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综影视凰歌 > 第205章 长相思8
 
再次踏入清水镇,小夭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更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真的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小夭慢慢的向着医馆走去,看着路上熟悉又陌生的人,一笑而过,等小夭出现在医馆门口的时候,出来的人是老木。
“客官,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看着老木熟悉又陌生的脸,小夭笑了笑
“不知道你这一医馆都可以治什么病呀?”
老木看着面前绝美容颜的女子,看着也不像是来找茬的,所以也就认真的回答。
“我之前是个老兵,退伍退下来之后,就在这清水镇开了家医馆,也没啥大本事专治一些跌打损伤。”
小夭笑着点头
“生意可还好?”
“还不错,起码是在这清水镇养家糊口是没有问题的。”
才两个人交谈的时候,门口进来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就是上辈子的串子和麻子。
串子和麻子走进来后,看到小夭眼都直了,最后还是被老木一人打了一巴掌,赶到后院去了。
“您多体谅,别生气,这俩人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没有什么坏心思的。”
小夭无所谓的笑了笑
“无妨。”
最后小夭和老木告别,买了他店里所有的跌打损伤的药,离开了。
老木看着小夭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桌子上的银子,咧嘴一笑,看来串子、麻子娶媳妇的钱有了。
小夭离开医馆后就向山里走去。
这段路自己走过很多次,数也数不清,上辈子自己在这里和老木他们经营医馆,为了串子和麻子的婚事,也进山去采过药,那个时候的自己没什么修为,虽然感觉很弱,可是还是觉得很幸福。
上辈子自己最开心的时间,可能只有小时候还有在清水镇的那段时间了吧。
小夭向前走着,这段路她依然熟悉,这条路是走向辰荣军营地的路,也是上辈子自己和十七的陵墓,为什么相柳没有陵墓,是因为当时他属于是神魂具散。
小夭边想边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此时南意和南谨已经过来了。
“主子”
小夭看着她们
“起来吧,都办好了吗?”
“回主子,都办好了。”
“嗯,那就过去吧!”
然后三人就慢悠悠的往前走,小夭看着自己面前的树,想起了上辈子自己和相柳的第一次见面。
那个时候是因为麻子要结婚,家里也没什么钱了,可是麻子的老丈人要的银子特别多,所以没有办法,自己只能是去到深山里采一些贵重的药材拿去卖,没想到就在这里见到了那只鸟和相柳。
小夭想到上辈子自己经历的事情,她就看着那棵树,看着面前的草地和小河,过了很久很久,在她身后的南意和南谨都疑惑了,毕竟他们从小陪在小夭身边,她们自然是知道,从小夭要300年前上山的那刻开始,她300年没有下过山了。
所以他们才好奇,为什么小夭会看着面前的树面露怀念,她们也不询问,过了一会儿,小夭轻轻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走吧。”
南谨和南意连忙跟了上去。
等的到了辰荣军营的时候,有些士兵过来阻拦,南谨和南意上前,将他们三下五除二的撂倒在地,小夭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了相柳的大帐,南谨和南意就守在大帐外面。
那些士兵看到她们并没有伤人的打算,而那个为首的女子已经走进了军师的营帐,有眼色的人已经开始去给相柳报信了。
小夭看着营帐内熟悉的布置,果然相柳看着一副冷若冰霜翩翩贵公子的模样,可他这对于生活上还真的没什么要求。
瞧瞧这营帐内的地毯,若不是看着干净,真的以为是哪个犄角旮旯里面捡回来的。
小夭随手一挥,出现了一套茶具,上辈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忽然迷上了喝茶,这辈子回来以后,这个习惯也没有改掉。
其实小夭觉得,这茶真的是集天地之精华而生,本就是天地的宠儿,后来又经过翻炒、捶打、浸泡才可以成为这杯中的小小一盏,沉浮之间将自己所有的能量都还给这壶中的水,小夭很喜欢这种感觉。
小夭就安静的坐在那里泡着茶,营帐的帘子被打开,南谨和南意就守在左右两边,只要没有人试图接近,她们就不会理会任何人。
然后军中的将士就看到坐在自己军师营帐里的绝美女子,在那里自己泡茶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是画里面的,举手投足自是美不胜收。
小夭也不着急,因为她知道如今相柳应该是还在别的地方,他的行踪自己一直都知道,等到这些将士把信送出去,然后再等相柳回来,再怎么快也得一个时辰,所以她不急,可以慢慢来。
小夭看着外面的天好像也快要暗了,其实以自己如今的修为是可以不用吃饭的,但是小夭上辈子已经习惯了。
“南意,我饿了,让他们做饭吧!”
“是,主子。”
那些兵看着向他们走来的南意,都害怕的向后躲了躲,南意见状也不再向前走,随口问。

“你们的厨子何在?”
这时人群中的一个老兵被推了出来,他有些颤抖。
“仙子,小老儿就是伙头兵。”
南意也无意于为难他
“我们家主子要用膳,你们可有什么饭菜。”
伙头兵颤抖的更厉害了,他哆哆嗦嗦的开口。
“仙子有所不知,我们这些人也就够个温饱,而且还是好心人资助的,实在是没有精致的茶点可以供那位仙子食用啊。”
南意才回过神来,的确是,他们这儿的伙食还是主子资助的,哪来的多余的吃得。她叹了口气,回到了营帐旁边。
“主子?”
小夭都已经听到了,她也没想着为难他们。
“去清水镇买吧,给他们也备一份,多买些。”
“是,主子。”
南意领命后就离开了
所以等相柳回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炊烟,但是却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而且闻着怕是清水镇里唯一一家餐馆的味道。
等他落地后,就看到在军营内吃喝的众人,他看着桌子上那一盘盘的美食,已经有聪明的小兵跟他说了事情的经过,他已经知道此时他的营帐内有一个女子在用膳。
他本来想说别人给的吃食怎么可以轻易入口,可是又想一想如果那名女子真的要害他们的话,怕是也不会用如此破财的方式。
看着他们开心的笑脸,相柳也说不出什么训斥的话,最后只能说一句“知道了”,然后就向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