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三国:被刘备赶走,我截胡孙尚香刘武孙尚香 > 第147章:丞相,刘子烈他这次是真杀过来了!
 
第147章:丞相,刘子烈他这次是真杀过来了!

大雨磅礴中,

万余士卒,犹如黑色的潮水向襄阳涌去。

“特奶奶的,根本看不清!”

“别发牢骚了,前面就是襄阳!咱们跟着刘皇叔可没打到过这地界!”

“待长公子下了襄阳,樊城也跑不了!取了襄樊,南阳也是咱们的。”

“还得是跟着长公子过瘾!别说刘皇叔,就是老主公刘景升在时,南阳咱也没收回来!”

冒着大雨急行军,几名老卒还犹有余力低声议论着。

刘表为荆州之主时,他们就在军中效力,赤壁之战后刘备占了荆南四郡,他们便随着同袍一起为刘皇叔效忠。

公安之战,刘武大胜,他们再次成为刘武麾下士卒。

在这些底层老卒眼中,刘表、刘备也好,刘武也罢,终归是汉室宗亲,都是一家人,效忠他们与效忠汉室也没啥区别,也没什么背主的说法。

但即便是老主公刘景升在世的时候,也不曾做到全据南阳。

刘皇叔就不用说了,拿下荆南四郡已然是竭尽全力。

唯独这位长公子,其势当真是一飞冲天……

占江北!

吞荆南!

而今水陆并进,大兵直扑襄樊!

只待拿下襄樊,南阳那就是长公子嘴边的肉,随时可以下牙……

“当初公安城向长公子开城门,果然是做对了!”

“刘皇叔也是糊涂了,这么有能耐的儿子不立世子,却要立一个七岁的奶娃儿?!”

“若是真立了阿斗,别说打到襄樊,荆南四郡早被曹操吞了!”

老卒们窃窃私语,脚下功夫也不曾掉队。

“驾!”

最前方,魏延看着越来越近的襄阳城,长长吐出一口气,望向并骑而行的副将:“传我军令……”

“全军加速前行二十里,就地扎营。”

“本将要把襄阳城路上通道,彻底堵死!”

……

……

“报!魏延大军距城下不足四十里!”

“魏延距襄阳城不足三十里!”

“敌军已至襄阳城二十里处!”

襄阳郡守府邸,浑身湿透的斥候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关于魏延大军的最新消息,不停的传来,只是每传来一次,将领们的脸色就不由自主的阴沉一分。

这一万大军,就像块大石头,死死的压在他们的心头。

难道魏延当着要趁着雨夜攻城?

“报!”又一名斥候跑来:“魏延大军已至襄阳城十余里外,据探马所报,对方还带着军帐、拒马,甚是古怪。”

军帐、拒马?

在场所有将领无不愕然,这不是扎营的东西吗?

魏延连夜攻城,还随身带着这些玩意?

“不好!”吕常骤然起身,脸色难看:“魏延不是来攻城的……他这是要在襄阳城外扎营!”

“他要堵死襄阳城陆路上的最后通道!”

吕常毕竟征战沙场多年,一眼就看破了魏延的打算。

一旦襄阳陆路通道被堵死,背后又有荆州水师……

所有将领后背都湿了。

吕常神色冷然:“传令!集结两千士卒,速速出城,务必抢在魏延之前于城外十里处扎营!”

“襄阳绝不能变成死城!”

……

轰!~

这一夜,襄阳城门被第二次打开。

刺眼的火把照亮了城门甬道,两千士卒蜂拥而出,冲进了雨夜。

两千士卒身后还有满载扎营辎重的车队,紧随其后。

“快快快!”

“将军有令,襄阳城外十里处扎营!”

“跟上!”

大雨中,两千士卒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扎营!快扎……”

“杀!!”

“敌军!是敌军杀来了!”

“迎战,快迎……啊!”

话音未落,惊天动地的喊杀声猛然自他们身前炸响。

这两千士卒到达目的地的同时,魏延领大军就已经杀至!

大军犹如决堤的洪水般冲了过来。

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几乎一个浪头,就彻底淹没了这两千士卒……

魏延跃马冲入两千军中,手中大刀横砍竖劈!

惨叫声越来越少,

地上的血水被雨水冲刷的越来越淡。

须臾,

惨叫声没了,血水被彻底冲干净了。

只有魏延冷冷的军令响彻:“就地扎营!”

……

襄阳城楼之上,

章陵太守吕常亲眼目睹了刚才的雨中激战!

自己冒雨派出去的两千人,甚至都没来得及扎好营寨,就遭到了魏延的突袭。

魏文长不愧是猛将……

昔年同在刘表麾下,吕常与魏延自然是认识的,说是故交也不为过。

那时刘表二子为了争夺荆州,几乎停尸不顾,束甲相攻,心灰意冷之下便直接投了曹操,而魏延则是冒险投奔了刘玄德。

吕常投靠曹操后,被拜为武猛都尉厉节中郎将裨将军,封关内侯,早就是章陵太守。

而魏延呢?

在刘玄德那里不受重用,处处排挤。

曾几何时,吕常在心底里是笑话魏延的,笑他魏延被刘玄德之名所欺,以至于混到那种地步。

然而直到今日,吕常才反应过来,魏延投靠的才不是什么刘玄德,而是刘子烈!

如今刘子烈已经是普天之下仅次于曹孟德的诸侯,而魏延,则是刘武麾下第一的大将,独镇一方。

听说魏延甚至早早和刘武结拜,魏延为兄,刘武为弟。

如此看来,自己的眼光终究是差魏文长一筹……

曾经故人旧识,而今各为其主,自己派出去的两千人被直接拔掉,魏延果然还是那个魏延,不留丝毫情面!

吕常回转堂内,

“大人,如今我们城内仅有八千人,再无打通陆上通道的机会了。”

“魏延外面一万人,我们未必不是对手,只不过我们有城可守,没必要与他们交战!”

“可咱们襄阳城三面环水,只一面是陆地,如今陆地被封锁,那就成了一座孤城!”

“那还能怎样?!我们出兵少了,就如之前两千人一般根本守不住!出兵多了,这襄阳城咱们还要不要了?!”

“是啊,现在咱们毕竟还可以据城而守,魏延就一万兵,奈何不了咱们……”

“对,千万不能再出城浪战了,要知道荆州水师就在江上飘着,他们随时可以登岸!”

“是啊!不能再出城,不然就是万劫不复!!”

诸将议论纷纷,群情激昂。

最终得出结论,被魏延封锁住陆上通道固然危险,但还可以固守。

再出城的话,打不得打得过两说,一旦荆州水师趁着襄阳城内空虚登岸,那迎接他们的就是万劫不复。

“襄阳城高墙厚,纵然封锁,魏延也奈何不了我们。”吕常竭力去安抚诸将情绪:“只要我们固守,纵然荆州水师登岸,也可抵挡一段时日。”

“诸位!”

“我们襄阳局势是不怎么明朗,可切莫忘了襄樊一体,我们对岸是曹仁将军把守的樊城,樊城内驻军两万!”

“还有于禁将军也来了,带来了七军,足有三万多精锐!”

“对岸可是有着五万大军……”

“我等尽可能在这固守,我们守一日,就是为曹仁将军拖住魏延一日!”

“襄樊一体,我们不是在这里孤守,而是在为曹仁将军争取胜机,樊城能击退刘武,则襄阳之围自然可解!”

吕常话毕,城内诸将情绪都缓和下来。

就目前手上这八千人,同时面临被魏延封堵陆上通道,还有兴师动众而来的荆州水师压力实在太大!

可这位章陵太守三言两句就把压力给转移到了对面,击溃来犯之敌是曹仁于禁他们的事!

咱们襄阳也不用和魏延交战,只需安生在城内守着,就算是拖住魏延,就算是立功啦!

然而就在此时,

有斥候慌忙来报:“大人!”

“大人!”

“大事不好了!”

“前往樊城的信使被阻,连船带人都被荆州水师截获!”

“汉江已被封锁!”

轰~

堂内大惊!

诸多将领脸色都白了……

陆上通道被封锁也就罢了。

现在连水上通道也被彻底断绝了?!

吕常不敢置信:“汉江被封锁了,竟到了连一艘传信的小船都过不去?”

斥候拱手,哆哆嗦嗦的说:“过不去,连一艘小船都过不去!”

“荆州水师大军一字排开,只围堵咱们襄阳一侧,楼船大舰锁江,绵延数十里不绝,襄阳虽三面环水,可已是一块木板都下不了水,舟船难渡啊!”

襄阳三面环水,一面为陆地。

陆上被封锁,襄阳就已经成了实际上的孤城。

而今荆州水师封锁江面,片板不都入不了汉水……,襄阳已经成了死地!

吕常感觉无比的压抑,近乎窒息。

水陆两面被围,刘子烈如此大费周章……天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天知道刘子烈接下来要有什么动作。

刚才还说什么等樊城那边和刘武打就行了,可是刘武水陆两路大军都是冲着襄阳来了!

可大江阻隔,樊城那边根本没法救援……

砰~

吕常没了魂一般,跌落座上,双目之中满是惊恐:“那岂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襄阳已是死地……”

堂内万马齐喑,诸将默然,没人能再说出一句话来。

场中,死一般的寂静,正如这已被牢牢困死,没有任何生机的襄阳城一般。

……

……

“荆州水师已杀至汉江,横亘于襄樊之间!”

“两城消息往来已断。”

“襄阳此刻情况尚不得知……”

樊城,探马斥候跪在大堂内,向曹仁与一众守将禀报军情。

荆州水师!

刘武居然带着荆州水师杀过来了?

更要命的是,荆州水师已经阻断了两城之间的水上航道!

曹仁额头渗出了汗水……

眼前的形势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那种猝不及防的感觉,再次让他回想起西陵城外,他与刘武交战的一幕幕。

那些层出不穷的手段。

那些各种超出预料之外的局势反转。

那种无力感……

“魏延有一万兵自陆路攻向襄阳城,如今刘武又领着水师隔断了襄樊之间的联系……”

“眼下就怕那魏延与刘子烈联手夹击襄阳,将襄阳陷为死地!”

“魏延大军距襄阳尚有五十里,吕常又是积年老将,只要他在城外扎下营寨,守住陆路通道,自然能支撑下去。”

“话虽如此,但刘子烈多奇谋,安知还有什么其他手段?我等还好,背靠北方,曹丞相尚可派援军救援,襄阳若被困……”

樊城一众守将,无不面带忧虑,神色沉重。

刘子烈!

这三个字就像是三块沉甸甸的大石,压在他们心头。

刘子烈真的亲自来了,他的大纛就飘扬在荆州水师的座船上,原本还对守住襄樊毫无怀疑的众位守将,此刻心里忽然有些发虚。

大堂内的气氛忽然低靡了下来,曹仁敏锐的注意到这一点,当即开口:“无妨,那刘子烈不过是领了一支水师过来而已,又能改变几分大局?”

“襄阳城是天下有数的大城,且城中粮草充足,守军一万,吕常更是稳重老将,便是被刘子烈围了,吕常守住襄阳城还是绰绰有余。”

“此战的胜负,眼前只在樊城!”

“刘子烈领荆州水师至此,绝不可能只顾襄阳,不管樊城,我料他必要登岸来攻樊城……”

曹仁声音低沉:“樊城有守卒两万,城外更有于禁将军三万援军。”

“刘子烈荆州水师承自刘备,顶多只有两万余人,这两万士卒他就是全部带上岸来攻樊城,又能如何?”

“难道我五万大军,反不敌他两万兵马么?”

“只待我等击溃刘武,襄阳之围自解,襄樊之地无忧矣!”

曹仁倒不是纯粹的安抚人心,他说的有理有据,都是事实。

樊城众将当下眼睛都亮了……

樊城五万大军,难道还敌不过刘武的两万人吗?

这怎么可能。

樊城据城而守,就是耗也能把刘武耗个半死,再加上于禁三万大军策应……

这一战,优势还是在我!

众将终于安心了。

曹仁也松了口气,但眼下还有一桩要事得赶紧解决。

于禁本在樊城西北五十里外结寨,奈何眼下刘武水师杀至,于禁结寨所在也得变一变了。

曹仁:“来人!传我军令与于禁将军……”

“而今刘子烈水师,封锁汉江,襄阳城被困,襄樊不能往来,目下,襄樊变局皆在樊城一地,吾料刘子烈必攻樊城……”

“命于禁将军再寻新驻点在,于城外三十里处结寨,与樊城互为犄角策应!”

……

……

数骑飞马出樊城,皆是斥候。

即便此时襄樊地区降雨,他们的速度也没有丝毫放缓。

背着的布袋,里面用油布包裹着的军报,是要发往许昌,给曹丞相的,十万火急!

已经是满地泥泞……

斥候们在雨中奋力挥动马鞭,飞马拼了命的往北方奔驰……

马蹄扬起,湿土被带出大地。

马蹄落下,水花往高处溅起。

他们从樊城而出,奔袭不分昼夜,至宛城时候天就已经黑了。

驿站换马,

新一轮的飞马接过急报,接力开始了。

星夜兼程!

等斥候奔出南阳盆地,彻底踏足中原的时候,一轮大日已经从东方升起。

斥候们朝着大日的方向拼命赶路。

因为他们知道这次情况有多么重要,有多么危急,北上布袋里,用油纸包裹住的军报,足矣改变整个天下的大局。

【荆州牧刘武领军北上,征伐襄樊。】

【荆州水师封锁汉水,樊城援军不能救援,襄阳已被困死……】

【丞相,刘子烈他这次是真的来了!!】

……

……

许都城。

已经入夜,宵禁后的许昌万籁俱寂。

壮阔的丞相府内,

曹孟德酣睡正沉,似乎为梦魇缠身一般,此时的曹操已经满头大汗,就连枕巾都湿透了。

……

隆冬时节,

西陵城外,

大雪纷飞……

“快!快!”

望着身后那越来越近的可怖身影,曹孟德肝胆欲绝!

不能让他追上来!

一定不能让他追上来,否则就全完了!

“驾!驾!驾!!”

驭者奋力挥舞马鞭,车辇摇晃的越来越激烈。

轰!~

曹孟德只觉天翻地覆……

完了!

我曹孟德难道今日真的要死于此地吗?

“主公!”

是曹洪,曹洪赶来了!曹洪将自己托上马背……

“主公,速走!”

“子廉,你怎么办?!”

“天下可无洪,却不可一日无公!”

沧啷啷!~

“刘子烈,曹洪与你来战!”

曹操的浑身都在颤抖,双臂失控,竟是连缰绳都抖不起来。

他臂下沉,正要再抖……

猛然间!

一只手掌按住了他的手臂。

湿漉漉,

满是鲜血,

火一般炽热的一只手,死死按住了他的手臂!

沙哑至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曹贼,我逮到你了……”

……

轰隆隆!!~

惊雷破空,一刹那,点亮了整座许都城。

“啊!!~”

丞相府内传出一声惊惧之极的大叫。

是曹孟德的声音……

砰!!~

房门被一脚踹开,半张脸的许褚已经领兵冲了进去:“主公!”

惊魂未定的声音随即响起:

“仲康,孤无事。”

“只是方才噩梦罢了……”

烛火点燃,房内亮堂了起来。

梦中惊醒的曹孟德,此刻浑身都已经湿透了,不待他缓上一口气,就忽听得屋外水声大噪,

哗啦哗啦!!~

哗啦啦!!~

大雨如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