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燃情总裁太坏了叶锦兮厉唯衍 > 第2104章
 
容老爷子早在别墅爆炸的当天就得到消息,他没有回国,叶芷宁来了之后,他也没有多问过一句。

这会儿向容羿寒问起,容羿寒说:“她的腿伤得严重,还需要治疗。”

容老爷子一边让他进门,一边长叹,“当时她要回去时,我就阻止了她,这么多年,她心里的怨恨还是没有消。”

容羿寒抖了抖身上的雨珠,他的母亲有多固执,他早就已经见识过了,“爷爷,这不能怪你。小九跟小鱼儿呢?”

容羿寒转移话题,容老爷子比任何人都想得开。

当年容岩死的时候,他悲痛欲绝,本来一直支持媳妇报仇。

但是后来看到容羿寒被这段血海深仇压抑得越来越冷漠,他才发现自己做错了。

他不该将上一辈的恩恩怨怨转嫁到下一辈身上。

更不该支持白有凤冷血的教养方式,才让他们母子到现在都心结难解开。

“他们在楼上,你快上去吧,小丫头都快要望眼欲穿了。”

容老爷子轻松的调笑,放下仇恨,他才发现原来人生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他希望自己的态度能影响到他们,只可惜,他们都太固执了。

容羿寒回美国前,已经取了颈托,此时一身轻爽。

他疾步上了二楼,来到自己以前的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一大一小。

小鱼儿眼尖,看到容羿寒时,将手里的书一扔,冲过去抱住他的大腿,大叫:“爸爸,爸爸!”

容羿寒很高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小鱼儿也回了他一个响亮亮的吻。

叶芷宁整个人都沉浸在阴影中,容羿寒见她看到自己也没有欢喜的扑过来,心里有点怪怪的。

放下小鱼儿,让他下去找太爷爷玩。

他大步迈过去,伸手要抱她,却被她一手甩开,“不要拿你碰了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脏!”

容羿寒微微愣住了,难怪这两天发信息她不回,打电话也不接,是在吃醋?

他伸手过去,不管她怎么抗拒,将她用力搂进自己怀里,“我谁也没碰啊。”

叶芷宁冷冷的,就知道他不会承认,她拿起手机翻到那条彩信。

这几天她每拿起手机都气得牙咬痒痒,虽然知道他不会背着她做对不起她的事,可是被人一再刺激,她还是忍不住发飙。

将手机递给他,她抱臂冷冷笑着看着他。

容羿寒看到彩信里是一对男女正拥吻的情形,眉头一蹙,当时他怎么会大意到让叶琳拍下了这张照片?

“小九,你听我解释。”

“我听着呢。”叶芷宁忍了这么久,不就是忍到要听他的解释么。

否则她根本就不会让他看到这张照片,任那种猜疑噬骨揪心。

叶琳所依凭的,恐怕也是自己这种闷不吭声的性子。

就像四年前一样,她不为自己说半句话,然后生生与容羿寒错过了四年。

她不知道,她叶芷宁也会变,也会在教训中不断的成长。

“这张照片里的人确实是我。”容羿寒不想骗她。

看见她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他急忙道:“除了接吻,我跟她没有做过任何事。”

“所以那晚你们真的在一起?”叶芷宁这几天一直忍耐着,这时候却再也忍不下去。

“如果你们没有做过任何事,六姐会把照片传到我这里来,还是你嫌我烦了,想借六姐的手赶走我?你不需要这样,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从你的生命里退出得干干净净。”

容羿寒见她吃醋发火,心里还是极高兴的,他笑睨着她,根本就不着急解释。

叶芷宁在他这样的目光下,越发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她转过脸去,不想理他。

“我的小野猫。”容羿寒将她的脸扳过来。

正色道:“四年里我都没有碰她一根手指头,更何况你已经回到我身边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去碰她?”

“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刚才你自己说的。”叶芷宁语气很冲,也很酸。

“对,我不否认,但是我接近她是有目的,你还记得那段视频么,后来我跟景辰熙重新拉近看了几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去见她,只是为了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叶芷宁下意识问道。

容羿寒古怪地看着她,不敢说实话,否则他的小野猫会挠花他的脸。

叶芷宁见他不肯说,越是怀疑,“到底什么事,你说不说?不说就出去,出去!”

容羿寒赶紧抱紧她,然后投降道:“我说我说,那段录影是剪切上去的,这事你已经知道了,我们想确定的就是剪切上去的那个人是谁,从而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这跟你跟六姐共度良宵有什么关系?”叶芷宁语气仍旧酸酸的,揪着这问题不放。

容羿寒眼角一抽,“我没有跟她共度良宵,跟她共度良宵的另有其人,叶琳跟你的身形差不多,我跟景辰熙怀疑那段剪切上的片段是她学着你的动作走路,然后P了脸弄上去的,只是她千算万算,漏算了一样你身上没有的东西。”

“C变成D?”叶芷宁还记得景辰熙当时说这句话的神情,让她羞愧得恨不得挖个地洞埋下去。

“嗯……”他还没应完,见叶芷宁作势要揪他。

他连忙招供,“不是这个,当时你穿的深V领睡衣,乳.沟若隐若现,画面拉近,就能看到站在杂物间前与在厨房里的那个人乳.沟上都有一颗红痣,而你没有。”

“所以你是去看她胸部有没有红痣的?”

叶芷宁按捺着火气,她真的要被气死了。

“容羿寒,你这说法也太说不通了。”

“我说的是真的,景辰熙当时怀疑是叶琳做的,为了证实他的猜疑,我才牺牲自己的。”

“后来证实剪切上的那人的真身真的是叶琳,因为只有她的那栋别墅跟我们炸毁的那栋别墅的装修与陈设是一模一样的。”容羿寒解释。

“你的意思是爆炸事件是叶琳一手策划的?”

叶芷宁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突然又想起今天早上景辰熙打来的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