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灵印使者 > 第三十五章、雨落狂流之潮
 
  
天地间充斥着漫天雨幕,连视线都变成白茫茫一片。
程兮诺灰头土脸地推开车门,头发凌乱。她现在一肚子的羞恼,不仅是计划中威风凛凛的出场搞砸了,而且连这辆破车都跟她作对。她本以为他们会像驾驶着坚不可摧的军用越野车一样将鬼影的载具拦腰截断,但却没预料到扑面而来的危险……白色的安全气囊像是弹射起步的子弹一样狠狠击中她的脑袋,一时间满眼的小星星。
电影中的镜头都是由导演精心打磨剪辑而成的,一切都会朝预期的方向发展,但现实并没有排练的机会。
凌辰轩很有先见之明,在汽车快要撞上墙的瞬间抬手格挡。顾方焱就惨了,一头撞在了车座靠背上,至今处于晕厥。
司机傻眼了,卯足了劲儿踩油门,汽车极速倒退,凌辰轩见状从衣兜里掏出张灵符击向悍马汽车的轮胎,随着清晰的爆胎声响起汽车失去平衡斜着撞在石墙上。
斩鬼符象征的是强烈的“斩断”意志,所到之处纵使是最坚固的钢铁都难以幸免。
凌辰轩抽鞘挥刀,刀刃甩出圆弧切割开雨幕。
司机发了疯般鸣笛,后车厢的人早已行动起来,随着车门被人拉开,数个黑衣人拎着刀鱼贯而出。
响尾蛇不紧不慢地将子弹填满**,手枪利落地上膛,铭在一旁握着军刀,眼中写满了犹豫。
“你在等什么,战士一旦紧握刀柄就不在犹豫,等待他们的只是死亡或凯旋。”响尾蛇说着大义凛然的豪言眼中却带着戏谑,似乎是在嘲讽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保护好附魔物!”他对车内剩余的人高呼,接着毫不犹豫地跳下车冲入汹涌的雨幕。
铭默默地看着与他同行的人疾步走到车厢前端的中央位置,将一枚造型奇特滑槽扭曲的黄铜钥匙插入其内壁的凹槽中。像是启动了某种奇怪的机关,他看到那个人的整只手都陷了进去,接着拧动开关用力抽出一个铁质把手,把手一端连接着一个金属球,与之一起被带出的还有浓郁的水银烟雾。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附魔物的本体,虽然它被禁锢在狭小的真空囊里,他还是从中感受到一种深邃的寒意,那种阴冷深至骨髓,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个城市再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有资格拥有附魔物,也再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惧怕附魔物。
手握真空囊的人仿佛一个冲锋的橄榄球队员,弹丸一样冲了出去,融入汹涌的雨潮之中。
…………
顾方焱从后座爬起来,脑袋盯着车顶向后望去,后备箱被人打开,程兮诺一只脚蹬着后车杠,从行李箱中流水般抽出一柄轻巧锋利的长刀。
认识她这么几天,还是第一次见她拔刀。
那是一把刀弧刃优美,通体呈银色,与之前在一楼储物间发现的驭灵刀类似,却远比其轻盈,刀柄没有任何装饰,简易而不失美感。
程兮诺握着长刀俯身消失在顾方焱的视线中,高速奔跑的身影使她看起来像在雨幕中闪动的幽灵。
从悍马车中窜下来的人影在车顶下模糊不清,他们举着刀朝凌辰轩逼近,身躯血肉无声地膨胀,眼瞳中闪烁着凄冷的幽光。
凌辰轩缓缓吸气,经过调养的阳血极速激活,潮水般调动至身体的每一处角落,他挥刀暴起,手臂的肌肉坚若磐石,源源不断的力量沿着手臂流水般灌注至每一寸刀刃上。
刀尖与刀尖在雨中碰撞,彼此的刀身迸出清晰的轰鸣。凌辰轩没有给眼前的迷失者再次挥刀的机会,反手持刀向右拂开,动作像是在抖落刀身上的雨水。
迷失者踉跄后退几步,刚才的挥刀快到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锋利的刀刃毫无破绽地划开了他的衣服,在腹部切割开一道狭长的刀口。所幸他此刻并不是凡人血肉之躯,浓郁的黑雾交织着伤口迅速进行愈合。
迷失者抬头准备反击,凌辰轩直接飞起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水花飞溅。
他的身后闪出第二个迷失者,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越来越多的黑影涌出,他们挥舞着长刀,数柄刀反射着惨白色的光影向凌辰轩的眉心袭来。后者退步中挥刀,每一次都恰到好处地击中挥砍向他的刀身要害,看似无懈可击的刃流刀影顷刻间被其瓦解。
凌辰轩此刻体内的阳血已经淬炼到极致,在他的眼中数个迷失者的挥刀速度仿佛被放慢了好几倍,他游刃有余地防御进攻,并在杂乱汹涌的进攻间隙中给予反击。
就像一个成年人单挑一群小屁孩,小屁孩们张牙舞爪大喊大叫为自己助威,想要扯成年人的衣服咬成年人的大腿,手段简单粗暴无所不用。但成年人往往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破坏小屁孩身体的平衡。此刻在凌辰轩看来眼前的这些迷失者就是一群步履蹒跚的小屁孩。
一轮进攻下来凌辰轩毫发无损,倒是那几个迷失者身上多出了几道伤痕,他的刀法极其刁钻,落刀处尽是手筋动脉等要害部位,如果这些人不是生命力顽强的迷失者而是正常人类的话估计此刻已经丧失了大半的战斗力。
此刻凌辰轩的脚后跟抵住奥迪车轮胎,看上去他已经没有了退路,之前被踹飞的迷失者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盛怒的脸上全是泥泞。
空气中突然爆出炽亮的电弧,让人产生空中惊雷落地的错觉。雷暴轰鸣直震得人心肺发颤,狂蛇般的电流沿着空气中的大雨极速蔓延,半径十几米内所有人都感到一种触电般的痉挛痛感。
凌辰轩在雨幕中一跃而起,浮空自上而下挥刀,注入电流的刀锋在半空划出巨大的圆弧,竖斩而下,无数道交织的电弧在暴雨中扩散到了极致,那一瞬间真像是惊雷落地,漆黑的巷道被电光照耀得恍若白昼,带有诸神的怒意!
落地瞬间轰鸣声响彻街巷,好几个迷失者在这极致的挥刀中被震开,中弹般后仰倒去,甚至连身后的车身都在剧烈摇晃。
凌辰轩紧握长刀迈步向前,刀身裹挟满了雷电,空气中闪动着大量的电屑。他的眼神充斥着凌厉的杀意,好似地狱修罗现世。
倒在地上的迷失者们挣扎地爬起,他们虽然面对驱魔人有天生的惧意,但此刻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们后退了,就像战士掩护着君主一路杀出重围。如果他们选择了逃逸,那么王将的复活计划就会被扼杀在摇篮中,他们将继续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沉沦。
迷失者们面目狰狞地挥刀进攻,他们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都是将脑袋别裤腰带上的暴徒,生命对他们而言相当廉价,纵使魔化也要用残破的牙齿撕碎眼前的敌人。
凌辰轩抬刀劈砍,每一刀都极重极狠,高速挥动的电痕震颤得连空气都一阵嗡鸣,肆意飞溅的刀光斩得雨水七零八散,仿佛狂龙脱鞘般势不可挡。
凌辰轩边砍边冲,生生劈开了一条路,他灵活地变换着持刀的手势,刀法诡异难以捉摸,浓重的黑雾在如影随形的刀光下荻花般扬起。他的攻势越击越勇,挥刀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最后只见刀光如潮,像是手握雷电的神袛。
刀刃间急剧的切割发出铮铮之声,回荡在整个居民区,火花与电光融为一体,刀光与黑雾交织,地上躺着好几个负伤的迷失者,他们捂着骇人的伤口痛苦呻 吟。
短刃相接声逐渐变得零散,只有两三个迷失者还像敢死队员一样冲过来阻挡凌辰轩的脚步,而他永远喜欢后发制人,躲开劈向他的刀刃然后找准空隙挥刀左切上、右切下,很快又有两个迷失者惨叫着倒地。
迷失者对疼痛的忍耐力超乎常人,他们的身体可以承受住数十磅的钝器打击,但凌辰轩的每一轮挥刀都足以斩断钢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面对攻势全开的驱魔人就像是超级赛亚人遇到小皮拉夫,来一个砍一个来一对劈一双。
凌辰轩挥刀削开了挡在他面前的最后一个迷失者的胸口,涌出的黑雾连暴雨都无法冲散,紧接着抬手用刀柄将其击晕。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滂沱雨幕中锋利的白刃接踵而至,直击他的眉心。
凌辰轩下意识反击,双刃相撞发出剧烈的嗡鸣,他相信这一击足以震破对方的虎口,但意外的是对方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刀尖施力缓缓逼近他的心脏。凌辰轩第一次对自己面前的敌人感到诧异,他直视对方的眼睛,驭灵刀不断向外扩散着锐利炽热的电弧,在对方的手臂上爆开数个血红的豁口。
但下一幕发生的情况令他微微骇然……那条手臂上细碎密集的伤口几乎在瞬息间就消失了,显然对方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
刀尖上弥漫的电光照亮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铭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空洞的眼神无波无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