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春风里 > 第二十章 瑀瑀独行
 
同昨晚一样,不等他去开门,一个短发圆脸的妹子从门后钻了出来——吉淼淼又过来了,许晨光都不用问,知道是她也为门外这声势浩大的送奖队伍而来。

吉淼淼不像昨晚那样,进来就开口直接怼,但她今天更恐怖,居然手上提着一卷报纸,进门就大步流星直冲许晨光面门,这一下让这位纪检出身的干部惊出一身冷汗:坏事了,这种气势汹汹、手里卷着报纸冲过来的场景他只在香港电影里看过,下一秒来人就会从报纸卷里抽出一把砍刀出来!

没想到这里民风如此彪悍,这姑娘今天就要当场行凶!?

就在许晨光举手要挡的当口,吉淼淼却没从报纸卷里抽出什么寒光闪闪的开山刀,而是“啪”的一声,把那份报纸往他面前一拍!

“你自己看。”

见这姑娘一脸郑重,许晨光赶紧抽回被吓出的七魂三魄,拿起这份报纸,这是一份《南吉日报》,在纸媒迅速衰弱的今天,这种日报现在基本就是“机关刊物”,上面几乎都是整版整版的大政方针、文件精神,没别的什么内容,几乎去除了商业性,只剩满纸的政治意义:市府大院里有什么动态、上层有什么想法,下一步是什么政策……基本都会在这份报纸上显现出来。

许晨光打开报纸,很快就注意到吉淼淼红笔圈注的一篇报道,看到题目的瞬间,他神情微变,也马上明白了今天易大鹏如此张扬的缘由。

那是一篇题为《骄傲!我市精准扶贫先进民营企业载誉归来》的报道,开头简单明了:

3月4日上午,我省2019年“百企帮百乡”精准扶贫行动先进民营企业的表彰大会在南吉市举行。我市共有三家企业获得荣誉,分别是墨庄锻压机床有限责任公司、南吉市柳树镇望湖矿业集团、关山镇伊尔康集团。

3月5日晚,我市召开座谈会,欢迎参加表彰大会的我市精准扶贫先进民营企业代表载誉归来,向他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向全市扶贫战线上的广大劳动群众表示亲切的问候。同时关山镇伊尔康集团董事长易大鹏等获奖代表分在座谈会上发言,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立足本土,根植乡镇的扶贫经验。易大鹏表示,将珍惜精准扶贫先进民营企业的荣誉,保持本色,扎根关山,大力弘扬扶贫精神,在迈向全面脱贫的伟大征程上始终坚定的站在故乡本土的角度立场上……

在这份报纸上看到关山镇几个字,许晨光的脸色沉了下去,易大鹏这番座谈会上的宣言,等于是借着这次表彰的东风,把他自己集团的前途命运和整个关山镇绑定到了一块,标榜他易大鹏已经成为了关山镇的名片与骄傲,是整个镇的支柱,更是对许晨光昨晚拿出的新扶贫资金计划书的强势反击

人家是关山的“模范企业家”,做了这么多好事,为关山镇呕心沥血,可谓是“关山岳飞”——大善人,大慈善家一个。而你一个才来第二天的副书记就想把人家拿下,你许晨光要是真动了人家,那你算什么?

“关山秦桧”?

许晨光神情阴沉,他知道易大鹏会反击,但没想到会反击的如此快狠有力。

“许书记,我知道你可能以前很优秀,在州里工作的层次也不一样,但基层有基层的做法,很多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即使你是领导,想推一件工作也要尊重当地的实际情况。”

吉淼淼说这些话时,许晨光双手交握在腹部,低头不语,吉淼淼见这死脑壳有开窍的迹象,她又接着问:“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许晨光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们镇在被定为省里挂牌的深度贫困镇之后,扶贫考核的模式就不一样了么?”

“是“积分制”加“定项制”么?我知道。”

吉淼淼撮了一下牙花:“对,现在是全面脱贫的攻坚阶段,扶贫建档和扶贫资料不是考核的必须项了,而“积分制”加“定项制”指的是年终考核将在“就业人口”、“危房改造”几项硬核数据完成的基础上,对群众满意度和项目落实、硬件建设几方面进行考核,这里面“就业人口”是最基本、最必须的要求,而我们镇去年这一项的考核分数是最高的,靠的就是伊尔康集团解决的3000多名就业人口,可你现在的……资金计划里把人家公司完全撇开,要是伊尔康堵气不接纳我们关山的劳动力,转而放开招工的户籍限制,从外面招人的话,那这原本的几千人就业问题怎么办?”

许晨光看了她一眼,没有正面回答,反问了一句:“那这样说,你们去年的考核成绩很好吗?”

“你……”吉淼淼眉毛倒竖,谁都知道去年关山被挂牌成深度贫困镇,许晨光这波反讽让她胸口一堵,差点又要吵起来,但想起这人的死硬脾气,只能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别和这种新手书记一般见识。

“伊尔康集团不只是解决了就业人口这一项,镇里很多工作几乎都离不开他们集体的支持,大到修路建房,小到组织一届篮球赛都要靠他们拿赞助发奖金……”

听到这里,许晨光眼皮往上一抬,少见的露出一丝锋利:“我知道啊,连你们去年过节的一点礼品水果、粽子月饼,都是他们集团赞助的,拿人手软,机关里取暖费都是他们解决的吧?”

吉淼淼一时语塞,去年镇上确实没钱,年底有段时间办公室里连电烤炉都用不起,更没发什么别的钱,就逢年过节一点月饼、粽子之类的小礼物,再就是年底发了几桶粮油,几袋大米,虽然没明说,但她也隐隐猜到与伊尔康集团有关。

乡镇一级的财政不容易,特别是关山这样的贫困镇,加上现在上面三令五申,把以往的各种违规福利补贴都砍掉了,机关干部和工作人员忙碌一年,到手就那四五万块钱死工资,难免心生不满,所以伊尔康的这点“小恩小惠”就显得格外“珍贵”,也让镇机关上上下下都对这个集团产生依赖,昨天许晨光宣布那份剔除了伊尔康集团的资金计划后,才会遭到那样的反对声浪。

而吉淼淼毕竟还年轻,脸皮浅,此时被许晨光揭开关山过去的这点“老底”后,她语气也变得有些局促:“我……这些是广发叔决定的,我们下面的也确实没办法,去年扶贫考核不过关,年底的综治奖和绩效都没了,你总不能让这些人过年都没米下锅吧。”

说到这时,许晨光点点头,关山这点情况根本都够不上“违纪”,只是一点小小的擦边球而已,他也不想在这纠结,很快回到正题上:“以前负责扶贫的陈书记没有提出过自己的计划书吗?”

听到许晨光提起自己最尊敬的前任副书记,吉淼淼马上点头道:“以前的计划基本都是下面起草,再按广发叔意见修订的,陈叔他基本没什么意见。”

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后,许晨光脸上有一丝异样的笑容,对面的吉淼淼顿时觉得自己这样说好像贬低了老陈一般,又马上补充了几句:“但陈叔很少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他的扶贫都是扎扎实实在路上的,亲力亲为的带着我们去浇水泥,修公路,甚至大部分时间都是下到田里乡间,替乡亲们糊墙纸,修屋檐,甚至砍柴挑水,大家都很喜欢他……”

许晨光打断她的感慨:“陈书记多大年纪了?”

吉淼淼一时纳闷,马上又脱口而出:“五十多了,怎么?人家陈叔虽然瘦,身体还是很好的,做事完全可以当一个壮年劳动力用。”

说这话时,她眼睛瞟了瞟眼前许晨光,这人虽然年轻,但那脸、手白白净净,肩膀单薄,一看就是没干过重活的样子,下乡估计挑不动一担水,有什么用!?人家陈叔一个可以顶两个你这样的,哼,还问人家年龄?

许晨光完全没在意眼前吉淼淼打量的眼神,他笑了笑:“一个人埋头做也永远只是一个人,改变不了什么。”

吉淼淼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许晨光喃喃自语般:“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噢,没什么,你还有事吗?”

见对方下逐客令,吉淼淼只得告辞,临走前,她还是又一次好心提醒道:“这年后马上要开工了,不管你的计划有多厉害,关山现在还离不开他易大鹏,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她带上门出去了,留房间里寂静无声。

…………

月色如钩,铁皮柜前的许晨光已经来来回回好几个小时,翻开一本本台账,许晨光也不由感叹这位前任确实是个实干家:老陈以前的扶贫台账做的详尽,卡档齐全,这几十个厚重的大档案盒里装满老陈对关山的付出与责任,他甚至都可以想象一个五十岁的老书记,在乡间地头,一户户走下来,积累了沉甸甸的数据和经验,对许晨光的交接是受益匪浅。

承载了这份前人的辛劳,许晨光有些触动,心里已经渐渐清晰了下一步的计划。

从思路中抬头,他才发现不知不觉已是晚上十点,手机里吉妈妈都发了几条信息过来,有告诉他留了饭菜的,有催他爱惜身体的,让许晨光心里一阵悸动,突然想起自己的妈妈。

发了会呆后,他动了动发酸的身子,简单收拾一下,就关上办公室的灯,走出大院,回头才发现整栋楼已经全暗了,自己应该是最后一个下班的,这样也对,刚来是要有这态度,他趁着月色往借住的吉淼淼家里走去,镇上的日子关门关的早,这个点街上已经看不到开门的店家,许晨光瑀瑀独行着。

而他没注意到,身后不远处,几个黑影正不远不近的跟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