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世纪书城 > 同居密事:我的主播女友陆遥方梦舟 > 第25章 冲突
 
驻唱歌手一般都是12点左右才下班的,程渝婷唱了好几首歌,都赢得了顾客的欢呼声。在她即将下班的时候,下午拉扯她的那个男的又出现了,并且还带着十几个人。

他们进来直接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我知道他们肯定是来闹事的,急忙告诉了夏信。

夏信坐到吧台,看着那帮男的,不由自主的说了句:“这种场面似曾相识啊!”

“怎么了陆遥,那帮人干嘛的?”方梦舟问。

“来找台上那个女孩的,领头的是那个女孩的男朋友,女孩要跟他分手,他不同意,过来闹事了。”

“那咋办啊?他带那么多人。”方梦舟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有夏哥呢!”

那伙人点了不少酒,服务员送过去的时候,还没离开就把服务员拉住了,喊着,谁他妈的调的酒,这么难喝。

看着这伙人我就来气了,这他妈明摆着找事啊,我站起来准备往那边走,被夏信拉住了。

“陆遥,我去。”

“没事,夏哥,我跟你一起。”

我这人吧,不太愿意惹事,但是我也不怕事。我老爸当年小的时候总被人欺负,一生气直接在我们市里找了个会拳脚的老师傅学了十几年,后来当兵,退伍后就开始做散打教练,据说老爸年轻时,县里的小混混一听老爸名字都哆嗦。

小时候我体质弱,老爸为了锻炼我,就手把手的教我,那叫一个哭啊,马步一蹲就是一两个小时,不过后来身体也慢慢好起来了,在他的指导下,什么散打、跆拳道、擒拿都会点。也就因为这,打架就没怕过。

“这位兄弟,怎么了?是我们店里的酒不对胃口吗?”夏信还是那副平易近人的语气。

“这酒谁调的,难喝他妈的要死。”

“您要是不喜欢,我再给您换一杯。”我都听的有点生气,夏信还是那样。

“换什么换,把上面那女的叫下来给我唱首歌。”

“不好意思,我们店里没这个服务项目。”

“没有你他妈的开什么酒吧?”

“那就请您移步其他酒吧,不好意思。”

一个男的站起来,啪的摔了面前的酒杯,我看到夏信脸色一瞬间就变了。台上的程渝婷看到这边的动静,急忙跑了下来。

“吴锋,你能不能别闹了,我跟你走行吧,我不分手了行吗?”程渝婷无可奈何的说。

“你早这么说,还有这事,走了兄弟们。”

那个叫吴峰站起来,拉着程渝婷准备走出酒吧。

“等等。”夏信忽然说了一句。

吴峰转过头来看着夏信,夏信走到他面前,一脸严肃的说:“小程,你先过来,你今天带不走她,还有,摔坏的杯子你得赔。”

程渝婷站着没动,我赶紧走过去,拉着她说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吴峰一听,眼睛里瞬间充满了怒气,他身后一个高大的男的直接骂着,你他妈的活腻了。过来就要抓夏信。

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夏信一脚就踹到了高个男的脸上,那男的瞬间就倒地了。我一下就看出来了,夏信也是练过的,要不不可能这么利索的一脚将对方干倒。

妈的,给我打。吴峰喊了一声,他后面的人全部冲了过来。

我赶紧把程渝婷推到一边,也加入了战斗,酒吧里的保安也都冲了过来,酒吧里瞬间乱做一团。

有个男的直直的挥拳冲我过来,我弯腰躲过,顺势抓住他的胳膊,再一伸脚,往前一拉他的胳膊,他便倒下了。

可是我没想到他身上有刀,站起来就直接朝我刺了一刀,刚好刺中我的胳膊,我一脚踹开了他,钻心的疼痛随即而来。

我长这么大就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我火气一上来,开始追着他打,也不管伤口怎么样,打的那小子满脸伤。

十几分钟后,双方都住手了,不知道谁报的警,警察全部来了。

看到我受伤好,夏信说:“陆遥,你先去医院包扎。”警察也同意了,其他人都被带到警局做笔录去了。

方梦舟看我受伤赶紧跑了过来,扶着我去医院,程渝婷不好意思的说她也去,我说你先去警局看看夏哥他们有事没,我们俩就行。程渝婷点点头去了警局。

看着我龇牙咧嘴的表情,方梦舟居然一点都不同情我,还笑了出来。

“大姐,有点同情心行吗?我都这样了,你还笑。”

“可是我控制不住啊,看到你的表情就想笑。”方梦舟用毛巾按着我的伤口依旧笑着说。

去了医院已经不早了,医生看到我的伤口,边给我处理边说:“怎么弄的?小两口打架啊?那也不至于动刀啊?”

医生误认为我跟方梦舟是男女朋友关系了,我回头看看她,竟然有点脸红。

“可不嘛,要不说最毒妇人心。”我故意说。

“还真是打架弄的啊?”医生有些惊讶的问。

方梦舟狠狠的瞪着我,反正总是占便宜呢,占到底。

“也不怨我媳妇儿,主要怨我,跟她闹,她就顺手用水果刀吓唬我,我呢,用胳膊一挡,就成这样了。”

那小子刺我的时候也是拿的水果刀,伤口也不是太大,但是挺他妈的疼,嗷嗷疼。

方梦舟气的怒目圆睁的看着我。

“那也不能这么玩啊,姑娘,你去前面交下费。”医生说着把票据给了方梦舟,方梦舟没说什么,接过票据出去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刚好我也包扎完了。

“我告诉你姑娘,这个药,每天换两次,用纱布包好就行了,对了,别让伤口湿水。”医生给她交待着。

方梦舟点点头,然后扶着我走出了医院,一出大门,她就狠狠的把手撒开了。

“你怎么这样啊?都不扶我了?”

“谁让你在里面占我便宜了?”

“啊疼。”

我假装很疼的一手扶着另一个胳膊蹲在地上,表情痛苦着。方梦舟将信将疑的蹲下问:“你是真疼还是假疼。”

“你被刀子捅下试试。”

“行行,就当我发慈悲吧。”

方梦舟说着又重新扶起我,满脸的嫌弃,我心中一阵得意,看来她也不是很铁石心肠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