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重生三国之王侯 > 第九十二章 刘表单骑入荆州(一)
 
  常山城里,到处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愤,该死的黄巾之乱终于平定了,许多的人也都认识到了太平教的坏处,现在许多教徒都重新回到老家来过安稳的日子。成封现在统辖着两县之地,也不知道灵帝怎么想的,所有人都得到了赏赐,就连刘备都去平原当县令去了,只有成封官职给降了,灵帝把成封的冀州牧给撤了,只是奖赏了成封一些物资,这就让常山许多人都有些怨言,要知道现在的州牧可是手握一州的生杀大权,军政都归一人管,活脱脱的一个小朝廷啊!
“大哥,这陛下是什么意思啊?”赵云看着灵帝的圣旨,有些想不明白
“呵呵,灵帝这是在保护我们,接下来才是世家和宦官争斗的时刻,如果我们还是那么强盛,恐怕他们会齐心协力的对付我们,所以啊,这灵帝陛下就让我们韬光养晦了!”成封一边打着太极,一边说道,
“可是,这也有些太狠了吧,还不如把我们封的远远的,我们也懒得管他们的争斗!”张辽有些无语,这些政客当家的,脑袋瓜子里的弯弯绕太多了,自己还真有些不明白。
“哈哈,文远啊,这你就不知道了,这灵帝可是指望我们了,把我们放远了就没有威慑力了,只要我们在这,世家也好,宦官也罢,就不会太出格,一切都还在陛下他的掌握中!”郭嘉喝着酒来了,看到郭嘉这个样子,成封几人无语问苍天,这一天天的就知道喝,自打张仲景给郭嘉他们调理身体以后,这个郭嘉就更来劲了,真的是天天都吃喝嫖嫖啊!
“算了,这些事情你们去头疼就好了,我还是好好练兵吧!”张辽无语道,这话让一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这常山的主属关系也更加的融洽!
“奉孝怎么有时间来了啊,这是有什么消息了么?”成封笑道,一般郭嘉除了饭点来自己这蹭饭,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常山学院里的!
“嘿嘿,接下来有的玩了哦!”郭嘉笑道,接着喝了点酒,看到几人有些不解,赶紧开口说道“这不是天下平定了么?这宦官和世家开始在朝堂上争权夺利了,上次陛下分封的九大州牧也趁机开始登上舞台,现在就是好戏开场了!”
“哦!是么?有什么消息赶紧说来听听!”徐庶笑道,对于郭嘉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一般这货比较兴奋的时候,那就一定有大事要发生了。
“嘿嘿,还真有,这幽州牧刘虞一到任,就和驻扎在幽州的公孙瓒产生了矛盾现在他俩估计是死掐上了,益州牧刘焉派遣手下大将张鲁强行攻陷了汉中,结果张鲁自己割地为王,不听刘焉的了!哈哈。真是让人好笑啊!”郭嘉说到这。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让周围听的人也是忍俊不禁,这个刘焉还真是识人不明啊!
“那其他的地方呢?”成封问道,他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的,要知道现在曹操袁绍等人都有兵马,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接受一个顶头上司呢。
“不得不说灵帝的手笔太大了,这冀州给了韩馥,但是让袁绍有些不高兴,兖州是桥瑁,青州是刘岱,这两人都和曹操关系比较密切,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追随曹操了,最关键的是荆州这个富庶的地方,灵帝竟然派了刘表前去,真是有些让人看不懂啊?”郭嘉笑道
“刘表?这是个枭雄人物啊,多派人打探消息,现在黄巾军刚刚平定,需要的是休养生息,各位抓紧时间休整兵力,发展常山和巨鹿的经济,另外多收百姓,现在就是战乱前的平静时刻,下一次如果再爆发战争,我想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安稳下来的了!”成封道,随后就和这些常山的大佬一块制定发展计划。
就在所有人都在忙着明里暗里的抢夺资源和地位的时候,世家和宦官新一轮的争斗也开始了,他们从朝堂上一直争到小小的县令,宦官各种收取贿赂,打压世家的官员,而世家也暗中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至于灵帝,看到黄巾军被平定以后,更加的安心享乐,有了成封的大补汤,灵帝更加的荒淫无度,他认为天下已经安定了,不在需要自己操劳,就把所有的事情扔给了满朝的文武和宦官,进一步加剧他们的矛盾,而灵帝却一心扑在下半身的性福上,每天都是大肆的享受,整个大汉就在粉饰着太平,各地都在暗流涌动,就在这个时候,荆州的官道上,一个意气风发的白衣少年正骑着白马往襄阳城走去,这人腰挂一口宝剑,手里拎着一壶老酒,迎着西下的夕阳,悠然自得的前行着,这就是去上任的荆州牧刘表!
刘表一边赶路,心里一边思量,这荆州地处要道,又是鱼米之乡,一看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自己这次通过关系拿到这个位置,能不能守住就看自己的手段了,刘表提前调查过,荆州多是世家大族,这里面以黄家和蔡家为主,又有许多沽名钓誉的能人潜伏,如果自己谋划得当就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城池,如果这些世家反对,自己就麻烦了,幸好自己提前把进襄阳城的消息散播了出去,现在想必已是满城风雨了吧,刘表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把这荆州拿下来!
“二弟,你说这个新上任的州牧是什么样的人呢?”蔡家的大厅里,一个少女问道
“怎么了,大姐对他感兴趣么?”就见蔡瑁笑着打趣道,惹得少女脸红,屋里的少年都哈哈大笑,蔡家作为襄阳城的第一大家族,自身的势力也是不可小觑的,现在他们有机会第一个支持刘表,就看怎么选择了。
“黄家那边有什么消息啊?”蔡瑁问道,对于和自己家族有联姻关系的黄家他们还是比较尊重的,这黄家可是掌握了荆襄之地的许多名人和土地,自己和他们要共进退的!
“黄家已经组织人准备迎接刘表进城了,想来是支持刘表的!就是不知道其他的家族怎么选择,要知道这城里还有蒯家,庞家,马家,习家四大家族,虽然我们明面上是第一家族,可是要是他们联合起来,我们也是十分棘手啊!”蔡中说道,虽然这些都是少年,但都已经是荆州附近的名人了。
“这倒不用担心,我们六大家族一向是共同进退,目前不知道的是这八骏之一的刘表对我们是什么态度,如果刘表支持世家,我们就可以帮他平定荆州七郡,如果不支持,那说不得我们就要自立为王了!”别看蔡瑁年纪小才八九岁,但是处理起事情来可是头头是道,如果这些人物让成封知道的时候,这货绝对会大吃一惊,要知道这些事都是在五年后大声的,结果因为他的到来,整整将进度提前了五年时间!
“那我们就先等着,看看刘表的态度,至于其他几家,我们互相通个气吧!”蔡芳说道,作为蔡家大小姐,蔡芳也不是简单人物,对于这豪门的鬼蜮伎俩也是十分的擅长!
不仅仅是蔡家,荆襄的许多大家族都在讨论着这个新来的大老爷,都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许多家族甚至于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而作为他们口中的主角的刘表,这个时候却是单枪匹马的来到了宜城,不为别的,来这里就是为了见见自己的老朋友蒯良!
“哈哈,子柔,多日不见可还安好啊,想想洛阳一别竟然是一年了,再见面却是恍如昨日啊!”刘表哈哈大笑着,
“哈哈,景升兄别来无恙啊!这再一见面你可是这荆州的州牧了啊!哈哈”蒯良大笑道,这话让刘表也是流露出一丝的无奈啊!也不知道灵帝怎么想的,啥也不给自己,就让自己来上任,真不知道该说是看得起自己还是看不见自己!
“你可别挖苦我了,我这来到你们的地界,这一切还不得看你们的脸色行事嘛”刘表开玩笑道,让蒯良脸色一变,这个家伙还是那么的盛气凌人。
“景升兄说笑了,你这是当今陛下亲口御封的荆州牧,怎么会看我们脸色行事呢?”蒯良赶紧开口,生怕让刘表误会,要知道蒯家作为荆襄第二大家族,在整个大汉来看,却不是什么一流家族
“好了,我也不绕弯子了,我也知道你们六大家族同气连枝,我来这里上任不管怎么样都绕不开你们,所以为了不让我们伤了感情,我想我们还是合作的好!”刘表缓缓说着,还一边打量着蒯良的神色。
“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果我们互相争斗起来,只会白白便宜其他郡县的家族!”这一点蒯良也是十分认同,想了想对刘表说道“既然这样,景升就在我这等待几日,我把蔡家的话事人蔡瑁喊来,我们一同商议一下如何?”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权势!”刘表十分开心,看来这第一步已经是成功的迈了出去!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黄家也早早的得到消息,知道刘表等人都在提前碰面,也就趁着这个时间,大肆的在襄阳城里给刘表造势,因为他们是铁了心的要跟刘表在一条战船上,黄家都是一些名声在外的人,本身并没有多大的经济基础和官职,现在是他们的机会,只要他们登高一呼借着刘表江东八骏的名气。就可以顺势和刘表打成一块,因此他们的动作就代表了荆州文人的动向,让知道消息的刘表更加的放心了!
“参见州牧大人!”蔡瑁蒯越都在向刘表行礼,这表明了他们最起码没有恶意,
“哈哈,快快请起,我与子柔兄弟相称,两位也是子柔的兄弟,就与我兄弟相称吧!”刘表哈哈大笑着,把两人拉了起来,自己在这能不能占稳脚跟。还需要这俩人的帮忙,刘表是不会太生分的!
“多谢大人!”蔡瑁赶紧起身,虽然刘表这么客气,但是他不会天真的认为刘表就这么能接受自己,要知道现在还只是画了一个饼,对于荆州的未来还是摸不着头绪的!
“嗯!”看着两人表现,刘表非常满意,“这样吧,我们言归正传,看看怎么划分这荆州七郡!”刘表也不再废话,直接就是开口说他们最感兴趣的事情。
“我蒯家多是经商和耕耘天地,还是有许多的物资的,我们可以拿出来给主公当做军资!”蒯越开口笑道,既然已经打算跟随刘表,也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现在他直接连称呼都改了,让刘表听了心中暗暗开心,
“我蔡家为了抵挡黄巾军,招募了不少的私兵,可以为主公提供大量的步卒!”蔡瑁也是不甘落后,直接把自己的本钱给亮了出来,要知道现在刘表最缺的就是钱粮和物资,现在这两大家族就给解决了,俗话说投桃报李,现在就是刘表表示的机会了!
“嗯!听说蔡兄弟有个姐姐,我愿娶为平妻,这以后有了子嗣,当为荆州之主!另外这荆州的兵马大都督就由蔡瑁担任,统管荆州所有军事,而这所有的政事就由子柔和异度统管,你们看如何啊?”刘表淡淡笑道,
听到这话,三人都是大喜,可以说以后这荆州就是他们三个当家做主了啊!不过兴奋过以后,三人也是有些眉头深皱,这另外四家可是没有什么承诺啊?想到这蔡瑁只好开口询问,刘表淡淡笑道“这四家的人全凭三位安排了,我想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怨言,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把荆州七郡拿到手!”
“这有何难?现如今我们已经有了襄阳城,这江夏和江陵反手可得,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南阳太守袁术了,不过既然陛下又旨意,想来袁术也不会反抗,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拿到南阳,最起码名义上袁术会听从的!”蒯越笑道,
“哦?不知道有何计策拿下江夏和江陵?”刘表十分感兴趣,要知道这两个郡都在当地的宗贼手中,如果自己不收回城池来,一来显得自己没有威信,二来也会让袁术有借口反对自己,这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消灭他们自己就没法征兵,只靠蔡家的人马是不可能打下七郡来的!
“这些宗贼的首领,很多人都贪婪而残暴,老百姓心中并不服从。我手下有一些比较有修养的人,如果我们把这些人派出去告诉这些宗族首领,归降我们有利可图,他们必然会前来,使君您可以把那些残暴无道的首领诛杀,然后在安抚、任用其他人,这样的,整个荆州的百姓必定会归顺使君,愿意为使君效命。”蒯越笑道
“不可!”还没等刘表说话,蒯良就反对道“众人不归附你的话,是因为你的仁不够,归附了你而没有太平的话,是义不够啊。如果您把仁义修炼到家了,老百姓来投奔您就象洪水哗啦啦地往下流啊!您还怕什么呢?”
“哼,太平盛世可以用仁义来治理国家,但是在乱世则要看重权谋。这些宗贼平日里为祸乡里,鱼肉百姓,人们恨不得生啖其肉,如果主公你用仁义对待他们,简直就是养虎为患,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大失民心,还是杀掉他们的好!”蒯越道,
眼看着两兄弟要吵起来,刘表赶紧说道“子柔之言,可谓雍季之论。异度之计,可谓臼犯之谋。”雍季和臼犯,是晋文公的两位大臣。晋文公去打仗,问这两人怎么办。臼犯说用诈,雍季说不能诈,诈骗是不好的,不利于树立诚信。结果晋文公采用了臼犯的诈计,回去却表扬了雍季的诚信论。刘表用了这个典故,安慰了蒯良,却用了蒯越的计谋!
“那不知异度有何妙计呢?”刘表满怀期望的问道,自己现在兵马不多,晚上能用计谋取胜那是再好不过了。
“主公可派人通知这五十五位宗贼首领,就说宴请他们一同来商议一下荆州七郡的划分,就说不来的等于自己放弃,想必这些人都会来的,到时候摔杯为号,把他们全部诛杀!再由我们收服那些士兵,我们既可以得到城池,又能收获士兵,这不是一石二鸟么?”蒯越笑道
“好!好计!”刘表大笑,他发现这个蒯越的确是个人才,为了到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过现在自己最需要的就是这种人,有了他的帮助,相信自己很快就会拿下荆州的!
“既然如此,那主公也不能一味的杀戮,现在黄家为主公打前站,到处宣扬主公的仁义,主公可以趁机结交名士,本来主公为汉室宗亲,又是这天下闻名的八骏之一,想来会有许多的人来投靠主公,成封当年弄得那个招贤榜就十分不错,主公也可以用一下,让这荆襄的人都能来投奔您,还怕大事不成么?”蒯良笑道,
“好,你们这些都是金玉良言,也正是我现在最需要的,我们就分头开始准备,这样我们先进襄阳城,把襄阳当做州府,我先与各大家族见个面,你们准备好军粮士兵,然后我们先解决掉这些宗贼!”刘表最后拍板道
“是!”几人都十分的兴奋,看来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啊,刘表内心也是激动澎湃,万事开头难,既然走出来第一步,想必以后就顺利了,实在不行就让这群富家老爷们见识下自己的雷霆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