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灵印使者 > 第四十四章、无妄之灾
 
  
夜空像是被撕开了道裂口,洛凡持刀划开雨幕,刀刃笔直地朝王将的头颅砍去。
空气中突然爆裂出黑色的棱状晶体,王将朝着虚空伸出手掌,结晶体以掌心为圆点迅速向四周延伸扩张,密密麻麻的黑色棱角如霜一般越结越厚,最终形成一面黑色的盾牌。
刀刃与结晶相撞爆发出巨大的轰鸣,洛凡显然低估了这些黑色结晶体的密度,极大的弹反冲力几乎将他整个人掀翻掉。
那是何等究极的力量,王将甚至没有发起攻击,仅仅是最简单的格挡就将洛凡击退了数十米,他半跪在地上,两柄长刀大半的刀身深深陷入地下。
说实话仅凭他一人能将王将击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事情已经发展为最糟糕的处境,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他相信远在北城的那些大叔们已经拎起手提箱火急火燎地准备出动,分校的特制专机会以每小时400公里的速度将这些精英送到武城,到时候直升飞机巨大的旋翼会撕裂云层切割暴雨,炽亮的探照灯会将这片废墟照亮得恍若白昼。
而他需要等多久,两个小时?或许更久,可他深知自己很难坚持哪怕一个小时。但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任务至此完全脱离他的控制,即使在这个过程中不幸战死都只能属于意外伤亡。说不定分校那些老家伙会给他立个碑呢,那其实也不赖。
洛凡从地面拔出长刀,前面的王将冷冷地俯视着他,如君王登高睥睨江山,渗透千年的威严氤氲弥漫。
“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能耐。”洛凡冷笑一声,他极为厌恶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即使那是来自地狱的王,即使像神话中描述的那样能判定死生,他也要尽其所能地斩下王的头颅!
阳血在体内如洪决堤,最大程度地淬炼到了极致,下一瞬洛凡的身影在雨中化为一道残影,常人再难用视线捕捉他的行踪。手中的双刀震颤空气,发出类似音爆般的嗡鸣。
刀刃斩开风雨,直袭王将的冠冕。
纵使远远看着都能从中感受到浓郁的决裂,那一刻刀刃仿佛融入虚空,速度快到足以斩落星辰。
剧烈的碰撞几乎没有过程,王将的甲胄骤然爆出一道清晰地裂缝,洛凡的身影从黑暗中闪现,刀刃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他的脸,兴奋狂热。
如果有人能目睹刚才整个过程的话,就会发现洛凡与王将二者的身影在一瞬间扭曲,他们仿佛根本就没有挪动过,但王将那狰狞锋利的甲胄却被刀刃斩开裂口,刀身划过的痕迹切口依旧赤红。
洛凡的身躯轻微摇晃了一下,他发觉自己的体力在以惊人的速度流逝,低头一看,左腿不知在何时多出一道伤口,那道伤口极细极深,贯穿血肉。切口只要在深一点便可伤及骨骼,他的大腿肌几乎被横向斩断。
在他挥刀斩向王将的瞬间,空气中闪出一道狭长锋利的黑刺割伤了他,此刻那道黑刺正在缓慢地消逝,很快就回归与王将体内。
他在锁定魔鬼的那一刻,魔鬼也在向他挥镰。那一刻洛凡的身影快得连摄像机都难以捕捉,但浓郁的死亡气息还是如影随形地跟随着他。
“我靠,可以啊……”洛凡身体失去平衡,再度半跪在地上,他用刀尖支撑着身体不倒,但已无法再挥出下一刀。
王将的周围死寂地燃烧着虚无的火焰,像是无数亡魂簇拥着他,冷寂的幽火覆盖天地,烧灼着罪人的灵魂。
越来越多的亡灵将洛凡包围,它们在冰冷的蓝色火海中咆哮,无数骸骨在地下破土而出,挥舞着布满锁链与铁勾的武器。
被这些钝器划到的后果很容易想象,他应该会像从高空抛下的木偶一样支离破碎,那些武器的刀口被风霜打磨了上千年,刀刃早已不再锋利,但在高速挥动中却更显得狰狞可怖。
洛凡苦涩地笑了,这种情况下他能不能留个全尸还是个问题,他并不希望当自己的遗体被托运回北城后,前来悼念他的学姐学妹看到她们日夜崇拜的对象变成一坨肉块时的那种万念俱灰的样子。想想似乎还有点搞笑。
夜空中骤然划过一道闪电,那道闪电极为迅猛,像是自上而下直接击中地面。
“什么鬼啊,临死还要遭雷劈。”洛凡支撑着重新站起身来,呈现出绝对的进攻姿态。但下一刻他突然愣住了,因为不远处那道闪电居然还弥留于此,在黑暗中愈加炽亮狰狞。
他曾在书中了解过自然界存在一种球形闪电,会长时间停留在地面不会消散,但又觉得眼前的闪电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因为它居然在缓缓移动。
那道闪电的主人朝他们所有人靠近,缓慢而庄重。
洛凡哼笑一声,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携带着雷霆般的怒意从风雨中缓步走来。
像是手握雷电的神袛从天而降,无人能阻挡他的步伐。驭灵刀上附着的雷电经过阳能强化呈现一种诡异的深紫色,凌辰轩的身体上还交织着散不尽的雷屑,他的瞳孔因长时间驾驭阳血而充血泛红。
沿途倒下了数不清的亡灵残骸,零星的鬼火在他脚下跳动着燃烧殆尽。
洛凡默然摇头,心想果然论装酷耍帅他还是比不上眼前那个家伙,自己费尽心思营造出的极为拉风的出场在一刻还是被夺取了光辉。
凌辰轩天生就自带一种压迫十足的气场,锐利而坚硬。当他持刀向你走来时,那种威压简直如同将一座冰山缓缓推到了你面前,你会忍不住地屏息,并毫无理由地将全部可能性寄托到他的身上。
真让人来气,凌辰轩在分校向来都是充当背景板的角色,沉默疏远,看谁都是一副讨债的样子。他那种孤僻自傲的性格在很多场合都不会受人欢迎,所以能跟他搭得上话的人很少,愿意跟他成为朋友的人更少。
可就是这样一种人,当他出现在战场上时,你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注意到他,饱含敬畏与崇拜……甚至让人胆寒。事实上越是沉默寡言的人越容易给予别人一种安全感。
“凌兄!我在这儿!”下一刻洛凡举刀大喊。
凌辰轩厉声喊到:“小心你后面!”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张斩鬼符滑出雨幕,它无论在何时都是最为凌厉的守护者,瞬息间切断了快要靠近洛凡的两个亡灵头颅,它们的身躯铁塔般坍塌。
地面响起剧烈的震动,洛凡的身体摇摇欲坠,他看到王将的身影腾空而起,如同失去重力般缓慢漂浮,半空中悬浮的众多矩形石墙在朝中心汇聚,这些石墙通体幽蓝,仿佛太空中的陨石或是流星。
王将身后披戴的风麾在狂风中鼓动,他的身躯简直就像是被飓风托起的,否则无人能解释眼前这一幕是如何违背常理。
他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些驱魔人放在眼里,他还在熟悉着这个全新的世界,距离上一次被释放还是数百年前,他需要一点时间来了解参透这娑婆万物。
新生的王在虚空中睁眼,他从诞生那一刻即为巅峰,无与伦比,凌驾众生。这样究极的存在当然不会把精力放在渺小的驱魔人身上,这些人纵使再能折腾也不过人类之躯,而他们却是接近天神的存在,活在神话与古书中,灵魂亘久永生不灭。
他有属于他的爪牙,绝对听命于他的亡灵军团,它们会为他摆平一切。死亡的阴影会笼罩这座城市,所到之处皆是虚无、死寂的领域。
王将身后的枉生之塔随着他的召唤与引导缓缓苏醒,巨塔四壁缠绕着象征超度与死亡的黑色气息,浮雕在浓郁的黑暗中无声燃起,火光冰冷而寂寥。
浓稠的雨声中隐隐响起某种苍凉的挽歌,那是来自冥界的低鸣,悼颂死者的哀歌,渗透着近乎永恒的悲哀。天与地仿佛都在随着这古老凄清的歌声逐渐崩塌,陷落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
“老实说我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糟……”洛凡紧张地举着刀,他们身陷包围,亡灵的数量已经增长到夸张的程度,想要在突出重围显然已经不太可能。
“少废话。”凌辰轩冷冷地说道,他此刻与洛凡背靠背举刀与这些傀儡对峙,气氛凝固到了冰点,瞬息间就会发生一场血战。
“你知不知道为了协助你完成任务我和程兮诺付出了多少,我们拼死拼活地与鬼影抢附魔物,有好几次差点就死了!”凌辰轩板着张脸,“本来我们都已经快要突破包围了,最后又因为你折了回来,你要知道此刻在场的并不只有你我二人,还有一名比我们小一届的学员,你必须要为此承担后果!”
洛凡傻了眼,“可、可我不知道那个小学妹跟你在一起啊!”
他快吓死了,凌辰轩的语气很明显带有极大的怨念,这个冷面男居然在向他抱怨,真是活见鬼了!
洛凡直觉得肝胆俱寒,连握紧刀柄的手都开始有点颤抖。
程兮诺表情也很窘迫,她夹在二人中间弱弱地开口:“……学长你别说了……”
等到三人全都安静下来后,周围立马变得一片死寂,沙沙的雨声中连一丝脚步声都听不见。
凌辰轩环顾四周,危险并没有离他们远去,相反四面涌来的亡灵已经将他们的退路围得水泄不通。这些身躯畸形骨骼怪异的不死军如同一排排石像一样肃穆地伫立在风雨中,空气中闪烁着凄冷的鬼火,摇曳狂舞,真叫人心寒。
“它们为什么不进攻?”凌辰轩很是疑惑,这些亡灵根本与人性搭不上半点关系,它们甚至连人都不是,阳能磁场对它们来说犹如蝙蝠于鲜血一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可此刻这些亡魂却像是死掉一样毫无生息。
空气中回荡着死亡与腐烂的气息,真的让人感觉像是深陷地狱,绝望到连一丝光都无法寻觅。
这种情况换谁都会失去斗志,因为他们的敌人都是死去太久的恶鬼。
“有人看过科幻电影么?”洛凡突然说道,“在电影的设定中,像这种数量极多且进攻无序的生物一般都由它们的首脑控制。它们的数量无穷无尽,所到之处皆会燃烧,可只要首脑一死,它们就会溃不成军。”
他冲凌辰辰喊道:“王将当然不用亲自出手,因为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让这些怪物将我们撕成碎片!”
“见鬼!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直捣黄龙去攻击王将么?”凌辰轩表情凝重,“那和直接送死有什么区别?”
“不不不,是你们协助我接近王将。”洛凡摇摇头,“对付王将我比你们有经验。”
“开什么玩笑!”凌辰轩紧锁眉头,“你难道参与过讨伐王将的任务么?”
“那倒没有。”洛凡故作轻松地一笑,“对付王将是讨伐组才会干的事,那可是总部特批的高层组织,我还没那么牛逼。”
洛凡压低身体,双刀凌厉,像是准备扑食的猎豹。
“可我是讨伐组的预备成员,如果我不拼命的话,大家都会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