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大秦帝国之二世皇帝嬴胡亥司马欣 > 第2150章 真正的降维打击
 
韩信在春梨心中,就是战无不胜的存在。

大秦的战神有很多……在匈奴人看来就是这样。

英布是战神。

不管是月氏人,又或者是胡人,乃至于羌人,狄人等等,许许多多名称叫法很奇怪的部族们,都将英布视为战神。

包括西域这边那些大大小小的所谓的三十六城邦,也听说过英布的战神之名。

但是,英布的战神之名,乃是血腥杀戮而出。

韩信的战神之名,则是统帅大军征战的无敌之名。

这一点,和蒙恬类似。

两人飞快的冲到了一处制高点,向着前方军阵林立的战场上看了过去。

中行说本身并没有真正见识过新军究竟长什么样子。

他只是知道新军装备了一些毁灭性力量的武器,声发如雷,百步之外,人马俱碎。

但是,对于这种真正强大的武器,真的在军队之中群体开花究竟是什么样子。

他并不知道……

当然,中行说也是一位神枪手。

这一点,从韩谈这位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来看,大致可以推测出来一点。

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既然以父子相互称呼,有些东西自然也就会变成了传承。

倒是让两人意外的是,他们到了山头上的时候,发现祁连和独孤求败两人也已经先一步到了山头上,正在抬着望远镜远眺。

看到两人到了之后,也没什么惊讶之色,倒是祁连放下望远镜,看着中行说微微一笑。

中行说急忙走上前去行礼一拜:“见过两位将军。”

两人不知为何,像是迟疑了一会儿,这才还礼。

春梨本为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奉太监,但是真正论地位的话,显然是不如眼前这两位将军的。

可是,这是真正论地位。

实际上,却也正是因为春梨本人就是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奉太监。

所以,这位御前侍奉太监,就算是身份地位不高,可是那些身份地位远远比他高的人,都不敢因此而轻视春梨。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春梨也是直接问道。

不知道是真的和祁连还有独孤求败熟悉,还是单纯的想要在中行说面前表现一二。

中行说看在眼中,嘴角只是微微上扬了些许轻微的弧度后,便当作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出。

他当然清楚,西厂一直被当作一个概念的存在而没有提出来的原因若何。

虽然有方方面面的原因。

但是最大的原因在于,韩谈不是很看得上春梨。

春梨也从未曾被韩谈当作力量均等的敌手看待。

西厂设立的缘由,就在于西厂可以监督东厂,东厂能够监督锦衣卫,而锦衣卫则可以监督西厂。

这三个就已经形成可以更完美权力平衡天平。

且同时,分别面向全国之内捕风捉影。

“上将军已经带兵过去了,这群来的安息人,都会在顷刻之间化为齑粉。”

“意思是……要全部斩杀,一个都不留?”

中行说有些愕然。

“你不能把这个单纯的看作是一个胜负之战。”

独孤求败对这个长得比女人都好看的少年很好奇,他笑着说道:“西方的人都很野蛮,他们说派遣出五千人来交战,我们这边也派遣五千人来交战。

这一万人,需要全部战死之后,才能算是分出胜负。

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投降,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真的是够野蛮的。”中行说鄙视的哼了一声,也有些迫不及待的举起望远镜来。

前方潮水一样的军阵里,他看到大堆的人马中,出现了火炮和火绳枪,还有一些非常巨大的机器,看起来像是投石机,但实际上却又不是投石机。

“那些东西是什么?”

中行说询问起来。

独孤求败解释道:“是一种可以将炸药包投掷出去的东西,比我们以前用的投石机厉害的多……”

“要开始了!”

祁连语气急促了起来。

中行说急忙凝神看去,对面那些穿着奇怪铠甲的安息国军卒们,一字排开,似乎准备步兵冲锋。

春梨嘲弄的声音响起:“完全不需要用什么热武器的吧?直接派遣陌刀队冲锋,一轮过去,还能站着的人,就已经算是好汉了。”

“不一样……”祁连眼神火热:“上将军有上将军的考虑,若是此战不能吓得安息国全国恐惧的话,就不可能在谈判桌上,让安息国乖乖的让出一半的国土来……”

“锦衣卫们传回消息来,说是安息国准备联合南边的孔雀王国,还有更加西边罗马帝国,来和我大秦开战。

所以,上将军方才会有了动用热武器的念头。

此战,可以让西方恐惧我大秦数百年之久。”

中行说呼吸有些急促,放下望远镜揉了下眼睛,快速的抬了起来,盯着两军的战场。

远在弓箭的射程之外,火炮已经发出震天动地的轰鸣声。

五千新军之中,本来不可能装备一百门火炮的。

这几乎是两万新军中一般的火炮了。

但是,当一百门火炮朝着安息军行进中的军阵发射的时候,蔚蓝色的天空底下,像是瞬间爆发出炙热金红色火球,滑过天穹后,沉重的坠落到安息军的军阵中!

“轰隆隆……”

天崩地裂的巨响声传来。

安息军的军卒们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成片的人就变成了焦糊的碎肉沫。

炙热的火弹炸开的瞬间,水波荡开似的光热火浪携带恐怖的高温和震荡的力量,瞬间吞没了一切。

中行说甚至远远的看到了那些铁甲顷刻间变成赤红色的汁水飞溅开去。

至于那些铁甲的主人,则在瞬间变成泥……如果非要找一个比喻的话,这种感觉就像是熟透了柿子,从枝头上掉落在干净的水泥地板上后,“嘭”的一声,变得稀烂……

五千来人的军阵,尚未弄清楚什么,就已经变成一片火海。

坚实的大地无法承受覆盖似的炮火。

安息军的战马,早就已经在上百门火炮齐射的时候,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同时,屎尿齐流。

秦军这边的战马,却已经习惯了这种震天动地的轰隆隆巨响,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骑着战马的秦军士兵,竟然可以单手抬着火绳枪骑射。

这一幕,让其联想到了曾经的匈奴骑兵们,他们就是这样在马背上来去如风,单手开弓,如风似电的射出箭矢。

只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左右两翼的火枪骑兵们疯狂的收割着战场。

他们的战法,和当年匈奴人的战法,真的相似的出奇,甚至有点一脉相承的味道。

我有超过敌人的机动性和毁灭性武器。

但是,我绝对不会出现在对方弓箭射程之内。

中行说浑身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转头看着身边的独孤求败询问起来:

“将军,这样的新军,我大秦一共有多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