社局的徐科长,人家就在电脑前,准备帮你查工资情况,想帮你解决问题,您老给个名字吧。”

听到这,老人表情有了些变化,睁开眼看了看眼前这个一身正装的男人,一看就觉得这个干部和村里的不一样,人家既然说要帮自己查工资,那就……

“刘……刘三浦,三点水的浦。”

许晨光一点头,电话里也传来人社局那边领导的声音“关山就一个刘三浦,72岁,唔,工资卡是锁死了,今年没做退休认证,系统里显示……咦,他医保怎么还在用咧?看来是哪里搞错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让老人重燃希望,一下就坐起身来,对着许晨光的手机大喊。

“对对对,我前天还去县里看了病,医保都没停我的,凭什么停我退休工资嘛……”

电话那边先是传来敲击键盘的啪啪音,没多久就听到徐科长在那边问道:“唔,可能是退休认证上面卡住了,老人家,你是不是今年没搞认证啊?”

“这都怪我那臭婆子,那天我要她帮我搞下,她和我为晒辣椒的事吵了一架,她就不肯……”

找到了关键卡点,接下来很快就查清了事实,原来老人是和老伴吵架,他不会弄手机,腿脚又不利索,很少出门,之前的退休认证都是老伴弄的,结果今年认证期间老伴发脾气,不肯替他办每年必须办的退休认证,加上镇上办事人员疏忽,没有核对,就误报成了死亡。

而电话那头的人社局科长当场答应只要核查无误,等老人补好材料,就马上解锁工资卡,见问题解决,躺在地上的老人拉着许晨光的胳膊站起身,激动的握着眼前男子的手:“你是市里的大干部吧?!哎呀呀,谢谢谢谢,太感谢了……”

被解救的吉淼淼也低着头,尴尬的双手交扣在身前,一脸赔笑站在一旁。她虽然还没完全搞清楚情况,但明显是眼前这男人帮自己解了围,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从派出所出来的?但看他这样子,估计应该是好人,那自己昨天不就搞错了……?

吉淼淼这下不知道怎么向眼前男子为自己昨天的指证解释道歉,特别是刚刚看许晨光一个电话就直接打给人社局专办科室的科长,穿着打扮也不像常人,这人难道真是市里路过的大领导?那自己昨天的乌龙……

真是完蛋了,自己不小心得罪了市里的大领导!

不等她感叹完,老人就在一旁对着许晨光补刀说说:“你们一定要多管下这些关山的干部,太不把老百姓当回事了,我跑了不下五趟了,就没一个理我,只有你们这些当大领导的……”

被老人握住手的许晨光难得露出些许笑容:“老人家,你搞错了,我不是市里的干部,他们确实有疏忽,但你这有问题还是要按流程来办,赶紧回去办材料吧。”

“好好,感谢。”

老人千恩万谢的走了,旁边吉淼淼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市里的干部啊!太好了,不然自己就闯了大祸。

“呃,谢谢您帮忙啊……那个那个,您还记得我嘛?”

吉淼淼心里还怀着一丝侥幸,希望眼前这人健忘一点,最好能把昨天自己在车上指证他的糗事给忘了。

许晨光却斜眼一撇:“记得,怎么不记得,如果不是你帮忙,我这来关山的第一晚还不知道睡哪里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