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灵印使者 > 第四十八章、审判之时
 
  
大地传来沉闷的巨响,眼前的世界越来越陌生,众多古老庞大的漆黑建筑从空间位面中突破而出,建筑表面刻有繁杂的错花雕纹,它们的形状怪异而瑰丽,像是从地狱伸出的无数枯手。
王将挟着顾方焱极速撞向地面,巨大的惯性仍然将他拖行了数十米,沿途留下一道长而醒目的血痕。
顾方焱抬头看着这些漆黑狰狞的建筑,像是巨兽锋利交错的利齿,要将天地都吞噬。它们应该是被召唤而出的冥界遗迹,那些不知名的漆黑石壁上挟带着沉沉的怨气。
他感觉自己的肋骨断了好几根,五脏六腑都被折断的骨骼刺穿,王将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上空,几乎压得他喘不过起来。
王将想要松开顾方焱,但突然发现自己无法挣脱他的身体,驭灵刀直直地刺入他的身躯,几乎将他们两个人钉在了一起。难以想象那柄长刀刺得有多深多狠,整个刀身完全没入身躯,贯穿心脏。
在他们争斗的整个过程中,王将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单方面的虐杀,殊不知顾方焱像只发狠的狮子,哪怕身受重创也要将破碎的利爪深深刺入对方血肉!
很难想象这种唯唯诺诺的衰小伙会展现出这般与敌皆亡的气魄来,他的眼瞳中闪烁着彻骨的嘲讽与愤怒,出现在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上,还真叫人毛骨悚然。
漫天的暴雨拍打在他的脸上,他的头发死死粘在一起,显得油光水滑。脸色苍白仿佛垂死之人,他貌似真的快要死了,全身无数处致命的贯穿伤,血流如注。
顾方焱握紧刀柄的手缓缓用力,他想要像凌辰轩一样旋转刀柄撕裂王将的心脏,虽然他都不知道这种怪物究竟有没有心脏。
可王将根本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巨大的手掌铁犁般死死钳住顾方焱的手,力量之大让后者无法再用力。王将的全身冒出浓郁的黑雾,伤口愈合发生在瞬间。
我靠,这他么让人怎么打?这个生死关头顾方焱还忍不住想吐槽。这种违背常理的自愈能力也太BUG了吧?你丫又不是金刚狼,再说人家金刚狼也没你这么叼啊,还带血条回读的么?
他现在算是驱魔人,可以徒手扳开砖头挥刀斩断钢铁,可他却没有那种牛逼的自愈能力,只能眼看着自己的血液流干,眼看着烈火般的愤怒悄无声息地熄灭。
王将的面孔被森然诡谲的面具遮挡,沉沉的阴影中只能看到一双鬼火般幽蓝却汹涌的眼瞳,顾方焱怀疑他根本就没有脸庞,说不定连身体都没有,他挥刀刺入的是一片虚空。
胸膛处响起骨骼碾碎裂开的闷响,顾方焱想象着王将操控那些怪异的深紫色晶体正在洞穿自己的身体,说不定情况更糟,他的身体最终会变得支离破碎,从上到下被撕成两半。
现在他浑身都倒在血泊里,这才是真正的浴血奋战呐,没给自己留一丁点后路,从拔刀那一刻起就怀抱着与敌皆亡的决心。
王将察觉到刺入自己胸膛的长刀在缓慢地挪动,顾方焱双手拧转刀柄的力量源源不断地灌注至刀身。王将心脏的切割口正在被缓缓地撕裂开,浓郁的黑雾再度升腾而出,雨滴落在炽热的身躯上化作白色的雾气随风散去。
王将幽蓝邃暗的眼瞳微微摇曳了一瞬,他眼中的惊怒不言而喻,顾方焱在他手中完全就是一只可以随手拧死的羊羔。可现在这个羊羔却还在拼死反抗,誓要把破碎的羊角刺入他的心脏,撕扯相拥着咬断他的喉咙。
空气中突然响起苍凉的歌声,若有若无若离若散。顾方焱漫过一片猩红模模糊糊地看到天空被钴蓝色的火焰笼罩,越来越多的诡异雕像正突破空间攀升而起。
仿佛地狱的魔鬼在低语,随着冥界的大门洞开,新的死亡国度将在废墟中诞生。
天地间万籁俱寂,一切声音从顾方焱的世界中抹除,他连雨声都听不到了,周围尽是死亡,只有死亡。纯粹的死气将这一片区域笼罩,这里是亡灵的领域。
下一刻沉沉的黑暗突然被凌厉的双刀斩开,刀光闪逝宛如混沌初开!
洛凡从高空中跃起,狮子般挥刀。顾方焱只觉得自己看见了星辰,那个身披长风衣的驱魔人身影漆黑如墨,在那一刻却英勇得像是手持圣剑的神明从天而降,挥手斩开了黑暗。
狂风吹动得洛凡的黑色风衣飒飒鼓动,他将双刀整个儿送入了王将的后颈,刀刃交错回绞,铮铮的斩铁声响起。他想要直接绞断王将的颈椎。
王将爆发出骇人的嘶吼,神经中枢传来超乎想象的痛楚,他如同被烫伤的野兽一般疯狂挣扎,想要将身后的洛凡甩下来,可后者就像寄生虫一样死死吸附在王将身上,刀刃闪电般逼近王将的颈椎,他居然听到了骨骼碾碎的闷响。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杀死王将了,但下一刻王将反手抓住他的右脚,以一种雷霆万钧的力量将洛凡狠狠地砸向附近的石壁上。
深紫色的巨剑在空气中极速凝合,短短一瞬间狰狞狭长的剑身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缓缓举起巨剑,就像处刑者用浸有火焰的长矛将犯人钉死在棺材里一样将顾方焱钉在地上。
但就在巨剑将要刺下的那一刻剑身却突然间断裂开来,洛凡挣扎地从地上坐立起来,甩出了一张斩鬼符。他的嘴角流出丝丝鲜血,刚才的撞击不知砸断了他身上的几根骨头。
洛凡完全没有把握依靠一张灵符重创王将,但却有把握破坏掉那柄由结晶凝固成的巨剑,那些结晶体是由异能构建而成的,对斩鬼符来说就像纸一样脆弱。
斩鬼符拖动出橙色的光弧,将剑身从中间一斩而断。
驱魔人在体力上面对迷失者本就没有太多优势,如果不依靠这些灵符,他们不知道还要多死多少次。
刺眼的光柱和巨大的风声从天而降,黑影笼罩了所有人。一架黑色的直升机悬停在空中,钢铁旋翼切开瓢泼的大雨,将浓重的乌云撕成碎片。
顾方焱体内的阳血突然开始无序地爆涌,他那残破的肉体根本无法承受这种炽热恐怖的能量,几乎在同一时间就陷入了沉沉的昏迷。
世界开始缓慢地坠落,他隐约听到极远处传来嗡嗡的轰鸣,直升飞机的数量似乎远远不止一架。
……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阵势凶悍如神兵天降,没有一点征兆。
…………
数架直升机盘旋地掠过旧居区的上空,刺破乌云的光柱将王将的身躯照得大亮,天地间宛如白昼。
越是直照王将本身,越能从中感受出彻骨的威严来,雨幕中的王将高耸如孤峭的黑塔,笼罩全身的甲胄上纹刻着高贵狰狞的花纹,勾角弯曲头角峥嵘。风麾如将旗在风中鼓动,如同从上古壁画中走出的鬼将一样不怒自威,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死气。
泼天的大雨中,王将冷冷地环视四周,他明明在仰视,却又如同君王般睥睨苍生。
其中一架直升机开始减速下降,黑色的机身上漆着金色的三角图案,图案下方是一串大写的英文字母:“Taoist Union”。
无疑是属于道盟分校的私人直升机,金色三角图案象征均衡与相辅相成,而那一串英文字母翻译过来就是“道派联盟”的意思。
舱门在空中被人打开,一个男人立在机舱中,黑色风衣在风雨中狂舞,他手中提着未脱鞘的长刀。高挺的身躯任凭暴雨拍打,如同黑色的礁石。
“情况如何?”负责驾驶直升机的驾驶员扭头问那个男人,这架直升机的体积不大,机舱面积也十分有限。通常这样一架直升机只会容纳三个人,一个负责行动一个负责驾驶,最后一个人则负责处理突发状况,会随身配备军用医疗箱。
“这是第四个,上头说是名为‘冥照’的附魔物,它的宿主是秦广王,九大王将之一。”男人显然是这个特批小组的组长,他通过耳麦将信息传递到了其他组员耳中。
“报告组长,我们已到达指定位置。”耳麦中响起一个干脆利落的女声。
数架直升机调头急转,飞行高度逐渐逼近地面,它们看起来行动极为灵活,这些家伙仗着自己有飞行执照,以进行航空摄影活动为由趁着夜色低空飞行了数百公里。
这些直升机都经过分校技术组改装,由于私人机不能携带任何火力设备,于是他们将剩余多出的空间都用来改进发动机马力与旋翼拉力,马力全开的情况下速度堪比军用直升机。
分校花如此大手笔,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们几十公斤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武城。
“行动开始。”男人低声下令。
下一刻直升机群分割成阵,八个讨伐者代表八个序号,最出色的驱魔人组成卦阵,八张镇魂符依次从空中降下,如同数道金光注入寒天。
斩鬼者布下阴阳大阵,执行最为盛大的驱魔仪式。
直升机极速旋转的钢铁旋翼撕割开雨幕,炽亮的光柱直直照向地面。讨伐者们跃向鬼火飘摇的街巷,长刀划着凄冷的弧线,体内的阳血爆涌如海。与此同时全部的镇魂符爆开,庞大的阳能磁场潮水般涌至。
街巷中回荡着数不清的亡灵,它们朝着从天而降的猎食者嘶声咆哮。
王将孤傲的身影伫立在阴雨中,他的周围盘旋着极致疯狂的风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