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春风里 > 第七章 饭局
 
吉淼淼本来开的就提心吊胆,眼睛发直,手脚僵硬。加上旁边有人,特别是这人还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让吉淼淼感觉是又丢脸又火大。

什么人嘛,自己要上我的车,现在又这副样子,我开的有这么差嘛!

好不容易转过一个土包,路况缓和了一些,这位扶贫副主任总算松了口气,身子放松下来,原本坐直了的腰总算挨上了后靠垫子,她还抽空调了调反光镜,好奇的打量后座。

后排座位上是昨天在大班车上就见到许晨光带着的那两小女孩,刚刚在镇机关院子,易大鹏请众领导吃饭,许晨光居然还把这两娃娃带过来了,但这两娃娃倒也算老实,上车后要么好奇摆弄吉淼淼放在后座的随车小娃娃,要么就咯咯傻笑,可打招呼逗弄她们,却没什么反应。

虽然很好奇为什么许晨光一路带着这两个一看就不是亲生的小孩,特别是还带着去这种饭局吃饭,但鉴于许晨光这一路没主动解释,她也不好多问,特别是昨天才闹了那么大乌龙,于是在逗了小孩几下没有反应后,吉淼淼就只好默默开车,忍受车里尴尬的氛围。

可刚刚这一路开的太紧张太慢,等平缓下来,吉淼淼才发现前面一台车的车尾早已经看不见了,现在转上一个山岗,眼前出现三条岔路,这一下根本不知道该往哪走了。

“真是的~!”

她拿出手机试着拨电话问该走哪条岔道,却发现这里偏僻的信号都没有,不过对关山这整个南吉市辖区面积最大的乡镇来说,没信号太正常不过了。

吉淼淼正手足无措时,旁边一直没出声的许晨光突然往前一指。

“走左边……”

“啊?”

见这女*干部还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许晨光字正腔圆的重复了一遍:“我说去那个扶贫车间的话,走左边这条有水渠的路。”

“不是,我、你……这个,你说左边?”

吉淼淼一下被搞迷糊了,关山镇辖区广大,山路交错,她从小在这长大都没走熟,出去读个大学回来就只记得自家村子到镇上的路了,外地人进来更是一头迷糊,导航都少有信号的地方,这昨天刚来的新书记就知道那车间在哪?

“对,左边。”

许晨光一脸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眼前呆愣的吉淼淼,脸上还是冷漠如常:“怎么,听不懂普通话吗?”

这下连后排两个没怎么出声的小女孩都咧嘴笑了,被怼了的吉淼淼这才反应过来,只能愤然踩下油门,一边心里暗骂“你才听不懂人话呢,就不会好好说话嘛?空降派就这么了不起啊!?”一边往左驶去。

不过生气归生气,没想到居然还让这讨厌鬼指对了,只见小车转了几个弯,就开始走下山路,眼前地势慢慢开阔起来,在驶过一片田埂后,远处几栋关山少见的大厂房拔地而起,那就是伊尔康民族服饰有限公司的车间。

吉淼淼几人来的最晚,等她将车停在王广发的车旁边时,恰好看见易大鹏红光满面的引着赵贤才等人从车间出来,转向旁边的一栋小楼,那里是公司所在,许晨光牵着两小孩和吉淼淼过去,果然视察都是走走过场,在小楼里的会客厅里已经摆好了三桌大餐,里面还设有包厢,几位主要领导已经进去了,长袖善舞的易大鹏还折回来邀请两人过去,许晨光却摆了摆手:“我就坐这外面几桌。”

“许书记,您是领导啊!进去陪陪赵书记嘛。”

可许晨光态度坚决,就是不进包厢,让易大鹏有些奇怪,官场吃饭,座次、朝向、酒水摆放、乃至转菜那都是有规矩的,一般单位大聚餐,都是领导和来客坐里座包厢,一般员工坐外面大厅,就是吃食堂自助餐,领导那几桌都是没人敢乱过去的。

这人还是市里下来的,怎么这点规矩都不懂?

“我的许书记啊!您这刚上任第一天,来我这吃饭不上主桌,那传出去别人都会骂我啊!给小老弟一个面子吧,”

易大鹏说这话时其实已经有点介意了,他甚至都以为自己先前是不是哪里没做好,还没开始就得罪了这位新任副书记,可许晨光也不接话,只是招手叫了叫门口的两名怯生生的小女孩过来挨着自己坐下。

见这人这态度,易大鹏只能讪讪笑道:“哟~这带了小朋友啊,那好,许书记我们下次再约,到时必须得好好喝一次,各位,今天就招待不周了,请大家吃顿便饭!大家随意~随意!”

说完,易大鹏就忙着回里面包厢招呼主要领导去了,也幸亏这次忙着拉许晨光,吉淼淼才能留在外面简单吃顿饭,不然搁以前,她这样的女*干部早就被抓进去敬酒了。

想到这,吉淼淼心里稍稍开心了一些,一坐下,才发现眼前这哪里是什么“便饭”……“茶油大锅鸡”、“干锅野猪肉”、“火培鱼”、“土匪鸭”等等等等,满满当当摆了一桌,都是南吉名菜,山珍野味,香气蒸腾,甚是扑鼻。

这易大鹏在公司搞招待明显不是一次两次了,桌旁服侍的服务员都穿着民族服饰,上菜前还讲究报菜名,讲出处,加上这大厅布置:大理石地板,水纹墙砖,金碧辉煌的,比一般酒店还奢华有格调。

吉淼淼哪见过这阵仗,从来没想到自己这穷家乡还有这样一个奢华所在。

她暗暗咽了口口水,筷子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虽然心里隐隐冒过一丝念头:这样的大餐,会不会有点太奢华了?

但工作这么些年,难得吃到这么一顿大餐,加上今天确实累了,也就没细想了,只等着眼前这服务员报完菜名、讲究,就准备下筷。

“各位贵宾,这道“干锅野猪肉”用的是金桂腌制、松木火熏的野猪肉,再用茶树菇、烟笋……”

正当众人都坐好等着开席,突然一个冷冷声音打断了穿着民族服饰的侍菜员。

“撤下去。”

被这声音一惊,四周顿时传来窸窸窣窣的疑惑声,大厅里众人都瞬间抬头,目光顿时扫向出声的所在。

而只有就坐在旁边的吉淼淼心里苦笑,短短一天时间,她已经对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了。

不用回头,她就知道是那位说话就刺人的新任副书记许晨光让服务员将菜品撤下去的。

也只有他做的出这种让做客吃饭,让主人换菜的事来!

而这边一听到有人提出撤菜,马上就有管事的迎了上来。

“先生,是对哪道菜不满意?我让后厨换……”

“不是哪道,是基本都要换。”

“啊……啊?这个我没太听懂意思……”

许晨光毫不理会现场这自己带来的尴尬,只是一摆手,指了指桌上的几道野味:“去年全国就严禁吃野味了,你们还敢上野猪肉?”

“不是,先生,我们这是自己养殖的,不违法……”

许晨光双手抱臂:“自己养殖的也不行,你们这些菜市场价值多少?我看这桌按酒店标准得好几千了吧?我们在座的大都是公职人员,用餐是有标准的,这几个大菜都得撤了。”

这管事的哪里见过上桌后要换菜的领导,一下都傻眼了,只得到里面包厢去请示易大鹏,没几秒,那大胖子就抹着头顶的汗珠冲了出来。

“许书记……您看这都是老弟做事不仔细,是不是先前哪里委屈您了?您看要不这样,等会儿吃完饭,请您留一下,我单独向您道歉……”

“不是,易总您说笑了,我是对事不对人,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到您这食堂吃饭的,现在是视察的例外情况,但也必须按差旅伙食费标准来,吃完饭必须给您钱,还要开发票的。”

“许……”

易大鹏头上汗珠子都要冒出瀑了,一股邪火油然而生,这人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忍不住就要发作,但想起这人毕竟是新任扶贫副书记,接下来很多事都要从他手里过,再怎么也得忍着,只能咬了咬牙,暗骂这州纪委下来的人就是脑袋里有问题,全天下哪有请领导吃饭还要钱的道理?你敢给我敢收嘛?逗乐不是!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还是被惊动了的赵贤才出来后一锤定音,他走出包厢,过来一问情况,马上就表扬许晨光原则性强,提醒的非常对:按现在这桌上的规格,那超标几倍了,这饭不能吃。

这急得易大鹏马上让把大菜都撤了下去,桌上零零散散的只剩一些外婆菜、土糍粑之类的小菜,再让后厨急忙炒了几个小炒肉,土葱鸡蛋之类的,才凑起一桌。一行人这才开动起来,边吃易大鹏还边赞扬领导们高风亮节,清廉勤政。

赵贤才脸色不动,夹了一把外婆菜道:“这吃清淡点好啊,说实话,现在生活好了,就想多吃点小菜野菜,清胃养生。”

易大鹏:“书记说的是,大家现在都不缺吃穿,您看我这肚子,我媳妇怀孕十个月时候还没我大,我也是天天赶饭局,难得有机会吃清淡一点,今天得感谢我们许书记给机会啊……哈哈。”

一片笑声中,现场的尴尬氛围慢慢消散,但易大鹏心里暗暗骂道:这姓许的要么是个官场二愣子,要么就是故意找自己茬,总得找机会解决一下,不过他今天这样搞,估计在座的也没几个吃的开心……呵呵,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是个二愣子,才把他放到专职扶贫副书记这鸟不拉屎的岗位上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