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灵印使者 > 第二十二章、风与火之歌
 
  
一楼大厅的门被粗暴地推开,一群身披深色风衣的年轻人踏着水雾冲了进来,衣服上沾有星星点点的水珠。
他们来得十分突然,每个人的身影都凌厉如刀,仿佛下一秒领头人就会掏枪鸣天。
面对这群暴徒般的男人,在场的所有男女却并没有感到诧异,相反不少女人呼喊着朝他们举杯示意,以一种盛大的仪式欢迎他们的到来。
“我靠,这群人要干嘛?”在周围的声浪中顾方焱缩着脖子盯着那群神色匆匆的男人,他们的身份一瞬间由暴徒转变为明星。
程兮诺朝他竖了竖手指示意他安静。
“难不成他们是……迷失者?”最后三个字顾方焱说得很小心。
“注意他们手中的东西。”程兮诺朝一个方向瞥了瞥,顾方焱这才发现为首的一个男人手中提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同时也发现男人烫得笔直得袖口下方隐隐约约晃过一抹漆黑。
“他们的左手手腕处有一个黑色的麋鹿刺青,是鬼影的人。”程兮诺朝他眨眨眼。
“那箱子里的又是什么?说实话我现在已经不相信那里面装的是附魔物了。”顾方焱说。
“装的什么一会儿不就知道了。”程兮诺脸上扬起一丝坏笑,像只做了恶作剧的猫。
“不是吧……你想干嘛?”顾方焱突然感到一阵恶寒,他发现自己呆在这群驱魔人身边真的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那帮男人在情绪激动的人流中簇拥着前进,看得出他们其实是想低调一点,即使是在潮水般热情中也个个低着头步伐匆匆。
顾方焱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因为程兮诺在附近的缘故,再扭头时发现程兮诺一个人在不远处站定,眼眸含笑,双手各捏着一张……灵符。
这是他第三次见到这种诡秘的灵符,第一次是在雨巷,第二次是在一楼的皮革箱里,每一次看见这种东西都会让他莫名战栗,仿佛这其中带有某种不知名的诅咒。
两张灵符的图案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勾勒的笔触同样狰狞骨感,像是无数干枯的胡杨盘旋交缠着指向苍天。
顾方焱刚想张嘴,程兮诺就已经丢出了其中的一张灵符,灵符在她的手中闪烁过一丝橙光,下一刻划出的轨迹像是燃烧了起来,连空气都微微一震。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灵符怎么使用,程兮诺的指尖绽开一轮金黄色的光纹,与之响起的是青铜般的钟响,随着灵符从指间渐渐远去,光纹一闪而逝无声地隐匿于空气中。
为首的男人愕然抬头,下意识朝着灵符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薄薄的灵符顺着间隙毫无阻碍地突破人群直逼向他,整个过程都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静止,他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有灵符划动的轨迹锁定自己连成一道直线。
下一刻原本飘在半空中的灵符突然犹如一团浓雾一样化解开来,像是注入清水的一滴墨,又如同花的瞬间绽放又再度凋零,那个过程是如此之快,甚至让他怀疑刚才是不是眼花了。
但那种如同被枪指的精神感知是不可能出错的,他猛然嗅到了危险的气息,那种被黑色荆棘缠绕心脏的感觉……面对驱魔人的感觉。
不知名的狂风顷刻间席卷而来,毫无征兆,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飓风给砸懵了,不少人顿时尖叫出声,一时间满眼都是女人发丝裙摆狂舞的景象,无形的狂风在封闭的空间内肆意翻涌,无数鲜红的钞票、红酒漫天飞舞,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御风符。
空气中涌动着狂暴的元素,难以置信眼前的场景仅是由一张小小的灵符造成的,顾方焱捂着头弯下腰,周围的人群推挤着乱成一团,钞票划过脸颊刮得脸生疼。
所幸能来这种场合的人大多都是一些事业缠身又放纵不羁不喜儿女情长的中年大叔,即使看着满眼飞舞的红色钞票也丝毫没有伸手去抓的念头,因此场面也并没有混乱到极致。
顾方焱勉强睁开眼睛寻找程兮诺的位置,但下一刻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程兮诺若无其事地轻点着步子朝人群靠近,她的步伐灵动而优雅,指尖捏着一抹绯红……手中的另一张灵符燃烧了起来。
说燃烧其实也不太合适,准确来说是……融化,灵符像是冰河开裂般从中心绽开无数裂缝,但裂缝下涌现的却是炽红色的浮光,犹如火山无声地崩裂。
很快灵符散发的灵力点燃了空气中暴涨的氧气,程兮诺捏着灵符快速移动,火苗被拖拽成一条狂暴的火蛇,弥漫开来的火焰借助狂风的力量肆意狂舞,狭长的火蛇如同陨石划出的轨迹。
真是暴力……如果说刚才的御风符只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的话,那么此刻程兮诺手中的御火符已经彻底引爆了周围的一切!
顾方焱再一次确信不论看上去多么人畜无害的驱魔人,他们在放飞自我的瞬间都会变成一切混乱的制造者。
火焰被无限地拉长,远远看上去程兮诺就像驾驭着这暴怒的火蛇在燃烧的大厅中漫步,这一刻她是这里唯一的舞者,任何元素都无法触之分毫,她在极致的混乱中翩翩起舞,飞扬而起的每一根发丝都被火光映照得通红。
顾方焱突然忘记了周围的危险,因为他看到眼前那个女孩居然在笑,她笑得那么开心那么优雅,真像是点亮了这个世界。
空气中飞扬的无数钞票都燃烧了起来,程兮诺从一开始就没指望有人会去抢半空的钞票,这些钞票都是让她制造混乱的前提,而她只需要像散步一样接近目标就行了。
大厅中有人的头发被火点着了,大声尖叫着抱头乱窜,更多的人直接就原地趴了下来,场面已经完全失控,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人群包围的那群男人也不知所措地捂头蹲地,大厅内的空气中的氧气在急剧减少,干燥灼热的空气使很多人的大脑开始缺氧,人们疯了一样朝大门涌去,但这反而造成了更加严重的堵塞,尖叫声嘶喊声与灼热的风声混合在了一起,演奏着一首狂热到无以复加的交响曲。
顾方焱感觉周围空气中的水分被压榨殆尽,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像是吞下了一块石头,他发了疯般推开人群朝程兮诺靠近,脑海被大火映照得一片通明。
手拿手提箱的男人下意识扭头就跑,奈何越来越多的人都争先恐后地朝大门处挤去,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无法前进一步。
披戴着火焰的死神正朝他逼近,愈发浓郁的阳能磁场压抑得他不能呼吸。
程兮诺灵敏地穿过人群,她的指尖夹着烈火,同时从腰间掏出一把折叠刀,那是一把银灰色的匕首,上面带有锯齿般的倒勾,在刀进刀出的瞬间能撕裂开一大片血肉。
匕首在火海中闪烁着瘆人的银光,在程兮诺手中弹出,她的身影隐入一片火光中,下一刻空气中飞扬起一缕漆黑色的荻花!
男人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肩头突然传来惊人的痛感,有液体在后颈涌出,生命流逝的速度如风划过。
他捂着后颈惊恐地回头,眼瞳中幽蓝色的火苗一闪而逝,伤口迅速修复,黑色的烟雾缭绕而起。
程兮诺直接将匕首刺入男人的手肘处,男人握紧手提箱的手顿时松开,她一把夺过箱子转身离去,自始至终都没有做过哪怕一个多余的动作,倒颇有凌辰轩的架势。
但即使抢过箱子她也无法离开这里,大门已经完全被疯狂的人群堵死了,于是程兮诺逆着人潮疾走,到达大厅中央的时候正好遇到朝她赶来的顾方焱,顾方焱一脸狼狈地看着她,止不住地剧烈咳嗽着。
“这么闹会招来警察的!”他隔着浓烟大喊。
“快跑快跑,他们追过来了。”程兮诺牵过顾方焱的手带着他跑了起来,他们穿过人群,直接朝通往楼梯口的走廊跑去。
话是这么说,可程兮诺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在逃亡的样子,倒像是在进行着一场有趣的游戏。
身后的迷失者们果然风驰电掣般得朝他们冲来,顾方焱隐约看到了他们手中闪过一丝阴冷……像是手枪。
“我靠!”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那些迷失者已经明白袭击他们的是谁了,既然发现目标那不论如何都是要抹除的,他不知道像程兮诺这样生龙活虎的驱魔人怕不怕子弹,但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挨那么一下的话多半是嗝屁了。
那一瞬间他撒腿跑得比程兮诺还快。
悠长的走廊被警报器的红灯映照得一片通红,头顶的防火装置降下淅淅洒洒的水雾,身后是燃烧的大厅,耳边还回荡着海顿经典的第九十四交响曲,顾方焱被程兮诺拽着手没命地朝前方跑着……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一场疯狂的,盛大的梦。
他扭头看向程兮诺,那个女孩的侧脸在周围灯光的点缀下犹如玉石般光洁温润,美得让他心惊。
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包括眼前的这个女孩,那么的遥不可及,像是雾中绽开的花。
突然间一个问题在他脑中炸开,使他的一顿情绪烟消云散。
“不对啊,我们在这儿和鬼抢附魔物,那凌辰轩又在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