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这个火影不热血 > 第496章
 
  天空之城很少降落了,但是为了这批物资,还是降落在了海边,整个魔隐村的村民几乎倾巢出动,化作一只只勤勉的工蚁,将一份又一份的物资运进了临时分配的库房。

  财政大臣角都幸福的晕过去了好几次,这是他这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前段时间国库亏空的怨气转瞬已经消失不见。

  这可是整个雷之国的财富!

  就算大名都没有权利征收如此多的财富,恶人让大野木做了,便宜都让雨时捡了,虽说名义上这批物资还是属于云隐村,但是给你们盖房子不要钱吗?拿两百吨精钢不过分吧?

   700个人这么能吃能喝,再拿五十斤查克拉金属不过分吧?

  训练用的里世界这么费钱,你们想体验总要花钱吧?价值十亿两的黄金很划算了,换做志村团藏肯出一百亿都不给。

  三划两划,总有正当的理由从库房里掏点东西出来,一切都是为了共同的复仇理想嘛!

  艾也想过,返还一部分财富给雷之国,但是雨时却建议不要,如今雷之国一片烂摊子,火之国愿不愿意接收都是一个问题,如果就这么一直烂着,木叶指不定还就扔在那边不愿意收下,从而逃过一劫。

  ……

  更让雨时惊讶的是,云隐竟然还有一具六道神器,琥珀净瓶,是当年金角银角叱咤忍界时使用的忍具,只可惜金角银角死后,另外四个神器消失不见了。

  “只要回应持有人说的话,就会被吸进瓶中?这么厉害?”雨时抱着酒桶一样大的瓶子,有些不敢相信。

  “厉害是厉害,但是不能泄露情报,当年金角银角大杀忍界的时候,基本每个村子都知晓了它的厉害,就都不会上当了。”艾摇了摇头:“也不是一定能够封印,吸扯的时候拉住就没办法封印了。”

  “好东西,有了这个神器,骂人都不敢都没人敢还嘴的。”雨时很高兴的收下了,云隐不愿意用它,自己可以用。

  ……

  雨时自己派人将奇拉比割下来的两条尾巴送到雨隐村,接下来复活的事情,便只剩下一只九尾,而捕获九尾,势必要与木叶一战。

  不管是为了杀团藏,还是捕获九尾,这一战都无可避免。

  但是这一仗怎么打才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完成,这让雨时非常的头疼。

  云隐的挫败让他警惕到了极致,纳米毒虫是志村团藏的一个杀手锏,隐藏的如此之深,完全没有任何情报。

  那么他还会有别的杀手锏吗?没人知道。

  就算自己安插的间谍兜,也一直跟着大蛇丸做人体实验,根本接触不到其他项目,只告诉雨时,志村团藏这些年在忍界各地收集了非常多的尸体,也一直在研究如何让秽土转生大军尽可能的接近生前的实力。

  秽土转生大军,可能就是志村团藏的第二个杀手锏!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收集了多少强者的遗体,初代火影既然都能复活,那么初代水影,初代土影呢?

  雨时还想再试探一波,看清木叶的底牌之后再出手,以雷霆之势终结志村团藏的罪恶。

  适合的目标只有两个了,一个就是砂隐,另一个便是岩隐。

  很可惜,据情报显示日前,砂隐已经跟木叶签订了永久和平协议,协议是这么一个名字,但是内容就不是这样平等了,几乎就是将砂隐当作了木叶的附属村落。

  风影没有军队的指挥权,每一次军事行动,都需要征求火影办公室的同意,忍校的校长和教师都将由木叶忍者担任,风之国发给砂隐村的军费都由木叶来分配,砂隐高层和家族的直系孩子必须前往木叶留学。

  等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签订下来,砂隐村已经失去了一大半的权力,几乎成了风之国的木叶分村。

  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是云隐村是勇猛的狮子,永远喜欢勇武的正面发起攻击。

  曾经的木叶是一只香喷喷的肥狗,忠厚老实,谁都想咬了一口,却也不是好惹的,志村团藏治下,狗变坏了,也变强了。

  那么岩隐村可以说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当狮子出动后,就阴险狡诈的躲在背后,木叶弱势咬木叶,狮子弱势就咬狮子。

  砂隐就是胆小的鬣狗,只有三家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才敢出去捡一点残羹剩饭,往往还要被抽出手来的狗一顿乱咬。

  如今,狮子被肥狗一口咬死了,鬣狗吓的魂不附体,又失去了祖传的一尾当作最后的沙漠防线,再被志村团藏以什么东西这么一威吓,便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识,老老实实跟在后面当二狗,也许只有狮子再次复活的时候,他们才会有心思反抗。

  至于雾隐,就是一条咸鱼,别人在意它的时候,躺着一动不动,快忘记它了,又跳出来蹦跶两下。

  ……

  引木叶攻打岩隐,待木叶掀尽底牌之际,魔隐村集结三村之力趁机从背后偷袭,这就是雨时定下的战争策略。

  与其被老狐狸算计,不如先算计老狐狸。

  如何引起双方的战争?

  让大野木去硬攻木叶是不可能的,他虽然是个强硬的战争分子,但不是傻子,木叶此刻风头正劲,岩隐应该全力退缩防御,培养出新的尘遁强者,这才有机会一搏。

  所以只能让木叶去打岩隐,统一忍界是志村团藏的夙愿,只要给他一丁点动力,他就会向土之国发起进攻,哪怕木叶一向自允正义与和平。

  这个动力……依旧是尾兽。

  当年初代火影分尾兽给诸国,虽然没能阻止战争,但这让战争局限在了一个小范围之内,并且非常默契的不使用尾兽玉这种毁灭性打击。

  但是如果志村团藏得知岩隐村的人柱力都失踪了……那么他一定非常乐意,用自己最臭的脚丫碾在大野木的脸上。

  ……

  岩隐村,大野木一觉醒来,又发现自己掉头发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前段时间去雷之国劫掠,已经让他难受了一阵子,两个人柱力的失踪更是一直是心头的刺。

  四尾老紫虽然跟自己脾气不对付,并且离村出走,但是他了解老紫,他嘴上凶得很,心里却绝对向着岩隐村,只要岩隐出现危机,他绝不会不管。

  但是……他确确实实失踪了,找遍了土之国他喜欢修行的火山,没有半点踪迹,仿佛真的消失了。

  五尾人柱力汉,虽然从小就被村民歧视,但是也是一个外表冷酷,内心火热正直的男子汉,所以自己才放心让汉在土之国境内游历。

  两个人柱力同时失去联系,这绝对不是巧合,但是大野木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在忍界搜寻,让其他村子知道他们失去了人柱力,那岂不是刺猬主动告诉人家自己没了刺?

  大野木暗中大力搜寻人柱力的同时,还在村里让两个忍者假扮成老紫和汉,时不时的露一下脸,让村民误以为人柱力依旧在村内。

  而今天……

  “土影大人,不好了!老紫大人的身份被揭穿了!!大家都在围观啊!”一名岩隐忍者前来汇报。

  “怎么回事!”大野木一惊,连忙跳了起来。

  “……是真正的老紫大人的夫人,跑到伎院去抓奸,说什么难怪不肯回家吃碗里的,原来在这里养了一锅女人!然后就被打出原形了……”

  “怎么会这样!快去看看!”土影急的直接飞了出去。

  伎院门口,老紫夫人,也曾经是岩隐村的上忍,正拧着假老紫的耳朵,怒目圆睁的一阵怒骂:“说,我们家老紫去哪了!你为什么假扮他?你是不是间谍!”

  假老紫只是穿着一身和老紫一样修行服,容貌却是一个精瘦的年轻汉子,被老紫夫人拧着耳朵疼的龇牙咧嘴,却也不敢说一句话。

  周围已经围满了村民忍者,指指点点的看着热闹。

  “紫夫人,住手!”大野木及时赶到。

  “大野木?来得正好!这家伙装成我们家老紫!还不知道跟我睡了几晚上,占了多少便宜!”老紫夫人膀粗腰圆,嗓门吼的震天响,生怕人家听不见一样。

  伪装老紫的忍者,满脸憋屈,到底是谁占谁便宜了,这几个月日日夜夜他可一点都不好过,不然也不至于出来找乐子。

  “好了,别在这里说了,回土影大楼!”大野木面色一沉,拉着两人就走。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大野木也不得不把真相告诉老紫夫人……老紫失踪了。

  “什么!也就是说,这几个月,都是这家伙在陪我睡觉?”老紫夫人瞪大了眼睛。

  “我可什么都没干……”假老紫憋屈不已。

  “我就问你为什么不干!”老紫夫人怒道。

  “好了好了……”大野木只能劝两人继续演下去。

  ……

  不过数日之后,又是一个忍者冲进来汇报。

  “不好了……汉大人跟人起冲突,被人打了!”

  大野木一惊,脑袋瞬间惊醒,世上哪来这么多凑巧的事情!两个人柱力同时暴露身份,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有人在算计自己!

  “立刻把那两个人都带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一阵命令下去,很快假的汉和一个岩隐壮汉就被带到了土影办公室。

  假的汉身上鲜红色装甲已经碎的七零八落,头盔也掉了,这本来就是一层铁壳而已,并不是真正的蒸汽装甲。

  “回土影大人……我正在执行任务,伪装成汉大人正常生活,但是……这家伙家里的孩子太烦人了,整天拿石头丢我,还骂我怪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情特别不好,闷在这铁罐头里本来就心烦,今天怒气特别的大,他丢的又是牛粪,我一生气就把他孩子揍飞了……”

  假汉有点委屈,这些伪装成汉的日子,没少受村民的白眼,大人至少还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不会太过分,毕竟五尾人柱力也立过功,但是那些孩子是真的恶心,整天追在后面骂怪物,丢石头。

  真正的人柱力汉,内心温柔,从来不在意这些东西,总是一笑而过,但是他却做不到。

  “……回土影大人,我孩子终究只是一个孩子……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再说铁罐头从小到大都这么过来的,谁小时候没丢过他石头,也没见他还手……”动手揍人的岩隐忍者弱弱的说道,他也不知道汉居然是假扮的,一拳就被揍倒了。

  “给我好好回去教导你家小鬼怎么当个人!!!”土影气急败坏的咒骂着揍人的岩隐忍者,也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引导村民。

  一顿说教之后,大野木开始着手调查,为什么会两个假人柱力会几乎同时暴露,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又该怎么补救。

  巧合……全是巧合!明知道背后有人在操控,查来查去,最后全是巧合。

  假老紫那天正好翻了两页泳装杂志,又正好路过伎院半推半就被拉了进去,老紫夫人又正好买菜路过,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偶然中的必然。

  假的汉每天被闷在铁罐头里,虽然不用像假老紫一样面对一个凶悍夫人,大热天的也难受的要命,热便会心浮气躁,偏偏那家伙孩子非要捡一块牛粪扔在自己铁甲上,那是又臭又闷……

  大野木抓不到搞鬼的人,却又面临了新的问题,村里出现了流言,就像洪水一样快速蔓延开来,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在讨论,两大人柱力同时失踪,土影派人假扮的事情。

  无论大野木怎么堵怎么梳,没有源头也没有终点,流言比刀剑还要锋利,很快就贯彻了人心,特别是这个流言偏偏还是真相!

  岩隐村民平时有多厌恶人柱力,此刻就有多想念他们,他们在村子里的时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暴走了,但是当他们离去,便会面临其他村子入侵的危机。

  “查!给我往死里查!到底是谁在散播流言!给我抓到,我一定要把他塞进地心关上生生世世!!!”大野木狂怒着,但是却丝毫没有任何作用。

  “土影大人……如今又有新流言了……”岩隐忍者汇报。

  “什么……流言?”

  “大家都在怀疑两个人柱力失踪,于是就有人提议,让土影大人唤出两个人柱力,释放一下熔遁和沸遁……这样才能让大家安心。”

  大野木一瞬间觉得无尽的疲惫涌上了脑海,岩隐……准备迎接战争。

  ……

  志村团藏在火影办公室看着岩隐村间谍传回来的情报,陷入深深的沉思。

  “岩隐的两个人柱力都失踪了?岩隐村陷入舆论混乱?大野木没办法澄清流言……”

  “这是千载难逢的战争机遇……”

  “水户门炎!召集所有族长和队长以上级别,准备开作战会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