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皇家女配 > 第384章 抓包
 
  做了母亲的都能说到一处去,当然徽瑜这样的孩子前程出生就定好了,读书不过是增益其身考功名什么的万万不用想了。听着燕亿白的话,董婉让孩子好好读书,将来怕是要走科举的路子,既然是这条路,就没打算跟夏冰玉的儿子争夺世子之位的心思,心里打的主意是将来能得到靖亲王府的庇护跟提携。这个要求实在是算不上狮子开口,如今董婉做事越来越知道分寸,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徽瑜突然觉得心里微酸。遥想当年,董婉是何等的人物,与原文女主一路拼杀,瞧着是落了下风,但是两个孩子都保住了,还能好好的养大,又能成功的离间过宁王夫妻的感情。虽然最后不算是成功,但是毕竟姬夫晏跟夏冰玉有着十几年的情分,自然是不同的。
如今就算是避居到庄子上去,但是宁王出了事儿,夏冰玉首先把董婉叫回来,可见董婉身后的娘家可不是摆设,将来如果真的跟信国公府对上,殊胜殊负还未可知。只要董婉不哭闹着定国公跟宁王一条船,那么定国公府就绝对不会看着女儿受辱不出声的。
两人感叹一番董婉的变化,燕亿白又讲道:“大妹妹回来还曾讲到一事儿,说是宁王好似对那个陈宫人颇为紧张的样子。只是如今宁王跟宁王妃关系更和睦,在大妹妹那里不过是点个卯而已,所以她知道的事情有限,毕竟回到王府不久,家里以前安排的人脉都被宁王妃拔干净了,现如今要重新安排人手刺探消息也需要时间跟时机。不过她特意说过,这个陈宫人的事情,宁王这样重视,想来这件事情必不寻常。她内宅夫人没有那么长的手臂,可是宫里头的事情外头的男人还是能想办法的。”
这个消息当真是让徽瑜觉得有些兴奋,她就一直觉得这个陈宫人不对头,现在连在宁王府的董婉都能察觉出来,可见是宁王因为这个人肯定是多思多虑,被生性小心谨慎观察细微的董婉发现了猫腻,那么她的直觉一定是对的。
“这个消息果然很重要。”徽瑜笑着说道,“如此一来又跟之前我拜托大嫂的事情到一处去了,还请大哥哥多费费心吧。”
燕亿白点头,“我会跟夫君讲,大妹妹那边也说了有消息会递过来,但是她那边多有不便,为避免别人生疑,着实要谨慎,你别怪她。”
这是替董婉圆话,徽瑜明白,笑着道:“大家都有不得已的时候,大嫂安心就是。”
两人又叙了会话儿,丫头来报太夫人起身了,徽瑜就去给太夫人问安。太夫人见到徽瑜倒是笑的很开心,直言自己耳朵已经是个摆设,听不到什么声音了,人也显得老了许多。倒是大夫人在一旁伺候着颇为妥帖,是个孝媳的样子。没坐多久,太夫人精神不济,徽瑜就告辞出来了,她跟太夫人之间没什么感情,因为她的缘故二房曾经有很多年都处于战国时代,可是如今看着她逐渐的老态龙钟,渐渐走向生命的尽头,心里也有些失落,还有种将不出来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她连面上的笑容都没了。
中午在定国公府用的饭,饭后一家子就直接回了王府,马车上昭姐儿跟誉哥儿睡着了,跟熙哥儿玩的太疯累了。
年前这几日第一个消息就是封笔,姬亓玉可以不用上朝不用蹲衙门了,每天陪着孩子临摹字帖,画两笔画,逛逛园子,溜溜小小,倒也轻松惬意,欢快愉悦。第二个消息是在二十九的时候,被扔进浣衣局的陈宫人不晓得是失足还是有人谋害,总而言之跌入了洗衣服的大水池子里,亏得有宫人路过将她捞了出来,不然这条命算是交代了。第三件事情,徽瑜有喜了。上午听得陈宫人差点溺毙的消息,午时用饭就有些不舒服,让程七舟来扶脉,这才晓得有喜了。
上回她跟燕亿白也是一前一后有孕,熙哥儿比昭姐儿大两个月。没想到这回两人又是一前一后,可真是巧了,喜信儿送到董府跟定国公府去,大家又笑了一回儿,吉小翠这一胎竟是跟燕亿白一月里的,只是吉小翠那边身体反应的早,脉象查出来的早些。燕亿白这边因为多年一直没动静,倒是不曾往这上头想,这才诊出来的晚了,如今算上徽瑜,大家都笑言明年董家这满月酒是要吃的人要到嘴软了。
徽瑜有孕的消息是年二十九查出来的,姬亓玉当天就把消息送进了宫里,并求了皇后娘娘恩准年节不让徽瑜进宫受罪了。皇后娘娘发了赏,靖王妃这怀了第三胎的消息瞬间就传了出去,大过年的又添一件可议论的八卦。
板着手指数一数,皇家这么多的儿媳,能一连怀三胎,且中间无庶出子女添堵全是嫡出竟只有靖亲王府一家。不要说皇家,便是大晋朝的有官有爵的人家,怕是这样的情况也少见。徽瑜成功怀了第三个,那些个打着子嗣为大口号的人就没理由劝着靖王纳妾,人家正妻能生,且夫妻和睦,恩爱情深,要那些妾室做什么用?纳妾最先被抬出来的理由,就是子嗣为大,这一点靖王妃彪悍的生产力足矣碾压。
有些人就是那么好命,自己个儿生的艳冠群芳,嫁个夫君又是个不爱沾花惹草的,自己肚皮又生气。先生的俩孩子一个被皇帝当心头宝,一个被曾外祖当小心肝,现如今肚子又揣了第三个,谁知道生下来又会是什么样子,如今这世上的好事儿都被他一个人占全乎了,何止一个羡慕能让人仰望的,简直就是人生大赢家,没有第二个。
徽瑜怀昭姐儿跟誉哥儿的时候,纵然期间身体有些不适,可是都还能忍受,可这次肚子里这个的确是让她遭罪了。不仅吃东西十分挑剔,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的节奏,就连一丁点的香气都不能闻,为了这个姬亓玉已经下令全王府的丫头婆子俱不许佩戴香包,更不许擦脂抹粉,若是有一点点的香气让王妃不舒服了,也不打也不骂就直接打发出去,一辈子不许回王府当差。靖王府的奴才们谁都不愿意出府,除了王爷的脾气较大,但是也不是无故责骂下人的主子,其余的从王妃到下头的主子都是和颜悦色,只要差事不出差错,逢年过节,家有喜事,赏钱都格外的丰厚,这样的好主子哪里去找,傻了才会被罚出去。
不要说姬亓玉下令,就是他不开口,以尤嬷嬷为首的也早就吩咐下去,如今瞧着靖王府的丫头一水的纯天然无污染的素颜见人,倒也颇为有趣。
整个年节就在徽瑜肚子里那个不停的折腾中度过,为了不扰了靖亲王妃安胎,府中宴饮一概停了,别家送来的帖子,推辞不过去的,徽瑜便让杨侧妃赴宴露个脸,自家妯娌那边更是提前告了罪,让人备了礼物各家送去,这样一来京都反而有了不好的风声,说是靖亲王妃这一胎怀的不安稳,很不好的样子,风声越来越盛,就连董二夫人都亲自过来探望,知道女儿只是孕吐太厉害折腾人,不由得破口大骂外头传这不好流言的人。
很显然姬亓玉也知道了此事,一脸半月脸都是黑的,就连陈宫人忽然一夜时间复宠都没能让他的神色缓一缓。
这个消息可把徽瑜给惊着了,谁能知道已经跌落泥潭,翻身无望的陈宫人忽然一夜之间来了一个大逆转,上元节那天还能咸鱼翻身重获荣宠,再回帝王身侧,这戏剧般的变化,让徽瑜那剧烈的孕吐都被惊得缓和了。
如今是酸的不离口,王府里腌的蜜饯梅子,蜜饯山楂,各类果脯种类都是酸口的更多。董二夫人瞧着女儿吃得一脸的酸爽,都觉得自己口中吐酸水了,忙别过头去,喝口茶压了压,问道:“怎么现在还这般,数着日子也该过去了。”
徽瑜摇摇头,“程七舟扶脉说是无事,每一胎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也属正常。”徽瑜又咽下一颗梅子,觉得心里那股子翻涌的劲儿就小了些,这才喘口气。
“诚哥儿媳妇让我来跟你说一声,关于那个陈宫人,哦,陈贵嫔的事情你先别急,宫里头的消息不好打听,还要忍耐些日子。”徽瑜托了燕亿白打听这个,偏偏两人都有了身孕,不好见面传递消息,这样一来燕亿白就托了董二夫人中间传个话。
徽瑜点点头,“我也知道急不得,只是没想到就这样还能咸鱼翻身的,若说背后无人帮手,我是不信的,只是一时间猜不透这个人会是谁。”
董二夫人本身就对宫里头的事情不感兴趣,今儿个来一是给燕亿白递消息,二也是来看看女儿。这一胎不容易,折腾的厉害,过了个年人都瘦了一圈,看着就心疼。倒是儿媳妇来信说养的白白胖胖的,燕亿白那边也瞧着比女儿的情形好,偏生她这样折腾,心里自然是心疼的,变着法子给女儿捣鼓吃食送来。听着女儿的话,就忍不住说道:“外头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都有王爷在呢,你先把自己照顾好了。如今你这样昭姐儿跟誉哥儿都不能轻易近身,俩孩子心里只怕也不舒服,你略好些还得跟孩子们多亲近。”
说到底肚子里这个没生出来的,不如昭姐儿跟誉哥儿在外祖母心里重要。
徽瑜笑了笑,就道:“我知道,每日里我们娘三都会呆一处好些时候,就是我这反应厉害怕吓到他们,所以才拘着些。等过了这段儿,就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