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灵印使者 > 第十四章、学妹驾到
 
  
橘色的大巴车从车站大门缓缓经过,站前已经有了不少等待的人,从大巴车上下车的乘客个个顶着黑眼圈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门口推搡而出,他们拖拽着大包行李,有个高个子的年轻小伙戴着耳机举着行李箱侧身从人群中闪出。
大部分都是从外地旅行回来的游客,经过一整天的奔波早已经吊着半口气了,人群中传出低低的喧哗,隐约还有小孩的哭声。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走到检票处,女孩穿着一件纯白色的低肩吊带衬衫,胸前印有极简风格的英文字母,松松垮垮的衬衫虽然略显邋遢却一尘不染。超短水蓝牛仔裤上挂着一个精巧的吊坠,白皙修长的双腿在灯光下映着白晕,呈现出一种透明的质感,耐克牌子的白色运动鞋上沾有点点泥渍。
女孩接过检票员递来的车票随意塞进口袋里,一手拖着大号行李箱一手揪着身后的背包背带,步伐轻快如风,微卷的浅栗色长发随风拂起,轻巧的身影在人群若隐若现。
不时有赶路的旅客微微侧目,看一眼女孩那仿佛一骑绝尘清风飒飒的背影。
耳边常有提醒的广播声响起,大厅中一片明堂,女孩穿过逆涌而来的人潮,从大门处侧身闪出,大城市夜晚特有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眼前灯光似海。
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默默伫立在人群中的身影。在她的印象中,他好像一直都喜欢穿着那件特制的深灰色风衣,哪怕混杂在人山人海中,也像是独此一人在原地等你。
她下意识地放慢了步伐,点着步子向他靠近。
凌辰轩也发现了她,于是他迈步朝女孩走去。
二人距离很靠近的时候女孩冲他扬起一个讪讪的笑容,但很明显有点心虚,她挥了挥手,“surprise……“
她当然清楚为什么凌辰轩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车站,他一向是一个极其守时的人,今天早上她原本只是本着瞎逛一逛的心态登录道盟论坛,想刷一刷更新不久的帖子,刚一上线就看到驱魔人洛凡置顶的求助贴,当时她正在赶往西城车站的车上,原本想稍微地留一下言表示同情,结果下一刻就看到了某人回复的“我在武城”这句话。
于是马上改变回北城的车票,从西城直达武城,还私信告诉凌辰轩说自己要去慰问他啦,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来车站接一接她哦,时间是晚上八点四十分。
原本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因为她知道以凌辰轩的性格,一定不顾一切地准时出现在车站门口,他一直都这么固执,对谁都是。
结果当他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触动。说实话她真的怕一出车站就得独自面对这个城市的喧嚣,到时候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喂你现在好像二十世纪上海滩的特务欸……”虽然知道现在这种气氛吐槽不太合适,可她还是忍不住弱弱地嘀咕了一句……
凌辰轩看了眼她手中的行李箱,直接伸手想要接过,在二人双手就要触碰到的一霎那,他佩戴在手指上的玄戒轻轻地响了一声。
…………
顾方焱拎着一大袋泡面和可乐推门而出。
店铺的大爷和顾方焱很早就认识,当时大爷一看到他进门就戴上自己的老花镜满脸慈祥地陪他唠了会儿嗑,顾方焱心里那个感动啊,于是就花掉了自己仅剩的全部零花钱。
现在顾方焱一个人在灯火璀璨的武城街头悠闲自在地踱着步子,瘦削的背影缓缓地融在华丽明亮的街道上,周围是峡谷般向高空崛起的高楼,仿佛是用光编织而成的方格笼子,远远望去远处的高架路上的汽车汇成了一条弧形的、细长的光流,用尽全力地向前涌去,不知道要通往什么未知的远方。
人其实在大多数时候都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情绪,这时你总想一个人出去走一走,不一定要有一个目的,也没必要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但顾方焱只是觉得现在的街头空气超棒,只是想在外面多逗留一会儿,因为回到家中就只剩下泡面和沙发了。
还有电视卡,他今天特意去交了电视卡。
有学习超棒的同桌帮自己辅导功课,晚上还有肥宅快乐套餐和最新更新的动漫,虽然还有一丢丢不愉快的插曲,但老实说这样的生活还蛮不赖的。
他只是不太想面对高考完的生活,那个时候自己会去哪儿?一切是不是会回归于零,又要从新的起点开始新的生活?
想到自己身边为数不多的朋友又要分道扬镳渐行渐远,顾方焱就会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
远处的地平线朦胧却又坚硬,天空中零碎浮现着几颗星星,整个城市的灯都亮着,仿佛潮水,随时都会朝他汹涌而来。
…………
夜色下的居民区完全陷入了沉寂,一些墙角开裂的老墙上爬着大片的爬山虎,在昏沉的月光下泛着幽绿色的光。
“这个地方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了啊。”程兮诺微眯着眼抬头张望。
“嗯,这里住着很多退休的老干部。”凌辰轩拖着行李箱在后面跟着。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啊,找个酒店什么的不好么?那个……不是一起去开房啦……我只是想好好洗个澡,毕竟刚从西安旅游回来浑身脏兮兮的……”程兮诺苦着脸回答。
“我在执行任务,这里是任务地点,我在这里感知到了至阳之物,就在这附近。”凌辰轩没有理会她的满腹幽怨。
“有件事我从刚才就很在意了,你还在戴着那个玄戒啊?”程兮诺扭头指了指他右手的那枚漆黑的戒指。
凌辰轩一愣,“有什么问题么?”
“唉~”程兮诺做摇头叹息状,无可奈何地看了凌辰轩一眼,“学长你也得学会与时俱进啊,那些东西早就已经过时了。”
“过时?”凌辰轩皱了皱眉。
“就是落伍啊,现在还戴着这玩意的只有老一辈的驱魔人以及总部的那些大叔了。”程兮诺得意地扬了扬自己的右手,玉葱般光洁纤细的食指上佩戴着一枚小巧玲珑的银白戒指。
随着时代的飞速进步,有些流传至今的陈规旧束已经被年轻一辈的驱魔人逐渐打破,大家都坚信团结就是力量,人多就是牛逼,取长补短的协作永远比单打独斗更加高效。
所以有越来越多的驱魔人私下组成斩鬼小队,孤独了上千年的驱魔人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战友,甚至是朋友。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凌辰轩就像个古董,总像是一个活在千年前的驱魔人,一生流浪世间,凄冷地挥刀,带着挥之不去的寂寥。
所以她有时候也会很庆幸自己能够遇到他,她害怕他会一直那样孤僻下去,像是旷野深处的孤狼,固执得让人心疼。
刚才见面的时候她能从凌辰轩身上感受到未完全散去的暴戾,即使顶着一张不喜不悲的扑克脸也难以掩盖住其中的杀气,简直像是刚怒杀了几个人就匆匆赶来接她,她甚至在他的深色风衣上看到了几个疑似血迹凝固后的褐点。
每到这时她就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陌生,心里总是很忐忑很不安,害怕他举起刀就再也不会放下,最终会被极致的暴力裹挟,变成一个没人认识的怪物。
好在凌辰轩总能将每个任务都控制在一个极为精准的度上,像是锋利的刀流水般出鞘又收鞘,等到敌人血光扬起,他就已经转身消失了。
二人在沉沉的夜色中缓缓向居民区深处挺近,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和行李箱车轮滚动的声音。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凌辰轩突然说道。
“欸?”程兮诺愕然抬头朝他看去。
“如果一个驱魔人在他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没有收到道盟寄来的邀请通知,这能说明什么?”凌辰轩缓缓地问道。
程兮诺眨眨眼,“你的意思是一个有着阳血体质但没有被激活的驱魔人在十八岁那天没有被道盟邀请?很简单啊,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那个驱魔人生活的地方太偏僻被道盟遗漏掉了,你知道这种情况经常会发生。”
凌辰轩想了想,“应该不是,他就住在这附近。”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程兮诺朝他伸出手指,“驱魔人的父母不希望他知晓自己的身份,想让他跟普通人一样过正常的生活。”
“父母……”凌辰轩垂下眼帘,他想起之前的电脑壁纸,男人和女人年轻的面容重新浮现于脑海。
原来是这样么,不过仔细想想也正常,当父母的谁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常年游走于刀尖,像是进入一场无法醒来的梦魇,等待他的只有杀与被杀。
“可邀请通知不是由道盟强制发布的么?应该不可能光凭个人的意愿就能随便改写吧?”
“谁知道呢,万一那个人很厉害很厉害呢,说不定是道盟内部组织的某个领头人,那样的话即使提个小要求也不过分吧?”
“那道盟曾经有没有过一个姓顾的高级驱魔人?”凌辰轩突然抬起头来直视程兮诺的眼睛。
“那个……学长连你都不知道那我就更不清楚了,毕竟道盟的高级驱魔人还是蛮多的。”程兮诺停下步子,“有什么事么?”
凌辰轩轻轻摇头,“算了,只是随便问问,走吧。”
“这个地方不简单。”许久之后他低声自语。真的不简单,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迷失者,也不太可能只是巧合。还有,那个他一直在寻找的至阳之物到底在哪儿?那个顾姓男孩的父亲又会是谁?
一个又一个谜团笼罩在这个居民区里,仿佛天边看不尽的乌云。至少在没完成任务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啊……”程兮诺弱弱地提问。
“民宅。”凌辰轩直截了当地回答。
程兮诺满头黑线,“那么请问一下我们该怎么私闯呢?”
凌辰轩一脸严肃地从风衣内侧的口袋掏出一枚小小的钥匙,“这是我从玄关抽屉里找到的备用钥匙。”
程兮诺默默捂脸,“我真的是太佩服您了学长……”
远处不知道从哪里响起孤鸟的低鸣,像是哀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