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俞恩傅廷远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真切切被惩罚到了
 
他掌心的热度太高,以至于云筝都被烫的颤抖了一下。

她抬眼看向男人的时候,正好对上男人晦暗到不像样子的眼眸,云筝觉得自己的心被烫了一下,她脑袋一热,干脆缩回了自己的腿来起身坐了起来。

然后在男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他给推倒在了沙发上,而她则是双手撑在男人的胸口,就那样垂眼居高临下地看着男人。

被骤然推倒的江敬寒:“……”

小姑娘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她知不知道她这样做的后果?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小姑娘都这样欺着他了,竟然没再继续对他做什么,反而骂起了他来:“江敬寒,你就是个渣男!垃圾!”

江敬寒不怒反笑,他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骂他,于是认命地点了点头道:“是,我确实很垃圾。”

云筝揪着男人的衣领哼道:“你不光是个渣男,还是个讨人厌的老男人!玩弄别人的感情!”

这下江敬寒抿紧了唇,一句话都没说。

竟然说他老?

这点他不承认,也不爱听。

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被心爱的女人嫌老,那是对他男性权威的蔑视,于是他的手不自觉地就捏紧了女人纤瘦的腰肢,危险十足。

江敬寒保证,她要是再敢多嫌一句他老,他一定会给她点颜色看看。

不过下一秒,他整个人就怔住了,因为小姑娘猛地俯身凑近了他,那柔软的唇就在他的唇角流连着,江敬寒觉得这一刻他要死了。

要死在这个小姑娘身下了。

她可真是会折磨人,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一会儿娇嗔一会儿又骂人,他被折腾的没有一点力气,也没有一丝理智。

然而小姑娘继续在他唇边说着:“你这么坏,我要狠狠惩罚你。”

江敬寒的大脑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根本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惩罚不惩罚的,只知道她柔软的唇覆上了他的,而他本能地就回应起了她来,两人就那样在沙发里吻的难舍难分,快要融为一体。

自从云筝出国,两人之间从未有过这样亲密的纠缠,在云筝怀孕期间江敬寒照顾她,有两次他吻过她,可跟这次的亲吻完全不同。

那些亲吻不过是蜻蜓点水,可这个吻却粘稠到让两人都要忘了身在何处。

最重要的是,这个吻是由云筝主动发起的,也是她主动让这个吻越来越深的。

原来,这就是她所谓的惩罚。

这对江敬寒来说也确实是惩罚,因为他除了身体过分的绷紧煎熬之外,没法对她做些别的,如果他做了,那他们之间的关系立刻就变味了。

他不得不克制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云筝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好,他不舍得碰她。

虽然她已经生完孩子了,可也不过才生完孩子两个多月而已,而且她是剖腹产,在医生的叮嘱里,最少要三个月的时间不能同房。

而她又因为孩子早产,伤了身体底子,江敬寒现在完全不敢碰她,只想让她好好休养身体,所以在最后的关键时候,他还是理智回归,捏着女人的纤腰将她从身上拎了下来。

两人均已衣衫凌乱,气息更是乱的不像话。

江敬寒抬手扶着女人的肩克制地说道:“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惩罚,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我现在浑身都疼的慌。”

他这样咬着牙说完便起身去浴室了,云筝懊恼地喊住了他:“江敬寒!”

她都这样主动了,他竟然还能克制住?

他是不是真的对她没感觉了?

是不是真的打算放弃她了?

是不是……不爱她了?

江敬寒顿住了脚步,但人却没有回神。

他不敢回神,他此刻的眼神会泄露他对她所有的渴望,他也很是狼狈。

“你竟然不要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真的变心了?”云筝气呼呼地质问着他,顺便火大地丢了一个抱枕往他身上摔。

江敬寒抬手爬了爬自己的头发,转头低声说:“你才刚生完孩子没多久,不能同房。”

男人丢给她这样一句话,便彻底闪身进浴室了。

云筝愣了一下,随后恼火地捂住脸倒进了沙发里。

是啊,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她出院的时候医生叮嘱过她,几个月之内不能同房,只是她今天借着酒意又有这样的机会,便有了蠢蠢欲动想要撩江敬寒的心思了,一时冲动,就把这个叮嘱给抛到脑后了。

现在好了,人她白撩了。

她也要面子的,她也脸皮薄的,她借着酒意豁出去这么一次,结果……

她真的没脸见人了。

从刚刚在浴室里摔倒的时候开始,她就没脸面对江敬寒了。

江敬寒在浴室里收拾好自己,洗了个澡重新出来之后,没在客厅里看到人,打算进卧室找人的时候,他听到卧室里传来云筝的声音,小姑娘似乎是在跟女儿说着话。

不过他们的女儿现在很显然在睡觉中,大抵是她自言自语。

“江唯安,你知道吗,你妈妈我今天真的丢死人了,太丢人了,要不是还惦记着你,我都没脸活了。”

小姑娘懊恼的话语让江敬寒有些想笑,她说什么没脸活这样的话,他能感受出来她只是在开玩笑,用这样的话来表达自己这一天的尴尬。

“你以后长大了,可一定要沉稳一些,冷静一些,理智一些,千万不要学妈妈这样,太丢人了,哎。”

“你多学学你那个爸爸吧,沉稳冷静理智他都有,拜托你所有的性格优点都像他吧,这样的话将来你心眼肯定够用,不用怕被男人骗,也不用怕被坏人骗。”

“妈妈就是太天真了,太傻了,才被你爸爸给骗成这样的。”

江敬寒悄悄开了门进去,就看到小姑娘正趴在女儿的婴儿床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吐槽着他。

说他欺骗了她。

江敬寒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她装糊涂的本事可真是一流,他什么话都跟她说了,她也清楚地知道他是因为怕连累她所以才分开,可就是故意这样阴阳怪气地刺他。

罢了,她要刺他就刺他吧,谁让她心里有气呢。

“我去趟公司,你留在这儿照看她?”江敬寒进来之后主动跟小姑娘这样说了一句。

他不能再跟她待在同一个空间了,不然他真的会疯。

而他也是用这样的方式给她创造一个跟女儿待在一起的机会,想必她一定会欢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