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清穿之媚宠皇后 > 第55章 第 55 章
 
叶诗旜笑吟吟道:“就是想逛街, 出宫溜达溜达,又想着能吃点不该吃的东西。”

康熙:……

一开口就玩这个大,怪不得要来给他捏肩什么的。

“好。”他一口应下, 想了想,还是道:“给朕一个时辰, 把该忙的忙一忙。”

总得把政务都给结束了, 才能真正的去玩。

他去忙,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她一个人呆在这, 心心念念的都是出去玩,整个人都坐立不安。

恨不得不带康熙, 自己冲出去玩算了。

这么想着, 不禁轻笑出声,确实是这样的。

好像不带康熙的话,会更舒服些。

等他忙完出来,就见敏妃梳着两个小揪揪, 绑着长长的红绸带,身上 穿着鹅黄的小衫, 看着可可爱爱跟个花季少女一样。

他心里有点担心, 果然一出宫, 走进一家银楼,小伙计第一句话,就让他险些捂着胸口倒在银楼门前讹人了。

“令女生的国色天香,往后是有大造化的。”

那是他贱内!贱内!什么令女。

一点都不令,一点都不女。

看着他黑着脸,叶诗旜不由得笑了,挽住他的手臂, 笑着道:“这是我家爷。”

这样一说,小伙计便赶紧恭维:“这位爷身形高大,更是英武不凡,震慑人心,难免叫小人看错了。”

这么说着,众人都笑了起来。

主要这身边挽着的顾念年岁不大,又打扮的青春活泼,难免叫人看错了。

康熙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这才踏步往里走。

然而他看惯了宫廷御制,哪里看得上外头银楼的工艺,皱着眉头来来回回的看,没有一个看上的。

叶诗旜也是如此,她最近眼光也被养刁了。

活计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是没有心仪的,不由得有点着急,往前凑了凑,将一些东西的优点都给说了出来。

他这会儿才认真的打量这女人,这才发现,对方头上虽然只简简单单的绑着红绸,但是那红绸却密密的织着金线,那般细的金线,只有经久的老师傅才会。

这样随意的打结拿来做系法绑带,可以说很是糟践好东西了。

她头上垂着的红绸,比他店里最精致的物件工艺还好,也难怪人家看不上了。

“您瞧瞧这个。”他看的惊心,又试着推了两个,见推不出去也不恼,跟在后头一个劲的看。

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这真的是,他见过穿着最好的贵人了。

叶诗旜带着康熙,跟走马观花一样在店里绕了一圈,虽然什么都没有买,但观看的兴致勃勃。

等出门瞧见一个诊所,不禁想起来一件事。

“想不想知道臣妾来小日子的时候,到底是怎么不舒服的?”她问。

康熙有些懵的望过来,就见小东西坏笑一声,直接捏住他腹侧的肌肉,扯到扯不动之后,停了十五秒,刚开始他还没反应,过了一会儿,他就毫无防备的轻嘶出声。

“怎么这么疼?”他简直都惊了。

叶诗旜冷哼:“多喝热水!”

康熙:……

“朕从未说过让你多喝热水的话。”他说。

叶诗旜一想还真是,她笑着又给他揉揉,这才笑着道:“那不管,就是想捏您了。”

她出来后,特别的放松,整个人都显得很是活泼开朗,灵动的让他欣喜。

“好好好,你随便捏。”康熙很是宠溺大度,笑眯眯的看着她。

叶诗旜冷哼,不要以为这就可以俘获她了。

但勾起的唇角,还是显示主人内心的喜悦。

“走走走,人间必备馄饨摊,我要吃一大碗。”

这么说着,她兴冲冲的拉着康熙的手,直接进了馄饨店,那鲜美的味道让人馋死了。

但是吃了一个,她就不怎么感兴趣了。

康熙也跟着尝了一个,确实闻着味挺香的,但是真正吃起来,跟宫里头的差远了。

“尝尝也就罢了。”康熙说着,剩下的叫奴才也跟着尝尝。

店主人看着一群贵人进来,还以为来了大生意 ,大买卖,结果对方就要了一碗,一人就吃一颗。

这是什么精致穷。

他头一次见人穿这么好,却这么穷,想着是不是忘记带钱了,便笑着道:“您要是忘了带钱,一人一碗吃了就是,咱这啥家庭啊,在皇城根下呢,哪里能饿肚子?”

这么说着,他就要回内厨忙活。

叶诗旜看着他沟壑的脸,不禁笑了:“带了带了,谢谢老丈。”

说着就叫奴才给赏银。

看着那么大的银子,老丈怎么也不肯收。

“您给过钱了,这些就罢了,您自个儿收着就是,要是喜欢多来,要是不喜欢,去看看别家也是成的。”

他说的豁达,一双眼睛中 ,透着实事变迁。

叶诗旜听他这么说,索性叫人买了一把瓜子来,笑着道:“那老丈讲讲古。”

左右现在是下午,一点都不忙,他也不着急,坐在那看着她,笑着说:“老丈这一辈子的运气好,生下来就开始打仗,东躲西藏的,多少次那枪都快戳身上了,哎,运气好,就差那么点,他就戳不上。”

多少人都死了,但他好好的活了。

还支着这馄饨摊子,不光能糊口,还能攒点银钱,日子过的比谁都好。

但是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平日里就乐善好施了些,希望能给底下的亲人积点阴德。

“罢了罢了,说这个作甚。”他笑着笑着,就有些想哭。

“我想妈妈了,您别介意。”他挥挥手,擦擦眼泪。

叶诗旜看着看着,也跟着眼眶湿润,低声安抚:“您放心,往后这日子好着呢,要是不好,我帮你打万岁爷。”

老丈:……

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他是不敢听。

康熙:……

他怎么从吃瓜变成挨打的那一个,简直叫人防不胜防。

“好好好。”老丈说着,又豁达起来,笑道:“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朝廷建立后,总会经历一段繁盛的时期。”

“就算以后会变,但现在是好的。”他想了想,小小声道:“您打万岁爷的时候轻点,还指着他为民争利呢。”

叶诗旜哈哈大笑起来,笑着道:“不敢不敢,那是万岁爷,打了要掉脑袋的。”

老丈点点头,有点失望的感觉,他凑过来小小声说悄悄话:“还以为您真能打,轻轻打一顿倒也无妨,毕竟百姓哭啊。”

康熙:……

能在他面前说这个还活着的人,可不多了。

一旁的梁九功要发作,被康熙给拦了,不至于,就是说着玩罢了,他当没有听见就性恶论。

“这……”他低笑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