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渣尽四海八荒,遍地都是修罗场 > 295.第295章 必须要杀了她!
 
第295章 必须要杀了她!

待到夜幕降临,村里所有人睡下了,杨绒绒和殊影悄无声息地离开村长。

两人穿过重重夜色,来到村东头的小河边上。

小黄鸡从杨绒绒的衣袖里面探出头来,绿豆眼环顾四周,小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下,大半夜的来这种闹鬼的地方,真的很考验胆量啊!

它自知胆量不行,很快又把小脑袋缩了回去。

夜晚的河水格外黑沉,放眼望去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潭。

杨绒绒肃然道:“这河中的煞气比白日里要浓郁很多。”

殊影看着河水缓缓说道:“这河里应该藏着东西,只要找到那个东西,就能弄清楚闹鬼的真相。”

杨绒绒也是如此觉得的。

她特意大晚上的来这儿,为的就是找出隐藏在河里的东西。

可还没等她动作,就被殊影抢先一步。

“你在这儿等着,我下水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说完他便化作一团黑影,悄无声息地融入了河水之中。

杨绒绒阻拦不及,只得站在河边安静等待。

河水顺流而下,发出哗啦啦的水声,有夜风拂过,带起刺骨的寒意。

她有灵气护体并不觉得有多冷,但却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安

河水表面忽然升腾起浓郁的煞气。

那些煞气迅速蔓延,身处河边的杨绒绒第一个遭殃。

浓郁的煞气转瞬间就将她整个包裹住。

她脸色一变,不由自主地绷紧身体,体内灵力急剧运转,在体表形成保护,防止煞气入侵她的身体。

会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因为河中出了变故。

但殊影还没回来,她搞不清楚到底是何缘由?

煞气还在扩散,很快就蔓延到了村子里。

正在熟睡中的村民们对此全无察觉。

以村民们的凡人身躯肯定无法抵抗煞气,一旦煞气侵入体内,他们恐会性命不保。

必须要阻止煞气继续蔓延才行!

杨绒绒看了眼还在不断往外冒煞气的河水,上前一步,意欲下水去寻找煞气的源头。

可就在此时,桃源村里忽然发出一声震天撼地的虎啸!

那啸声充满怒意,震得人头皮发麻。

杨绒绒心中一惊,立刻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就见到浓浓夜色之中,一头身形庞大的白虎飞了出来。

它气势汹汹,速度极快。

等靠近了杨绒绒方才看清楚,它并非是白虎,它只是长了个老虎的脑袋,身体却更像是狮子,颈部有一圈茂密鬃毛,头顶长有赤红鹿角,通体都是雪白的皮毛,身后还长有双翅。

杨绒绒怔住,这不正是传说中白泽的长相吗?!

白泽落地时,地面随之一颤,四周的煞气像是畏惧于它,被吓得往后缩了缩,原本还在玩外扩散煞气的河水也随之一滞。

它双目赤红,兽瞳里迸发出浓浓的杀气,面容狰狞恐怖,口吐人言。

“你做了什么?!”

杨绒绒一下子就听了出来,这是白村长的声音!

村长果然就是瑞兽白泽!

她飞快地解释:“我们是来查明闹鬼的真相,这些煞气是从河水里冒出来的,跟我们没关系!”

然而白泽此时状态很不对劲,全无理智可言。

它根本就听不进任何解释。

“你们和之前那些鬼修一样,都该死!”

言罢,白泽展开翅膀飞起来,然后猛地朝着杨绒绒扑过去!

<div class="contentadv"> 杨绒绒现在用不了任何符箓和法宝,就连无妄剑也成了一把平平无奇的普通铁剑。

她只能左躲右闪,竭力保全自身,同时高声说道:“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煞气的源头在河水里,你想要阻止河水蔓延,得先把河里隐藏的东西解决掉!”

白泽却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它认定杨绒绒会危害到桃源村,必须要杀了她!

杨绒绒既要抵抗煞气的入侵,还得对付杀气腾腾的白泽,左支右拙,体内灵力飞快地消耗。

眼看灵力就快要耗尽,她的速度不受控制地慢了下来。

与之相反的,白泽却是越来越凶狠。

小黄鸡飞出来帮忙,试图阻止白泽的攻击,为杨绒绒争取逃走的机会。

可它那小小的身躯,压根就不是白泽的对手。

白泽随便两下就把它打飞出去。

小黄鸡摔在地上,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最终杨绒绒仍是没能逃过一劫。

她因为动作慢了一拍,被白泽一爪子按在了地上。

锋利的爪子穿透衣服,扎进皮肉,殷红鲜血涌了出来。

她痛得脸色煞白,双手抓住白泽的爪子,艰难地道:“白泽,你清醒一点。”

传说中的瑞兽白泽通万物之情,性情温和宽容,绝非滥杀无辜之辈。

现在的白泽看起来很不正常,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浓浓杀气,性情极为暴戾狠绝,一心一意只想杀人,与她所知的白泽天差地别。

她怀疑白泽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给俯身了?

她想要唤醒白泽的理智。

然而没用。

白泽对她的话置若盲闻,兽瞳里满是杀欲。

它居高临下地俯视杨绒绒,冷冰冰地吐出一句话。

“祸运者危害苍生,该杀!”

杨绒绒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为什么连白泽也认定她是祸运者?

难道白泽跟那个所谓的神君是一伙的?

白泽没有给她继续思考的机会,狠狠加重力道,兽爪直接穿透杨绒绒的胸膛。

昏迷中的小黄鸡身躯开始闪动,与此同时,杨绒绒又听到了熟悉的系统提示音——

“检测到宿主的生命特征消失,系统即将启动应急程序。”

杨绒绒感觉自己变得很轻很轻。

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已经是个半透明的魂魄。

魂魄离开身体,漂浮在半空中。

至于她的身躯,此刻正躺在血泊里,胸口有个好大的血窟窿,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杨绒绒四周的景物开始褪色,扭曲,最后化作无尽的黑暗。

她置身于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前方出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正是那名跟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彩衣女子,以及那名相貌集合了沈温衾、殊影、临渊、珩野四人所有特点的银发男子。

此刻彩衣女子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酒壶,唇瓣上沾了酒水,显得格外水润,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周身气息颇为冷淡。

银发男子就坐在她对面,他凝望着她的眼睛,情不自禁地问道。

“你叫什名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