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凤平乾坤 > 第112章 下狱
 
  但是再怎么古怪,也得审,眼下只能审一步看一步了。

  洪渊两耳不闻国师话,一心只看泼妇们。那放松的神情,就像在戏园子里听戏。就差手捏一把小茶壶,仰头一饮,再跟着戏曲腔调摇头晃脑吟唱了。

  国师拿她没法,只得看向那群泼妇。

  他命设宝给其中一个晒得黝黑肤色的妇人,拆了勒嘴的布条,还没拆完,就忙着嘱咐:“审完一个拆一个,千万别一块拆!”

  洪渊笑笑,看来刚才泼妇炸街的好戏直接把国师给整神经衰弱了。

  布条拆了,她倒是安静了。紧张地望着高高在上的国师,眼神瞄到洪渊和设英时,才会爆射出愤怒的恨意。

  国师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神情稍微缓和。

  这是皇宫大内,殿内又是金碧辉煌,多有龙腾凤舞图样。寻常百姓乍一进这么一座宫殿,不吓尿裤子已经是胆大的了。这妇人没敢再造次,也是正常反应,真是瞧不出一丝不妥。

  “你是谁,为何当街欺侮当朝命官?”

  那妇人一听,神情瞬间呆愣,直勾勾地看了一眼旁边跪着的设英,又看向国师,眼中闪过一丝慌张,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镇定。

  她垂头吸了吸鼻子,再抬眸时,眼中全是坚毅。只听她恨恨地说:“民女徐丽菊,民女不知道什么朝廷命官,只是亲眼看见她偷走了我的孩子。”

  “我们刚给他摆了百日宴,就被她趁席上人多杂乱掳走了。我和我家那口子都三十了,才得这么一个儿子,就被她硬说是灵婴,偷了!”

  说到此,她开始低低的啜泣,热泪滚滚,看着就让人心疼。

  “那你也不能当街欺侮命官呀!严重点,小命都保不了!”

  洪渊嘴上为设英愤愤不平,毫不避讳还有好心提醒的嫌疑。

  这话彻底击溃了那妇人,嚎啕大哭,又断断续续地控诉道:“什么朝廷命官?人家的官,都是为百姓造福的。就算做不到,也不过是贪些银子善款,哪像她?”

  “明目张胆地偷、抢,还谎称我们养不活!一个半个,也便罢了。三天两头的偷、抢,怎配为官?”

  她说得大义凛然,声泪俱下,很有感染力。

  说得国师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有些挂不住,毕竟这官是他封的,这官做的缺德事儿也是他授意的。骂设英,便是在骂他了。

  他眼珠子一转,双手使劲儿揉搓着扶手末端。如果没有外人,他大可以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处理掉,来多少处理多少。可是,洪渊这么个滚刀块在侧,还真不好这么解决。

  想到此,他干咳了几声,止住了妇人絮絮叨叨地诉苦。抬眼看向设英,一本正经道:“你到底把人家孩子怎么样了?我这儿可好久没见灵婴了!”

  设英憋屈的五官都皱巴成核桃了,“属下真的没有做,请国师一定相信属下呀!”

  她不说话不要紧,一说话,直接惹怒了跪了一地的妇人。尽管被布条勒着嘴,但是丝毫不影响她们呜哩哇啦地咒骂她。

  洪渊眸光微动,真想知道黑心肝是许了她们什么好处,能使得她们这么卖力表演。若不是她事先知情,她都要相信设英真的偷了许多婴孩送往别处了。

  看着妇人的逼真反应,国师眼中的焦躁逐渐如星火般被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冷然的怀疑。

  洪渊看在眼里,继续添油加醋,感叹道:“失子之痛,何其深!”又看向国师,“国师,我看着这些妇人不像演得,您赶紧让设英把孩子还给人家吧!”

  设英黑豆眼眼眶已经猩红,直愣愣瞪着洪渊,“我再说一遍,这事儿和我无关!请姑娘别胡乱定罪!”

  洪渊故作同情地看她一眼,还是等国师反应,毕竟,有没有罪,她说了不算!

  国师被洪渊这话激的火气更大了,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先被泼了一身脏水似的。怒火无处发泄,便看向设英。

  “与你有没有关系,人家孩子到底去哪了,你去牢里仔细想想吧!实在想不起来,设良被那些小子折腾得还剩半条命,让他帮你想想,也行!”

  他说这话时,语气平静,表情毫无波澜。

  跪在地上的设英却抖成一团,她不断地磕头,求饶。脸上表情僵化,像是被打入了万年寒冰封着的冰窖中,寒凉和绝望如霜,打得她再无半点精神。

  国师理也不理,目光望向远方,眸子沉沉如夜幕苍穹,看不出喜怒哀乐。

  设英见求他没用,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开始转而求洪渊,她那破碎的嗓音因为恐惧惊慌变得断断续续,喑哑刺耳。

  “洪渊姑娘,求求您帮我说句话,说句话啊!您知道,我和设良关在一起,会是什么下场!您心慈,求求您了……”

  她求救的声音还回荡在大殿中,人已经被侍卫带了出去。

  洪渊看着那瘦小的身影被两个五大三粗的侍卫左右提溜着下去,犹如一只死鸡。她眸意深深,就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婆婆,毁了多少家?

  一旁的国师自始至终望着远方,目光与那一小团瘦小身影重叠时,眉梢动了动。眸光中似有疑云,起初只是一星半点的云絮。倏忽之间,已经层层叠叠遮蔽了天光。

  洪渊客套一笑,把装有人参的锦盒往腋下一夹,起身朝国师方向打了个响指。

  国师皱眉看他,一脸“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的表情。

  她嘿嘿笑着朝那些妇人指了指,“国师问话也问完了,我带她们走了哈!”

  国师横眉阻止,“她们的去留,几时成了你关心的事儿了?”

  她两手一摊,故作可怜兮兮,“我承诺她们男人了,带她们进宫问话,再毫发无损带回去。这才能这么顺利,把她们都送来。您这不放人,那些男人不得撕了我?”

  “再说,罪名已经定了!她们比国师您更想知道灵婴的下落,必得天天在街市上转悠,甚至堵您宫门,问您要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